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尼魅力大赏2017:这才是黑科技、生态与情怀,这才是索粉

当现场的幕布被揭开,呈现着蓝色、紫色和红色的玻璃烧制画面出现在黑色的背景墙上的时候,Sony Expo 2017到达高潮。如果你也在现场,就会感到所有人都停顿了一下,有可能是被绚丽的画面所惊艳,不过更有可能是大家并没有找到电视在哪。

几乎和手机一样窄的正面边框、X1进阶版4K HDR图像处理芯片和超高对比度OLED的组合,让画面的黑色背景与现场背景墙完全融合在一起。Sony Bravia A1这款在今年CES上获得了大量赞誉的4K OLED电视,3月27日正式在中国正式发售。

DSC01681

黑科技

HDR动态逐项重塑技术、4K HDR 14Bit平滑渐变和双影像数据库这些配置让人想起了索尼的另一款高端电视产品Z9D。与Z9D不同的是,A1系列使用了OLED自发光屏幕,除了你所熟知的OLED能带来更高的对比度之外,也让A1上的另一个“黑科技”成为可能——A1是一款完全没有独立扬声器的电视。

不止是正面,在侧面和背面,你也找不到A1的发声装置,但当站在电视前声音却自然的环绕在你的耳边。这是索尼独创的Acoustic Surface银幕声场技术。简单来说,它就是通过直接震动OLED屏使得整个电视成为一个巨大的扬声器,同时支持左右声道,能够在电视前的立体空间里形成更为真实的声场。

索尼称,这是业界首次实现真正的“音画合一”——画面来自哪里,声音就来自哪里,是真正的黑科技。

DSC01685

这不是索尼第一次推出OLED电视,早在2007年索尼就曾经推出过全球首台OLED电视XEL-1,时隔十年后当OLED的商用更加成熟的时候索尼选择带着新的银幕声场技术回到了这个市场,中国电子商会副秘书长陆刃波说:“索尼电视A1不止为OLED领域提供了全新的研发思路,更通过自己深厚的技术实力驱动OLED电视领域新变革,引领彩电未来发展。”

这似乎是索尼一贯的“套路”,我们总是能在索尼的产品上率先看到一些偏执的黑科技,在惊艳世人之后逐渐成为业界趋势。比如4K屏幕手机,光学防抖的摄像头,VAIO的超薄笔记本等等。

尽管大家都喜欢滥用”黑科技“这个词,但索尼可能是少数在不断在成熟市场仍然进行基础性研发并推进行业变革的企业之一。依然是A1,在它出现之前,没有人想到已经如此成熟的电视市场,除了“更智能”、“更薄”、“画质更好”之外还能玩出什么新花样。

生态与情怀

“生态”和“情怀”是这些年国内互联网公司和硬件公司最喜欢讲的两个故事,索尼的发布会上这两个词一次都没出现。

但是,生态与情怀的故事却讲的比国内厂商丰满多了。

想象一下这个场景:你可以用Xperia XZ Prime智能手机遥控Bravia A1 OLED电视,A1连接的是索尼PlayStation 4,播放的是从PSN上下载的索尼影业投拍的电影,电影是用索尼的高清摄影机拍摄的,窗外有些吵你戴上了索尼的主动降噪耳机MDR-1000X。

虽然索尼没有管这个叫生态,但如果这个不是生态是什么呢?

与国内强调用生态固定用户不同,索尼的生态并没有去绑定用户做什么,每一种产品和业务都是基于索尼的“黑科技”在该领域的落地生根而成。用户并不是因为购买了索尼电视而必须配套购买索尼耳机,而是买了一个索尼电视之后发现它的音效很好,于是又动了买索尼耳机的念头。

从用户端不强求,从企业端不勉强,是索尼的“生态”故事讲的比国内企业更好听的原因。

与并未强调生态一样,索尼也没有轻易说出“情怀”二字。取而代之的是今年未能到场的索尼CEO平井一夫在视频里说道的,索尼想要呈现给用户的,不只是极致的产品、影音体验以及看得见的业务,而是想要将“感动”传递给用户。正是这种感动,增强了索尼和用户之间的联系。

尽管说这种感动是超越产品的,但实际上这并不完全对。索尼今年2月份刚刚在中国市场发售了一款可以进行编程的积木玩具KOOV,这款产品的主要目标是让儿童在拼接玩具和编程的过程中激发创造精神和探索能力。这与索尼过去4年在中国的支教项目“索尼梦想教室”相互呼应——索尼组织员工和大学生志愿者,总计在全国开展了约16,000多课时的支教课程,77,000余名中小学生从中受益。

DSC01641

“供给侧改革”是索尼发布会上一个意外的词语,当索尼中国区总裁高桥洋说出这个词的时候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而这是索尼“情怀”在另一个产品业务线上的落实。索尼的专业系统4K摄影设备、转播车、整体方案,在中国的媒体制作、教育、影院和娱乐四大行业中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截止到2016年年底,索尼4K放映机在中国影院的装机量已经超过5000台,而2017年将引入激光放映机。在产业上游,传感器、车载摄像头、OLED、GPS、Hi-Fi芯片等电子元器件正在“为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中国制造2025的实现出力”。

DSC01769

在后来的索粉之夜上,高桥洋讲了一个索尼本土化的故事:索尼最早销售特丽珑电视的时候,很多中国消费者怀疑是不是Made in China不如Made in Japan质量好。当时索尼团队将自己在中国建的厂子放到了广告上,向大家普及“质量不来自产地,而是来自工厂和工艺”,才让中国人逐渐接受了“国产索尼”和“进口索尼”一样好的理念。

而后,当18岁的索粉牛亚辉在索粉之夜的台上,讲起自己在《盛田昭夫传》里看到索尼创始人之一盛田昭夫在其卧床不起的晚年,依然坚持穿着正装接待自己的继任者时,现场原本略显欢乐的气氛突然凝重了起来。

平井一夫所说的那种超越用户体验的感动,在此刻大概就是一个企业的创始人为他所创办的企业付出终生,再把这家企业亲手交到值得信赖的人手里吧?

虽然这么说有点奇怪,但在那个瞬间,我突然觉得一个创始人还健在的企业,可能没资格谈论情怀。

索粉与市场

索尼中国总裁高桥洋是个从70年代开始就与中国结缘的中国通,在今年的Sony Expo上很多第一次见到他的人对他的第一印象是“中文说的真好”。

Bravia A1发布会上,高桥洋说索粉是索尼在中国最大的财富。索粉之夜上,高桥洋说他其实是先成为索粉才成为索尼员工的:

最早爱上索尼是在中学的时候,父母掏了2万日元买了无线电收发两用机ICB-650,晚上我时常开着这个机器和5-10公里以内的朋友在线聊天……1985年,加入Sony公司之后,我经常被索尼的产品吸引,会购买很多的索尼产品。那时候工资不高,很多喜欢的产品都是分期购买,一到月底就没有钱了。只好跟一个女孩借钱,后来那个女孩成为了我的太太……

讲真,如果索尼的产品价格便宜一点,那“参与感”营销的名号就落不到小米的身上了。

DSC01691

Sony Expo 2017当天,广州太古汇索尼官方直营店现场

但粉丝归粉丝,市场归市场,索尼毕竟是一家企业,可以用情怀招待粉丝,但却总要用理性对待市场。

比如今天在中国市场发布的Bravia A1电视,这款电视55寸版本的中国区售价为24999,65寸的售价为35999元。至少有2家媒体提问与“为什么价格这么低”有关,因为从A1的技术细节和呈现的体验来说,它的价格明显比竞争对手低了一档。

但大家也都明白,在互联网企业卷入电视市场的战争之后,这个价格依然超出了大众消费者对同尺寸电视的价格认知。

与这有关的另外一个问题是,有记者问“索尼电视在中国的整体市场份额是否有下降”,索尼给出的回答是:

索尼从两年前开始,决定在中国做更细分的市场。在电视这个领域,可能有一些企业的成本控制比我们做的更好,愿意去做低价的电视我们不和他们争。但在显示效果、音响效果、色彩还原,包括这次的银幕声场这样的技术上是他们做不到的,因此我们就会在这方面发力。

在第三方数据中,100寸电视只有索尼在进行常年现货销售,85寸及以上电视索尼一直是市场份额第一,75寸及以上电视索尼的市场份额也刚刚达到第一,而65寸及以上的市场份额索尼正在不断上升。即便是65寸的电视,也有几千元和几万元的,其在视听体验上一定是有区别的,索尼电视业务的目标是可以分辨出更好试听体验的高端用户。

而在另一个问题的回答上,也体现出索尼在中国主打细分市场的策略:Bravia A1和Z9D分别代表现阶段最强的OLED电视和液晶电视,至于哪个更好可能要用户自己去体验其中两种技术所带来的差异。

正如高桥洋在索粉之夜上打趣的说道,他原来单身的时候也是“倾家荡产买索尼”的,但娶了夫人以后便“要收敛一下”,“不是什么都买的起”。不过,在去年他还是买了一套纯“日本匠人”纯手工打造的SS-AR1音响,这个音响在中国的单只售价是7万元。

他说服自己和夫人的方法是:“音质确实好,而且能听一辈子,这个价格还是值得的。”

mrgan

天津索粉甘先生的收藏:数十款索尼Handycam摄影机

因此,索尼期望的受众是真正在某一领域有高品质追求的人群,索粉可能并不是一个所有产品都用索尼的人,但他可能拍照只用索尼或是听音乐只用索尼。索尼的高端产品能为其提供价值,他相应的就能成为索尼的价值用户。

这让我想起了发布会上的另一个亮点,索尼说为了保证Bravia A1的正面尽可能多的留给屏幕,在这款电视上特意连索尼的Logo都缩小了,并且不再放置于屏幕下方中间的位置而是改成了左下角,变得不再那么明显。

如果你是那种因为Logo缩小了而觉得这款产品没有凸显索尼品牌价值的人,那你可能不是一个合格的索粉了。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