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网易的一些旧事

本文作者曾理,饭本联合创始人、前网易新闻主编

我的前东家网易在12月10日,陌陌科技上市前两天,突发声明对陌陌创始人唐岩发出数项指控,其中“利用公司对其信任,向其妻(张思川)做创始人的四度(北京)广告有限公司输送上百万元经济利益”的事情,我是全程的参与者和执行者。所以虽然曾经作为唐岩的下属,也还是觉得有必要不避嫌地说明一下当时的前后经过。

“网易有态度”的概念是2010年唐岩7月在北京交道口的那家当时还叫“等待戈多”的咖啡馆里提出来的。我当时是新闻频道的主编,大半夜和时任总监陈萌沧一起被唐岩拖过去聊这个概念。当时他刚刚上任副总编辑半年,为网易始终排名门户第三四名的格局焦虑,觉得有必要做点品牌上的工作,让大家对网易有清晰的认识,也让销售的同事对外有话可讲。这个概念本身怎么样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我们也看到了,老东家到今天为止还是把这个概念当成重要历史文化遗产来维护的,前天把这三个字涂到了首都航空一架飞机上,昨天又隆重举行了有态度年度盛典晚会。挺重视的。

那个晚上聊完“有态度”概念,我们当时认为需要拍几个小视频才能诠释什么是“有态度”。可是在一个申请买数码相机都要老板签字的公司——“门户网站的图片都只有十几k所以不知道为什么要买数码相机”——敢拍视频本身已经是件很大胆的事情了。之前我们大多只敢让公司美工做flash,还得内部排队走流程。一提起花钱就退避三舍,我们的“穷亲戚”的形象深入人心。我常年逼迫身边的朋友免费或者低价做这做那,做个海报啦,剪段音频啦等等,不图别的,交货快,也省钱,大部分质量还不错。这种事情自我2006年入职网易以后,就不胜枚举。

说回拍“有态度”小视频的事儿。经过第一轮询价,我们之前的供应商报了每集10万的价格。这笔钱已经超出预算很多。所以最后我们只好选择了四度工作室,也就是唐岩老婆(张思川)有股份的一个初创公司。原因很简单,便宜,能打狠折,11集视频才收28万多。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都是熟人:导演是我朋友,团队里甚至还有一个我大学的师弟!所以我这种霸道甲方可以不断要求他们返工,各种修改折腾,提各种要求也容易沟通。

在第一批视频推出并获得了包括丁磊本人的赞赏后,我们又在2011年上半年在四度做了第二批5条短片,全部合同金额是18万(还包含所有摄影助理和录音师的劳务费用和差旅费用)。

当然,选择这家供应商的时候我不仅清楚地知道唐岩老婆张思川在四度的持股情况,还利用这一点进行了压价——说到这儿也借这个机会向那些曾被我盘剥过的朋友们道个歉,现在看来这些钱省得不太令人欣赏。

当年这些干活儿的流程听着挺山寨的吧。我自己也觉着反正不太高级和主流。但没辙。在网易门户呆过的人多少都会感同身受吧。我那时觉得能在预算内把公司的活儿做了就“举贤不避亲”吧。

2011年,唐岩离职前一个多月,网易公司对我负责的这些项目以及四度后来承接的娱乐频道微电影项目进行了内部调查,我作为项目执行人被要求详细说明供应商选择原因、合同签订细节及后续运作状况。我在2011年9月16日向公司发邮件对此进行了详细说明。在调查过程中,唐岩也向丁磊及高级员工发出了一封邮件,主动要求公司报案并请外部人员介入调查。

调查最终以预设的“利益输送”结论不成立而告终。时任网易门户市场部总经理的李鑫当时参与了调查。他昨天在朋友圈发了下面一段话:“当时针对唐岩的所谓利益输送的内部调查,我也是参与的,最后的结论是不仅仅唐岩完全没问题,远低于正常的市场价。关键是丁磊认同了这个结论,要不当时肯定没完。后来在我离职的时候丁磊还对我说,非常感谢我在那次的调查事情一直对他说真话,一直说服他理性调查,才让他没犯一个大错误,但现在。。。”

说了这么多,并不是想回避流程上存在的这些问题和瑕疵。但也正如网易门户事业部前总裁李勇所说,“我相信有过公司经历的人大部分都能了解,我们都是在具体的环境、条件里面对公司的目标、任务,无法追求事事在流程上无懈可击。”无论是之前在网易工作的六年还是在自己现在创立的公司,我对此都感同身受。

所以,在此不为谁辩护,只讲讲自己经历过的事实,然后继续干自己的事情去。

————

似乎现在流行写利益相关,我也得写写吧。

跟网易有利益相关:工作六年;跟唐岩有利益相关:老上司老熟人,用GQ杂志文章的话说,我一直蹭唐岩的饭吃;跟陌陌公司没利益相关:没股份没职位,话说当年离职时被唐岩游说加盟还被我拒了。现在北京天气好没雾霾的时候坚持跟陌陌公司的一群工程师每周踢足球这应该不算吧?

 

题图来自 Shutterstock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