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家庭成员机器人、可穿戴时尚和无人驾驶的“单点突破”,看看SYNC 2014上那些新奇酷的产品和观点

SYNC 2014北京大会终于告一段落。

在昨天的一篇SYNC 2014大会的筹备侧记里,我曾经用自己的理解解释了PingWest举办这次活动的初衷:我们努力地想要把我们觉得最希望呈现的、全球范围内科技前沿的技术和产品用合适的方式表现出来。圆桌讨论、fashion show、游戏体验、舞蹈展示,都是我们用来展示这些新奇酷产品和观点的方式。

我想我们应该做到了。无论是超级萌又很有用的NAO机器人、人工智能圆桌上几个科学家的思想激荡、可穿戴设备的fashion show,还是代表游戏未来的虚拟现实设备展示、Lonely Planet等出行服务怎样影响人们生活方式的讨论、智能家居中的“平台”和“产品”之争,都准确地传达了这些领域正在发生的变革,以及这些领域中来自各个阵营中的不同声音。

比如,人工智能的圆桌讨论中,源码资本创始人曹毅认为,人工智能创业前期需要大量资本投入,市场也未被培育,因此早期风投们需要等待BAT等巨头利用资本把这个市场催熟,风投再进入;但格灵深瞳联合创始人赵勇却不同意这个观点,认为风投应该更积极地拥抱人工智能创业,并把它们当作下一个BAT看待。

比如,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常务副院长余凯就认为,盲目地推进无人驾驶并不现实,百度的DuCar和Google无人驾驶汽车的最大不同是,百度研究的是自动驾驶,是一种人类的驾驶的辅助,而真正要实现无人驾驶需要经过:辅助驾驶、简单的垂直领域的无人驾驶(比如高速公路、工业上的直线运输等)、最后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人驾驶。

再比如,智能家居的论坛上,非常有代表性的2家家居硬件公司——海尔和BroadLink,对家居的智能化就各有各的思考。海尔中央空调技术部部长国德防认为,智能家居产品必须要做成开放平台,让更多的家电和家居接入,否则海尔这样的传统家电厂商一定会沦为代工厂;BroadLink的CEO刘宗孺却声称自己“永远不会”做平台,那是巨头们做的事情。国德防立即反唇相讥:如果你成了巨头,也肯定想要做成开放平台。

如果你没能来到现场,应该在我们的官方微博中看到了大会上精彩环节和嘉宾演讲的图文直播。另外,每个重要环节和嘉宾演讲我们都通过文章的方式进行了整理,如果你连微博直播也错过了,在这里也一样能够看到这些精彩内容。

(以下是SYNC 2014北京大会重要内容的文章,我们会随时更新文章列表)

 

1. Aldebaran眼中的未来世界:机器人是我们的家庭成员

导盲犬的作用是帮助有视觉障碍的人恢复部分生活能力,那么这件事可不可以交给机器人做呢?来自法国的Aldebaran公司就想让它生产的机器人变成你的家庭成员。这家公司不但有专门为老人、残疾人开发的大型机器人,还有能够陪伴小孩子进行基础学习的小型机器人,它还和软银一起开发了一台面向消费者市场的机器人Pepper。看看Aldebaran机器人们是如何成为我们的好帮手,甚至家庭中的一员的。

2. 人工智能中的“实用主义”

在人工智能机器人领域,有“智能”和“仿生”两个流派。前者的研究重点在于将人工智能技术和机器人应用于人类生产和工作中需要用到的地方,而后者却想让机器人尽量地模仿真实的人类,像电影《人工智能》中的David那样。实际上,现场的几位科学家对待人工智能的观点就像他们对待两个机器人流派的观点那样,都偏向“实用主义”,认为无论所呈现的形态是怎样的,技术应该以帮助人类为核心作用。

3. inWatch 王小彬:国产智能手表如何叫板Apple Watch?

国产智能手表能与Apple Watch同台竞技吗?未必不能。inWatch的CEO王小彬认为,现在inWatch还没办法与苹果Apple Watch这样的产品竞争,因此只能通过差异化和本土化的方式来实现。“差异化”的意思是,inWatch可以服务好那些Apple Watch覆盖不到的Android用户;而“本土化”的意思是,inWatch可以提供本土服务。当然它们都以一件事作为前提:可穿戴必须也时尚。

4. 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余凯:百度为什么要做自动驾驶,而不是无人驾驶?

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常务副院长余凯说,百度研究的是自动驾驶,是一种人类的驾驶的辅助,而真正要实现自动驾驶需要经过:辅助驾驶、简单的垂直领域的自动驾驶(比如高速公路、工业上的直线运输等)、最后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全覆盖的自动驾驶。这个过程可能需要10年时间,因为:一,本身研发难度大;二,政府监管和道路设施建设的因素影响。

5. 可穿戴:时尚第一,智能第二

Misfit公司副总裁Wallace Wu分享了一个故事:虽然Misfit Shine有着追踪睡眠、计步等各种各样的智能化功能,但不少用户戴的Shine上却连电池都没装,而且他们甚至都没意识到这个问题,原因就在于用户觉得Shine很好看,完全把它当做一个装饰品了。而来自“另一个阵营”——时尚圈的360Fashion CEO Anina Net认为,就整个时尚业界来说,让时尚产品接受技术要比让技术产品接受时尚难的多。所以在时尚和技术互相融合的大趋势下,双方还要想着如何在产品上去平衡这两者的关系。

6. SONOS:你的房间需要什么样的音乐?

SONOS总裁王汉华在会议上分享了自己对未来音响的看法。在他看来,未来的音乐应该最大限度的提升它的”移动性”和”可定制性”。因为Wi-Fi的普及,流媒体音乐会是人们选择挺音乐的主流,所以音乐是可以移动的。“可定制性”意味着,每个人不仅仅可以选择喜欢听的歌曲,还可以选择听的环境。因此,SONOS主打的就是流媒体音乐服务,通过整合QQ、虾米、网易云音乐等App,允许用户通过一个手机App随机点取在线歌曲试听,而不需要再连接一个终端操作。而且,SONOS还为对外观有着不同喜好的用户提供了不同外观的硬件产品。

7. 从The One到SONOS,用互联网颠覆传统乐器厂

乐器和音乐盲们有福了,但这对传统乐器和音响厂商可并不是什么好事儿。智能钢琴The One可以让你在一分钟之内学会弹奏《天空之城》。在使用The One钢琴的时候,需要有一台iPad配合使用。The One的各个琴键上内置了LED灯,在iPad上选好曲后,五线谱能够转译成琴键上LED灯的亮暗。对用户来说,他可以不识谱、指法不好,他的手指只需跟着键盘的LED灯流动,便能弹出一首悦耳的曲子。

与传统音响不同,SONOS在每个设备中都嵌入了计算机系统和无线模块。配合APP,SONOS可以播放智能设备上的音乐与来自互联网的内容。你甚至可以根据家里不同的场景——客厅、卧室或者浴室,播放不一样的音乐,只需要用手机操控。

8. 旅行者圣经《Lonely Planet》如何诞生?

目前,在153个国家,Lonely Planet用12种语言向用户分享旅行信息。不同于UGC的内容生产方式,Lonely Planet仍然很“传统地”招募大批专业的旅行记者,穿梭在世界各地的城市、城镇和村庄,亲身调研,每年的实际调研时间达到了10950天。

9. 手游行业的增长到底有多快?

TalkingData COO徐懿在SYNC 2014北京大会上分享的数据显示:1)2013年有3.1亿手持设备装了游戏,今年,TalkingData预测这个数字将翻三倍,达到10.4亿;2)2012年,市场规模为50亿人民币,今年将达到220亿,明年可能还会翻倍;3)51.8%的游戏用户是被休闲游戏拿走,卡牌游戏只有6.4%;4)男女玩家比例为7比3。

(未完待续)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