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房记

在硅谷,并不是每个城市、每个人都热爱高科技公司的。

去年年初,我终于受不了硅谷高得离谱的房租,在硅谷南端抢了一套房。

说是抢,一点都不为过。

在硅谷,房市火爆,房源有限,人们抱着钞票去抢那么难得有人出售的几套房源。买家但凡有那么超过一周的犹豫,房子便成了别人家的。

为了买到房子,我必须和其他六个买家进行明争暗斗:

每一轮出价,按照美国的规定,我都不会知道对方出了多少,但一旦低于对方的出价,我将直接被淘汰;为了买到房子,我甚至无奈地经历了第二轮出价,以及给卖家夫妇手写了一封信,描述了我将如何善待他们曾经的“爱巢”,再请我的房产经纪代为转交。被折磨地扒了一层皮,才最终拿到了房子的钥匙。

这样的故事在美国这样一个买家市场的背景下听起来稀奇,但却每天都在硅谷发生。

上周六,在苹果总部所在的Cupertino市内的一个一室一厅的房子迎来了一批又一批有意买房的工程师们。房子标价80万美金,约合500万人民币。

这栋房子既没有宽敞的院子,也没有很好的采光,门口的高速入口天天因为苹果公司员工上下班而堵得水泄不通,但这房子有的就是毗邻苹果和学区好这两条优势。

在这栋房子里忙着招待来看房的房产经纪叫Carrie,可以熟练地讲中文和英文。

这是她从一个会计转行当房屋经纪人的第二年。转行的原因非常简单,在硅谷房产经纪每帮客人卖掉或者买到一处房产,可以获得3%的提成。自打干了这行,Carrie基本就没发愁过赚钱这件事儿。

根据一份科威国际不动产(Coldwell Banker)最新发布的一份房屋价格报告来看,全美房产最贵的10个城市全部在加州,且旧金山湾区,也就是新概念意义下的硅谷占了7个席位。

这份报告是根据各地区四房两卫的房价来比较得出的,而在毗邻Google、斯坦福大学的城市Palo Alto,由于住在那里的富人们不愿意出售和离开,甚至没有四房两卫的房源停留在市场上。

在不远的Saratoga市, 四室房子均价为250万美元。整个湾区的四室房价为100万美元以上,远高于全美32万的均价,以及全美最低价底特律6万美金均价。

这样的房市让硅谷成了一个专宠工程师的地区。越来越多的曾经生活在这里的,并不从事高科技行业的原生居民(尤其是当地很早世代移民来的墨西哥裔、非裔居民)被迫搬迁,租住到了离市中心较遥远、且不太安全的社区。

这些科技公司的新贵们很难想到,哪怕就隔着一条高速公路、甚至是一个街区,界限两边的人们就过着截然不同的生活。

一位在硅谷居住10年的朋友告诉我, 曾经在科技公司崛起之前,一间房子大概几百美金就可以租到,现在,要是想在湾区包括旧金山、Cupertino、Palo Alto等城市租一套一居室,却大约需要2000美金了。如果远低于均价,租户们就要面临小区安全系数低,一家四五口挤在一居室的出租屋内,周围的学区会让孩子输在人生起跑线上的事实。

于是,面对居住条件的恶化,孕育了惠普、苹果、谷歌的这里开始让人们不耐烦,甚至对科技公司产生了厌恶。

无法调和的水火不容

而人们的不满让市政府成了生活在夹缝中的人:一方面惦记科技公司带来的高额税收,一方面希望维持民意对自己的支持。

Palo Alto市市议会去年就决定,延期各大科技公司新办公楼在其市中心的建设,而最近几周该市市长Patrick Burt甚至在努力推进一条新规:限制大型软件公司在老城区进行任何建设。在他看来,过多的科技公司会扰乱城市的秩序和本该拥有的安静,降低人们的生活水平,以及破坏城市的多样性。他甚至表示,有了科技公司的进驻,这样一个有着自己独特底蕴的小城镇就会变得和旧金山一样,失去原有的魅力。

Palo alto并不是第一个表达这样立场的硅谷城市。

隔壁的Mountain View也面临着一样的问题。在过去的几年中,总有参加抗议的Mountain View居民站在路中间拦截、甚至向Google接送员工的班车大巴投掷石块。

为了平息民愤,Google不得不开了一条连接旧金山和总部以北Redwood City的供员工上下班使用的轮渡航线,以减少对所在城市路面交通带来的压力。不过,这样的举措杯水车薪,毕竟Google公司的员工人数已经抵得上Mountain View人口的1/4,几趟轮渡是不能解决拥堵问题的。一过了下午三点半,Google 四面八方的高速出口就被堵的水泄不通,而这种拥堵,会一直持续到晚上将近7点高峰结束。

除了开轮渡线,Google还同保安服务承包商解约,而在当地雇佣200多名保安,并让他们成为Google员工,享受员工同等的医疗及退休保险待遇。

哪怕是这样,Google仍然没有得到允许在Mountain View建立新总部。

据一位知情人士称,由于市政府不批准新的土地供Google购买,Google只好把之前售卖给LinkedIn的那几幢在Mountain View的大楼收回,转而交换出自己在毗邻城市Sunnyvale的地皮供LinkedIn使用。

年轻的科技公司Facebook也同样被这里的居民所抱怨,不论是高房价还是糟糕的拥堵。

为减少人们对Facebook在Menlo Park市扩张的反对,扎克伯格宣布Facebook将在自购地上开发至少1500套住房,满足员工以及当地居民的需求。

是什么导致这样的水火不容?

导致这样问题的原因除了科技公司员工过多外,收入失衡也是一个问题。

根据帮助硅谷科技公司在非洲寻找合适雇员的公司Andela CEO Jeremy Johnson 在一场活动上公布的数据,在硅谷,雇佣一个工程师的价格大概为10到30万美金,而全美一个家庭的平均收入仅仅为5万美金,湾区的平均家庭收入也只有大约8万美金。于是,除了工程师外,那些曾经踏踏实实过小日子,不富裕也不贫穷的普通老百姓反倒成了这里最容不下的一群人。

除了工资失衡外,这里就业增长不合理、住房建设跟不上经济发展也是造成“人民住房难”的罪魁祸首。

在过去的5年间,San Mateo,Santa Clara和旧金山获得批准的住房单位仅仅为5.8万套,仅能满足同期工作岗位增长的1/6。

逃离硅谷

像国内的人逃离北上广一样,这里的人也在盘算着逃离硅谷。

今年3月,求职网站Indeed.com公布了一组数据:在硅谷地区,搜索外地职位的比例正在逐年增多。今年2月1日,该网站上来自硅谷的科技职位搜索请求有35%瞄准了其他地区。这一数据相比去年同期增长了30%。

“他们(科技公司)让这里变坏了,”一位在旧金山出生的中年人告诉我。跟我说话的时候,她就像是我怀念儿时的,已经回不去的北京一样忧伤。

她说,新硅谷让“旧”金山没了味道,旧金山是一座有味道的城市。

冰冷的高科技扩张已经彻底破坏了本来有不少嬉皮士聚居的,文艺气息破浓郁的旧金山。

在她看来,这里五颜六色的老房子和丰富的人文生活和历史积累曾经是这座城市最大的财富。但那些曾经创造历史、带着故事的当地居民已经越来越难在这里生存了。

当大批的郊外的工程师们有了钱,也想扎堆一窝蜂地挤进城内沾时髦和文艺的气息。随之而来的就是房价就被哄抬,物价大肆上涨、交通严重堵塞,空气质量严重下降,导致原来的那些“旧”人们变得不那么幸福,动了逃离的念头。

当越来越多的“旧人”们被那些千篇一律的、甚至有点无聊的工程师挤走,这里的文化气息也早就不见了,或者说那种本来人们追求的底蕴显得倒是和今天拔地而起的高楼格格不入了。

这座被科技挤没了的城市让很多人开始追忆过去——那个没有科技公司的旧金山湾区,一个沿海的、安静许多的,但不乏嬉皮士反叛精神和艺术家气质的地区。居民们可以和美国其他地区的人们一样,通过各式各样的工作获得良好的居住条件,不需要因为科技公司带来的大量工程师造成的拥堵而每天耗费大量的时间在高速上。

这里的人们偶尔会怀念美国歌手Scott Mckenzie 在1967年发行的歌曲《圣弗朗西斯科》中描述的那座城市,它被很多人当作是嬉皮士圣歌。在歌里,Scott Mckenzie 这样描述还没有大批科技公司和工程师涌入的旧金山湾区:

If you’re going to San Francisco
如果你要去旧金山,
Be sure to wear some flowers in your hair
记得在头上戴上几朵花。
If you’re going to San Francisco
如果你要到旧金山,
You’re gonna meet some gentle people there
你会遇到很多和善的人们。
For those who come to San Francisco
对那些来到旧金山的人来说,
Summer time will be a loving there
那里的夏日充满了爱。
In the streets of San Francisco
在旧金山的街道上,
Gentle people with flowers in their hair
和善的人们把花朵戴在头上。

【硅谷专栏】是由PingWest品玩驻硅谷团队带来的一档专栏栏目,以周为单位进行更新。我们不光希望将这里最酷的科技公司和科技产品传递给你,更想通过专栏文章让你用全新的角度了解更多硅谷当地正在发生的各种新动态,以及我们自己的态度。不论和意见是否一致,都非常欢迎你跟我们一起探讨。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