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apchat 黄种人滤镜被指责种族主义,社交网络是否在延续种族刻板印象?

滤镜是一项伟大的发明,因为它给了用户在社交网络上发自拍的勇气。不过最近 Snapchat 的一款滤镜却引发了无数批评,因为这款被用户称为 “Yellowface” 的滤镜似乎有点种族歧视的嫌疑。

Snapchat 的自拍模式为用户提供了数十款滤镜,其中有一些会让你变成猫咪或狗狗,但这款 Yellowface 滤镜的作用似乎是让你“变成”黄种人。

使用 Yellowface 滤镜之后,你就会得到一对斜挑的眉毛和眯成一条缝的眼睛,而这种特征刚好符合西方人对东亚黄种人的刻板印象。很多人在抗议 Snapchat 时提到了经典电影《蒂凡尼的早餐》对黄种人的刻画。

在那部电影中,演员米基.鲁尼了出演了奥黛丽.赫本脾气暴躁的日本房东。为了演好这个角色,鲁尼通过黄脸扮装,提拉眼部,面部整形等方式让自己彻底变成了一个令人讨厌的亚洲人形象。即使是在公映五十年后,这部电影仍被亚裔群体抗议和抵制。

mickey-rooney-o

在那之后,由好莱坞的白人演员强制饰演黄种人的现象就被称作了“Yellowface”。同样,让白人演员饰演黑人就被叫做“Blackface”。但这两种现象一直以为都广受批评,因为让白人饰演亚裔或者非裔时,白人演员无论怎么努力也只能演出他们的一部分特征,而这种特征在电影中又会被放大。

Snapchat 的这个 Yellowface 滤镜一经上线就遭遇了用户的吐槽和批评,并提出一个口号:“种族主义一点都不可爱!”

用户 @ tequilafunrise 说:@Snapchat,请告诉我为什么你觉得这个 Yellowface 是 OK 的?这条推文最早引发了人们对这个滤镜的讨论,并得到了大量转发。她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认为这款滤镜“至少是伤害感情的,让人觉得不舒服”。

1

很多用户在 Twitter 上晒出了自己使用这个滤镜的截图,并告诉 Snapchat 种族主义一点都不OK。

3.pic

有人将其称作是“史上最种族主义的滤镜”,并质问 Snapchat 的开发者在发布前是否发现了这个问题。

Twitter 用户@mhroque 还提醒了 Snapchat,该产品的“社区标准”中有一条就是:不要让其他人觉得不舒服。

5.pic

这个滤镜还让人们将 Snapchat 与经常在种族问题上口出狂言的美国总统候选人川普联系起来。“种族主义者居然开发了一款 Yellowface 的滤镜,Snapchat 肯定是 Donald Trump 的支持者,”用户 Mike Udem 在 Twitter 上说。

遭遇密集的吐槽之后,Snapchat 宣布撤下该滤镜,并承诺永远都不会再次将其上线。

在接受 The Verge 采访时,Snapchat 发言人表示这个滤镜只不过是受到了日本动漫的启发,其目的仅仅是娱乐而已。

用户 @bkisnah 质问 Snapchat,居然这么明显地使用这种带有偏见的 Yellowface 滤镜,我们能不能期待你们上线一个 BlackFace 滤镜呢?

4.pic

其实 Snapchat 并不是没有这么做过,今年 4 月份, Snapchat 曾上线过一个纪念雷鬼乐歌手 Bob Marley 的滤镜,这个滤镜就被指责为“数字版的 Blackface”。

Bob Marley 是一名牙买加 rap 歌手,也是雷鬼乐的开创者。他成功地将牙买加雷鬼(Reggae)带入了欧美流行乐的领域,并对西方流行音乐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被称为“雷鬼乐之父”。

bob-marley

为了纪念这位雷鬼乐之父,Snapchat 在 4 月 20 日上线了 Bob Marley 纪念滤镜。这个滤镜的特效是像 Bob Marley 的标志发型一样给人加上小辫发型,并将肤色改成黑色。

6.pic

这个滤镜同样遭到了密集吐槽,因为这种数字化的表达方式让人想起了好莱坞演员粗劣的 Blackface 表演。

7.pic

 

8.pic

9.pic

当然,滤镜即使没有刻意地将你的肤色变成黄色或者黑色,让肤色变得太白了也会被批评。

在今年 5 月份推出 Coachella 滤镜后,用户普遍质疑 Snapchat 的这个滤镜似乎是在洗白用户的肤色,有种白人至上的嫌疑……

 

10.pic

或许你会觉得用户对 Snapchat 的这种指责过于苛刻,但实际上种族主义这条文化红线存在得相当微妙,特别是在美国这个多种族融合国家。不管是好莱坞还是硅谷的互联网公司,一旦受众涉及到多个族群时,内容的创造者就必须仔细考虑这些问题。

除此之外,硅谷公司一直在种族歧视问题上备受批评,特别是科技公司员工的种族比例问题上。2014 年曾有一份报告指出,虽然非裔美国人占美国人口的 13%,但在绝大多数美国科技公司里,非裔员工占员工总数的比例低于 5%,而担任技术型岗位的非裔美国人数量非常稀缺。另外,在科技公司里,女性员工只占到 30%。

2014 年 LinkedIn 公布的资料显示,在其 5400 名员工中,男性员工占 61%,白人和亚洲人占到 91%,而 Google 的白人和亚裔员工比例同样为 91%。

华裔美国人 Katie Zhu 在发现 Snapchat 的这款 Yellowface 滤镜的种族主义倾向后,公开宣布注销了自己的 Snapchat 账号,并号召其他人也这么做。

她在 Medium 网站写的一篇文章中说,这种明显的种族主义偏见显示出 Snapchat 在员工招聘方面缺乏种族多样性,并批评该公司的管理层多为男性。

虽然 Facebook 和 Google 等公司会定期公布自己公司员工的种族构成情况,但 Snapchat 一直拒绝这么做,并称这是因为它是一家私人企业。

然而,就在 Snapchat 的滤镜开发者们还将黄种人刻板地刻画为斜挑眉毛、眯眯眼的形象的时候,中国游泳选手宁泽涛已经在全世界的社交网络中成为了“新晋男神”,Mic 网站的一篇报道指出:宁泽涛粉碎了关于亚洲男人的刻板印象。

giphy

“刻板印象”这个词在英文中被称作 stereotypes,按照词源理解,这个词本身就与印刷排版工人按照字母顺序来查找字模进行排版有关。为了方便起见,排版工人习惯将词的字模捆绑起来,每次遇到连用的词就直接使用捆绑起来的字模,因此造成了很多词的误用,这种方式就被称作 stereotypes。后来,stereotypes 被引用到了社会科学中,用来指称“以选择及建构未经发展的、概括化的符号,将社会族群或某群体中的个别成员予以类别化的做法。”

似乎是因为与排版紧密相关,所以“刻板印象”在媒介中表现得更加明显。例如美国在上世纪 50 年代的里,黑人出现的比例极小,只占到 2%,而现实中这一比例固然大得多。另外,黑人在电视节目中从事的工作特别卑微。经过 60 年代的民权运动,黑人在电视中的比例才大大增加,并开始扮演警察和教师等职位。

有研究表明,大众媒介对社会特定群体的形象描述不仅能够深深影响受众对这些群体的看法,而且会将这种刻板印象引起的偏见带入生活之中,引发群体对立等问题。

从 60 年代的电视到现在的互联网,虽然媒介传播的方式天翻地覆,但其最根本的特质并没有改变,那就是一小部分人制造的内容深刻地影响着大部分人能够看到的东西。其次没有改变的是,如果这一小部分人有对某一群体——不管是种族还是性别还是 LGBT——有刻板印象的话,他们总能影响到大部分人。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