锤粉、米粉和魅粉养成记

最近我的朋友@Nova君遇到了一个小麻烦。他在微博上一句调侃Smartisan T1手机(俗称锤子)的玩笑,结果是,他又发了第二条微博:

现在在我微博下面破口大骂的锤子脑残粉和以前在我微博下破口大骂的魅族与小米脑残粉连骂得方式都如出一辙的… 真是时代在变, 脑残粉的样子没变…

是的,这不是Nova第一次得罪某家手机粉了。他关于魅族SmartBar的三篇评论曾吸引大量“魅友”围攻。而Miboys,更是各种网络社区中不可或缺的风景。相比以上两家,而“锤粉”是新出现的物种。

从T1七月初上市以来,相关的争议不断升温。

8月1日,颇受关注的测评网站Zealer放出了他们的T1测评,其中从多个层面批评了该手机的设计思路,并隔空向罗永浩发出了“可以认真,但不要任性”的提醒。而这篇自称“专业主义”的测评,推起了新一波质疑锤子手机的浪潮。8月12日,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花了一些时间确认数据”之后,在新浪微博上正式向Zealer创始人王自如发起“公开约架”,相约8月27日,也就是今晚,在优酷直播辩论。

与此同时发生的,是锤粉自发地在各地举行线下交流活动,开始组织动员。锤子手机官方微博以及罗永浩本人微博开始大量转发各地“锤青”聚会信息。他们说:“你只管认真,我们帮你赢”。当然,他们同时也在社交网络上,开始了铺天盖地的舆论战,正如小米和魅族的粉丝那样。

那么,是什么让这些粉丝,有了如此高的凝聚力?

爱好者群体并非什么新现象,在智能手机时代之前,就有索青、任饭这样的游戏主机爱好者群体;在有互联网产业之前就有“火腿”HAM族、黑胶发烧友。可这些爱好者群体,绝无今天的“拜手机教”信徒们如此数量庞大,且富有攻击性。

与他们不同的是,魅族、小米和锤子,把“粉丝养成”作为了产品运营上的核心动作。他们都有自己的官方论坛,在这里,粉丝们得到了足够的重视和优待,而在社交媒体上,公司的创始人和粉丝也从未走得如此之近——你可以直接向雷军、罗永浩或是黄章提出意见,然后得到他们的回复、转发或是称赞。于是在粉丝们心中,得到足够礼遇的自己,总该为科技公司和他们的人格偶像做些什么——而微博和各种手机论坛,便成了他们的战场。

在培养粉丝这个“宏大事业”里,军功章有厂商的一半,还有媒体的一半。中国的线上科技媒体不断地挑逗各厂粉丝的情绪,靠“爱与憎”来获取流量和活跃度的行为比比皆是。“拜手机教”的兴起,还催生了如开箱、评测之类的视频产业,今晚辩论活动的另一方Zealer,自身同样是粉丝现象有意无意的推手和受益方。

有多少人,津津乐道地看各种手机的新闻和开箱、评测视频,自己却暂时没有更换手机的需要?甚至有多少人,在买到手机之后,还会无意识地去看这款手机的开箱视频?

承认吧,我们远不如自己所想象的那么心智坚定。我们的很多想法,都受环境和冲动影响。成为“脑残粉”,往往是从购买手机开始的。厂商刻意引导、媒体推波助澜,为自己消费行为辩护的心理冲动很容易被放大。

而在这背后,是对认同的需索。

正如埃里克·霍弗在《狂热分子》里所描述的那样:

不同类的狂热者看似南辕北辙,但他们事实上是一个模子出来的。

你无法用理性或道德上的理由去说服一个狂热者抛弃他的大业。他害怕妥协,因此你不可能让他相信他信奉的主义并不可靠。但他却不难突然从一件神圣伟业转投另一件神圣伟业的怀抱。他无法被说服,只能被煽动。对他而言,真正重要的不是他所依附的大业的本质,而是他渴望有所依附的情感需要。

这是一场“拜手机教”的狂欢。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