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500 Startups合伙人Dave McClure:“撒网式”投资组合策略不是碰运气

500 Startups无疑是一个有趣的公司,尽管他们现在已经差不多孵化/投资了750家公司,远超他们当时的目标,但是他们的口号仍然是“500 Strong”;

而他们的创始合伙人Dave McClure,也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人。除了是一个很活跃的twitter”段子手”,也是一个颇受欢迎的演讲者:从不畏于表达自己的情绪(其实就是喜欢爆粗口),并且出乎意料的坦率(表示他经常爆料)。

而在PingWest举行的旧金山SYNC大会上,Dave McClure就和中美孵化器InnoSpring的CEO王笑进行了一场对话,其中不仅提到了Dave对中国市场的看法,他还对500 Startups面临的质疑——“是否在进行撒网式投资”进行了直接回应。总的来说,这是一个很有趣的对话,除了下文PingWest的精选实录外,我们还在文章末尾提供了视频内容。

dave

王笑:你是怎么开始创办500 Startups的?

Dave McClure:最开始我担任过差不多7、8年的程序员,然后创建了自己的公司,这段经历再加上在PayPal工作的经历,我开始转到市场和业务岗位。实际上,在我开始投资之前,我又做过一些咨询和建议的工作,对象包括Mint.com、Odesk和SlideShare等。所以这种技术、市场的结合再加上创业者的经验,帮助了我很多。

在2004年离开PayPal的时候,我已经开始了自己的天使投资。在2004到2008的四年间,我大部分都在用自己的钱投,每笔2.5万美元,就这么投了12到13家公司。这其中,有3家公司都获得了不错的退出。Mint.com、SlideShare和Mashery,都带来了了10-20倍的回报。

在2008年的时候,我成立了自己的基金,但是那个基金并没有做的很好,然后,我加入了Sean Parker的Founder’s Fund。在那里,我管理着一个300万美元的基金,其中200万用来做种子轮,另外100万变成了一个Facebook相关公司的孵化器。

此后一年半,我开始筹备500 Startups,并在2010年正式启动。我们的资金也从刚开始500-600万美元,到了后来的一期2900万美元和二期4400万美元。

王笑:你就这么创办了500 Startups,然后用不同的模式来挑战YC等一批孵化器,还挺大胆的。

Dave McClure:我认为我们和YC更多的是相似而非不同。我们和VC是不同的。我们现在差不多一半算是种子阶段的VC,一般算是孵化器。每年差不多投资250个公司,其有120-150家在山景城(Google总部所在城市)、旧金山和墨西哥,还有100-150家是纯粹的种子投资。所以,虽然和YC、TechStars有竞争,但是其实我们也投了很多YC投资的公司,差不多有60、70家吧。

我们和YC首要的不同在于,我们有入驻项目。YC没有提供统一的办公场地,而我们有30个公司分别在山景城和旧金山的办公室里待4个月。墨西哥城差不多是15-20家公司。

我们给每个公司投资10万美元,其中差不多有2.5万美元的项目收费,所以给到创业公司差不多7.5万美元。很多孵化器只给到2.5万美元,而YC是12.5万美元,所以我们差不多居于这之间。而我们认为最重要的是,规模化、市场和用户获取。所以最适合我们的是有产品、每个月有差不多1000-2000美元的收入,然后想要扩张到100万美元的公司。

王笑:这么多年以来,孵化器的模式是不断进化了的。但是对于YC和500 Startups也有很多争议,你们是Spray and Pray的策略( 指广泛撒网,然后“祈祷”他们中会有一些能成功)吗?

Dave McClure:我们是“Spray”,但是不“Pray”。应该来说,我们有一个大投资组合策略,每个基金差不多投200-400家公司。过去四年我们差不多有750家公司,而这期基金里,我们会有差不多400家新公司,现在可能已经有了100-150家了。

大部分VC会有两个主要的投资组合策略,但是事实上,这不是最好的。因为从流动资本来说,不到四分之一的VC基金表现会高于市场预期,而少于10%的基金可以连续两期有那么好的表现。

我认为做的最好的VC就是红杉和A16Z。还有Benchmark。但是事实上,VC的表现并没有那么好。至少对于50%-70%的基金管理者是这样。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作为一个很典型的专注在A轮和B轮的基金,你要押注在30家公司身上,同时需要看到30亿美元的产出,这对于大部分VC来说,都是不可行的。我觉得正确的公司数量应该是那个(30家)的5到10倍,而且,从我们的结果来看,这个对我们来说也是很可行的。

王笑:你差不多全世界都跑遍了,你怎么让你的孵化器更全球化,满足不同的要求?而且,硅谷有很多VC和孵化器只专注本地的公司,他们做的也很好。

Dave McClure:SV Angel和YC可能是在美国国内最活跃的,但是我认为我们是世界范围内最活跃的。现在我们50%是在硅谷,25%是在美国,25%是在世界范围内。我们会把世界范围内的创业公司带到硅谷,然后有的最终选择留在这里,有的回去。我们有团队在墨西哥、巴西、印度、中国、马来西亚、东南亚等地方,也很期待在中东和欧洲发展。我们700个公司里,差不多有200个在美国之外。之后五年,我们可能有差不多50%都会是国际公司。

王笑:这其中也包括中国吧?

Dave McClure:中国对我们来说还是有点太复杂,但是总的来说,在世界范围内投资还是和美国没有太多差别。过去几年,最大的产品形态就是搜索、设计和移动,对于很多国家来说,这三个都一样,搜索就是Google,社交就是Facebook加Twitter,移动就是iOS加Android。但是中国不一样。它有阿里巴巴、腾讯、微信和其他。所以中国创业公司要互动的平台和世界其他部分都是不一样的。当然韩国、日本和俄国也是这个样子。

世界上很多地方的平台和这里(硅谷)是一样的,所以最好的策略就是基于在线营销来吸引用户。但是中国,你要知道怎么和大平台打交道,而且竞争非常激烈。现在中国有太多钱涌动了。

王笑:你们都投资了哪些中国公司?

Dave McClure:我们投资了上海一家叫做云络科技的。是一个云服务提供商,并且在中日韩都有业务。此外还有一个帮助改善管理的SaaS服务,他们的客户包括富士康等。

国际上我们主要投资种子和A轮,美国国内则投资种子和提供加速器服务。并且会把一些国际公司带到美国来孵化。而在墨西哥,针对拉丁美洲市场,我们主要做加速器。整体来说我们是一个种子轮的基金,国际化方面可能会投一点晚期,并更关注更稳固一点的公司。

王笑:你在中国投的两个公司都是做B2B业务的。是不是你更喜欢企业市场?因为消费者市场现在已经太拥挤了?

Dave McClure:两三年前,有很多人都押注在移动优先的策略,然后又太早押注在Android优先的原则,但是事实上,Android优先只是从设备数量出发得出的结论,而没有从应用质量或者商业化上考虑出发。

所以,有的人在移动优先的战略上失败了,就开始说,企业市场不错,让我们来做企业市场吧,而不管这是否符合他们自身的优势。这对我来说,都是狗屁。有一个很清晰的趋势就是,很多企业都在SaaS和移动设备上花了很多钱,所以这对于创业公司来说是一个机会。但是一个更大的转变是发生在消费者和小企业端,因为每个人口袋里都有了一台甚至两台手机。所以,并不是人们突然想要投消费者领域了,而是说,数十亿台移动设备被卖出,而且这一情形还在继续,所以消费者领域才热门。所以针对这个市场的投资还是很理性的,因为有这么多新增的机会和受众在那里。

但是在企业市场来说,有这么大的开销在这里吗?也许吧。但是没有那么多。是的,企业花了钱在SaaS和移动设备上,比以前多,但是仍然是来自同一个口袋的那么多钱。而且,针对企业市场的销售更难,需要很多直接的销售人员。但是对于消费者或者小企业市场来说,你需要的销售都可以直接在线完成,通过诸如SEO、社交传播等技术手段实现,这很容易规模化,而且不那么依靠人工完成。这就是我们为什么注重消费者、小企业、企业部门市场的原因。所以企业市场只有我们30%的份额,但是我们还是专注在SaaS和移动上。

王笑:如果给现场的创业者一个建议,你会选择什么?

Dave McClure:别重新打造一个WhatsApp。尽管现在有很多流行故事说,增长第一,收入第二,但是,对于我们来说,主要投资的还是SaaS服务、电商等,他们有价值而且有顾客愿意付费给他们。我们喜欢那些用简单的方式帮助人们的创业公司,而不是很多概念性故事的公司。

对于创业者来说,关注商业模式,给客户创造价值,使用在线平台来获取用户,这都是很好的,但是不要指望自己会是下一个Facebook、Instagram或者WhatsApp。如果你想这么做,当然也没关系,但是不要想着我会是那个给你写支票的人,除非你已经有一些不错的数据。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