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亿美元公司Square的平凡之路

square-jack-dorsey-fast-compny

在苹果移动支付系统Apple Pay发布不到一周时间,硅谷明星公司Square被媒体曝出获得新一轮1亿美元融资,估值60亿美元,相较今年年初在二级市场上50亿的估值,增长了20%。

当然,移动支付公司Square与苹果的关联并非始于Apple Pay的发布。早在Square读卡器和Square Wallet推出时,就被分析人士认为是唯一的一家具备苹果灵魂而非苹果设计出的产品,因为它的硬件足够美观、软件足够优雅且让人惊艳。而这一系列产品的推出,也让Square创始人、想出Twitter这个idea的家伙——Jack Dorsey,获得了“乔布斯接班人”的称号。

然而,以上的这些赞誉今年大打折扣。意在取代实体钱包的移动应用Square Wallet没有受到消费者青睐,Square也不断遭遇市场看衰。甚至,在今年早些时候,Square差点失去独立发展的机会。

苹果报价30亿美元想收购Square。但Square认为报价实在太低了,比二级市场50亿美元的估值低了66%,因而拒绝了苹果的收购意向。

当时之所以选择与巨头坐下来进行收购谈判,是因为Square确实遇到了问题。在我看来,症结就是Square一直计划的IPO没有下文。IPO迟迟没有推进,原因有两个:第一、Square Wallet的失败,让投资人对Square未来的想象、营收前景存在担忧;第二,移动支付是一个已经被巨头们盯上的大市场,竞争尤其激烈,PayPal、Amazon以及Google都卷入其中,现在,苹果带着Apple Pay也进场了。

另外,Square面向的都是中小商家,存在运营成本高、利润低的问题,Square去年的亏损达到1亿美元。纽约时报曾经算过一笔账,按照Square收取2.75%的交易费用,一笔5美元的交易,Square将获得14美分收益、支付27美分成本,即亏损13美分,并且只有交易金额达到10美元,才能为Square带来利润。而同时,数据显示,市场中的2500万中小商家在信用卡交易占比只有20%,150家超大型商户贡献的交易额占到50%,10万家大型商户的交易额占30%。也就是说,小商家为移动支付带来的商机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大。

而且,Square还面临国际化的难题,至今为止,Square能说的出口的国际市场也就是日本。当然,推进困难是信用卡缴费模式在不同国家的差异,其中支付标准不一样,牵涉到的利益相关方也不一样。

在钱包服务Square Wallet失败后,Square也在寻求更多的营收途径,包括预借现金服务Square Capital、消费者满意度调查产品Feedback,以及订餐应用Square Order,不久前9000万美元收购的订餐服务Caviar将整合到Square Order。对于Square的转型,一位接近Square的消息人士透露,“过去,Square干了很多有着巨大风险但如果成功就将获得巨大收益的事情;而现在,它更多聚焦在接地气、带着功利主义的业务上,少了一些乌托邦式的愿景”。之所以有这样的感慨,大概是因为Square Wallet推出时曾经给予过业界巨大震动——它让你不用手机或信用卡,只用报下名字就行,系统将发信息查你的iPhone是否在周围,然后调出你的照片,店员确认后,后台将自动扣款。

是的,Square也许正在沦为一家平凡的商业公司。Jack Dorsey,这位以Lynda Barry小说中的那句“And whenever possible, be the unexpected”当成座右铭的创业者,想必也有自己的焦虑要去面对。

 

题图来自网络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