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开在商业中心的 24 小时健身舱,是我想象中健身房该有的样子

据说在 30 岁时,为了克服内心的自卑,自幼体弱的三岛由纪夫突然开始了疯狂的“肉体改造计划”,在 50 年代就非常超前地去健身房,雕琢肌肉,“肉体改造”的成功也促成了他写成最负盛名的作品《金阁寺》。

现在,健身已经成了很多都市人的日常,不过上班族总归没有三岛这样的职业作家的自由时间,更多人想要尝试健身但又有顾虑:加班太多,没法按时去;一次交几千元的年费,又怕去不了几次。所以,当听说 7 * 24 小时营业,全自助预约、体验,按次收费的超级猩猩健身舱时,我毫不犹豫地去尝试了。

“要么酷、要么死”的 24 小时健身舱

我去的一家健身舱位于深圳福田区的卓越世纪中心,这里有两座号称刷新了深圳 CBD 建筑高度记录的塔楼。被称为健身舱,是因为它和传统的健身房不同,是由两个集装箱直接改建而成,就位于 CBD 一楼的空地上。

1

4

超级猩猩的 3 位创始人中,瓜瓜(马跃)和跳跳(刘舒婷)之前都是建筑设计师,同时,瓜瓜还是一位狂热的智能硬件爱好者,而跳跳是一位马拉松爱好者。他们有对健身的热爱,也有对建筑品位和品质的把握。另一位创始人刻奇负责整个线上流程的设计,加入前,他是支付宝钱包的产品经理,他说超级猩猩内部流传一句话,“要么酷,要么死”。

健身舱的面积约 50 平方米,最多仅同时容纳 6 人(同一时段超过 6 人则无法预约),除了两间简单的更衣室,小小的器材室内“五脏俱全”:跑步机、椭圆机、单车机、拉绳机、史密斯杠铃机、小飞鸟多功能训练器、哑铃、划船机……每个器材上都有一个二维码,扫一扫,就能看到相应的教学视频。

6

健身舱安装了商业级的松下新风系统,还能看到 Nest 恒温器、小米蓝牙音箱这样的智能硬件,健身时,你可以把自己的手机连上音响,播放自己的歌单。

5

而且,这个健身舱内没有任何工作人员。要进入健身舱,你只需要在它的微信公众号上进行预约并支付,价格分为两档,上午 11 点至晚上 11 点,为每小时 50 元,其他时间每小时 30 元。

预约成功后,在开始时间前 3 分钟,你就可以通过 6 位的入场密码进入健身舱内自助健身。

supermonkey-11

刻奇告诉我,因为空间不大,健身舱优先选择多功能器械;为了防止运动中发生的意外伤害,健身舱里还有紧急呼救按钮和 24 小时监控系统。

健身舱是瓜瓜和跳跳原创的 idea。2014 年,跳跳在天安数码城担任总设计师,后者在深圳龙岗新区新建了一个商业中心,不过,在招商时,因为地处偏远,中心计划引入的健身房卡了壳:传统的大健身房吃准了这一点,要求很低的租金,最终令天安数码城无法接受。这时,跳跳提出了自己的想法:用一个集装箱做一个小的 mini 健身房放到园区里面,大家运动、健身可以随时去。

第一个健身舱,设计、搭建花了 70 – 80 万元,它也被当成了内部孵化的明星案例。整个流程跑顺之后,不仅成本下降了,超级猩猩也开始把自己定义为运动空间解决方案提供商。除了自营,它还能向地产商出售健身舱。地产商只需采购并提供场地,运输、搭建、运营,都由超级猩猩完成。现在,东莞、武汉和北京都已经有地产商采购的健身舱。

除了健身舱,超级猩猩还开始尝试在商住两用的小区中租下 50 平方米左右的房间,改造成有类似体验的 mini 健身房。这样其实能触达更多的、有不同使用习惯的用户。我就去了附近的一家“小区店”,深夜,在空无一人的跑步机上飞奔,蓝牙音响里是我熟悉的音乐,这才是健身房该有的样子。

不推销私教课的团体健身课程

健身舱是超级猩猩最早的商业模式。不过,虽然现在除了最早的龙岗店,深圳的 4 家健身舱都能保持盈利,但他们还是这个模式在现阶段存在问题。

“现在,中国的健身者中还是’小白’居多。”刻奇告诉我,产品经理出身的他身高 170 cm,体重曾一度达到 160 斤,“我一直是运动爱好者,只是工作后加班太多,缺乏运动导致的。”加入超级猩猩后,因为被投资人调侃“不像是健身行业创业者”,他重拾运动,3 个月就减重 30 斤。

但是在运营超级猩猩的过程中,刻奇发现,更多的用户其实对运动了解甚少。全自助的健身舱中,虽然可以扫码看教学视频,但对这部分用户来说,门槛依然过高。这导致的问题是,经过一段时间,健身舱中坚持下来的只是少部分用户。

一开始,超级猩猩健身舱的价格就是 50 元/小时,经过 3 轮融资,这个价格依然没有改变。刻奇说,这是经过市场调研后的决定,“即使降价了,也不一定会有更多的人来。”

2015 年 7 月,超级猩猩第一个团体课工作室在深圳南山区正式营业。团体健身课程成了他们的第二个尝试。

7

这个尝试很成功,现在,团体课已经成了超级猩猩的核心业务, 健身舱反而成了“实体广告牌”。举行团课的地方也升级成了 100 平方米以上的全能店。普拉提、瑜伽、战绳、CrossFit……这些课程同样被打散,用户可以按自己的时间预约课程,按次付费。每次课程费用从 45 – 300 元不等。整个体验和健身舱的自助健身几乎完全一样,只是多了找教练签到的流程。

而不管是健身舱还是面积更大的全能店中,都没有淋浴间。刻奇把这个刻意之举和苹果在 Mac 上取消光驱相比。这么做的目的,一是让用户更专注于健身和课程,二是避免团体课结束后几十人同时洗澡的糟糕体验。

“约课”和自助健身的流程差不多

“约课”和自助健身的流程差不多

在传统的健身房中,团体课一般向购买年卡的会员免费开放。团体课后,教练会旁敲侧击,拼命向会员推销价格昂贵的私教课程。但是,在超级猩猩,教练被明令禁止这么做;而且,在很大程度上,教练也不会这么做。

“传统健身房,教练实质上是它们的推销员。”刻奇道出了原因,传统健身房的私教课,健身房一方至少要抽取费用的 50% – 60%,最高甚至达 80%。在这样的收入结构之下,健身房和教练要拼命卖出最多的课程,但一旦卖出,因为是一次性付费,后续的服务将很难得到持续保障。

超级猩猩按次收费的团体课规避了这样的问题,对于一些评价较好的教练,超级猩猩也允许他们开设私教课程。但是,这些课程一般课时较少(3 – 10 课时),同时,不管已经上了几节课,如果后续不满意,学员都可以取消余下的课程,并拿到这部分的退款。

对于私教课程,超级猩猩目前仅向教练收取场地费,其余收入全部归教练所有。这样就避免了教练为了收入拼命推销课程,而来自学员的评价、随时退款机制也能避免这样的事情的发生。

在超级猩猩粉丝的描述中,团体课是像参加 Party 一样的体验。用户体验,教练的责任感和荣誉感,以及健身房本身的酷背后,是互联网技术,建筑设计的品位和科学性,以及对传统、守旧的颠覆。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