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整容那些事,是一个对美的追求

整容是一条不归路,现在越来越多的人走上了这条路,归根结底是对美的追求越来越强烈。

新氧的创始人金星说,以前整容的人大多集中在中年,为了从外形上减缓自己的衰老。而现在整容的人越来越年轻,他们希望在年轻的时候尽早的享受美的生活。所以整容的市场越来越大,以至于去韩国的旅行团都有专门的“整容团”了。

新氧是一个成立于 2013 年的整容社区,创始人金星此前有着包括猫扑在内的多个社区运营经验,新氧已经是他第十个创业项目了。做新氧的原因在于金星的妈妈就是整容医生,他本身对整容的接受度就比较高。因为身边很多的人都对整容并不十分了解,所以他做这个社区 app 希望让更多的人交流分享。开始的时候雇了一批韩国学生,先搬运韩国的内容到 app 上。不过毕竟整容这件事情十分复杂,搬运的内容对用户其实意义不大,所以推出了“整容日记”的功能,让大家分享整容的过程。

虽然分享整容的过程是一个完全利他的行为,不过据他们调查,有 70% 的人在手术之后会存在恢复期后悔的情况,这段时间会感到焦虑,害怕,害怕自己恢复不了,害怕是不是手术失败了。恰恰是这种情况让用户愿意通过日记的方式来记录对比每天的变化,同时看到别人有着同样的情况也会感觉心安。

除了分享自己的整容过程,新氧更重要的是接入了整容机构和医生的资源。与其他平台不太相同的是,新氧现阶段与医生机构的合作完全是自主式的,并非商业上的合作。金星说,接入机构和医生可以让用户更加透明的了解到整容的内容、标准、价格和评价,让机构来到同一平台中对比,也可以净化混乱的整容市场。他跟我透露,很多的整容医院都是用这样方式运作的:在顾客进入店的一瞬间,保安就会用对讲机向前台报告顾客的情况,开什么车,穿什么衣服。之后顾问—其实就是销售会跟顾客闲聊几句,然后,这个客人值多少钱就已经被顾问掌握了。随后的报价可能是正常价格,也可能是 5 倍,10 倍。由于整容并不像其他医疗手段有着比较标准化的价格,顾客大多数会被说服,乖乖的掏钱。

既然这样,为何机构还愿意接入到新氧平台呢?不是眼睁睁的放弃到手的肥肉么?关于这个问题,金星和中日友好医院整形外科的高占魏主任都给了我同样的答案:被逼的。

首先,越来越多的负面新闻让这些机构感到了压力,国内整容行业的信任度变得空前低下,稍微有能力的人都选择去韩国接受整容。但其实很多人都对韩国的整容并不真正了解,高主任说,由于韩国国家推动整容行业,再加上机构数量众多,导致韩国的整容变成了一种快餐型行业—不会有太好,也不会有太差。而且国人很难享受到术后的服务,同时很多人都不知道,内地的三甲医院都有整形外科,真正好的设备,技术都在这些医院。

其次,对这些机构来说,现有的宣传方式成本过于高了。前一阵子百度与莆田系的斗争可能很多人都知道,但其中一部分的原因在于机构大部分的投入都交给了百度,导致一名顾客的到店成本高达 3000 元,无奈之下只能通过这些方式来赚取利润。他们都抱怨一方面整容已经形成了一个暴利行业的形象,另外一方面整容的利润率实际上比餐饮还要低,接入 app 至少可以摆脱被百度的“勒索”。

除了无奈之举,高主任还认为,新氧这样的平台还可以让更多人正确的认识整容这件事。相比起其他的外科手术是一种标准化的行为,对医生的考验是熟练程度,整容更像是一个艺术行为。医生要针对不同病人,不同的需求制定方案,同样的手法并不适合不同的人。举个例子,或许 A 医生是文艺派的,B 医生是豪放派的,如果一个希望拿到豪放派作品的人找到文艺派,最后的结果肯定是不满意的。

对于价格透明化,机构和医生互相竞争的说法,高主任并不同意。他说新氧并不是要做一个整容的淘宝,性价比并不存在于整容当中,更多的是让用户认识到整容医生的价值,同样的手术拥有丰富经验的医生和一个只会标准化操作的医生应该从价格上体现,而不是哪个便宜哪个好。

在采访之后,我和女朋友讲述了关于整容平台、中国整容机构和水平的现状,她很明确的认为我被骗了,韩国的整容比中国高不知道哪去了。看来,新氧这样的平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