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C 2017】通用人工智能还很遥远,但聘用机器人担任助理已成硅谷新趋势

人工智能被广泛视作第四次技术革命的核心推动力。就像蒸汽机、电力以及互联网一样,人工智能已经在生产制造、金融服务、娱乐、能源、农业、政府等诸多垂直领域发挥作用,提高效率。随着其所依赖的机器学习技术日新月异,业界专家普遍认为人工智能还将进一步改变人类的工作方式,极大地提高人类生产和生活的效率。

不经意间,人工智能正在如何潜移默化地改变你的工作方式?为了回答这些问题,在 SYNC 2017 硅谷科技峰会上,PingWest品玩请来了 OpenAI 核心研究员、前初创公司 Dropbox 机器学习技术主管 Peter Welinder,与 Basis Set Ventures 创始合伙人兰雪棹对谈。

Welinder 指出人工智能在两个方面改变了工作方式。

首先,人工智能正在接管一些十分复杂的,过去机器无法做到的工作,比如机器人和自动驾驶汽车。而在不那么明显的方面,人工智能强大的数据处理能力,可以对复杂结构的数据进行自动化的收集、归纳和整理。一个很典型的例子就是 Google 搜索,以及背后由人工智能构建的知识图谱。“现在计算机能够索引和理解更多数据。过去做研究需要一支研究院组成的大军,现在可能只用一个人在网上搜一搜就够了。”

最近五、六年依赖,由于神经网络技术的发展,以深度学习为代表的人工智能新浪潮已经袭来。Welinder 认为这一波新浪潮创造出了一批新的知识型工作者,比如数据科学家、机器学习工程师,也彻底改变了很多已有工种的工作方式,比如调查记者和分析师等,人工智能让他们工作中重复性的部分变得简单,让创造性的部分变得更富挑战。

兰雪棹和 Peter Welinder 在 SYNC 2017 上

兰雪棹和 Peter Welinder 在 SYNC 2017 上

Welinder 指出,科技已经让很多本来人需要做的工作可以被产品取代,比如以前每个律师都需要配一个书记,而现在他们用 Word 就可以——即便如此,每个公司高管现在都还会配一个助理来安排时间。Welinder 希望未来的人工智能助手——Siri、Google Assistant、Cortana 和 Alexa 等——能够成为一个真正的助理。“我认为人工智能在这里有很多机会。”

我们也能拥有自己的人工智能助理吗?这并非一个遥远的梦想。其实,闲暇时间写代码搞编程,用各种现有的 API “捏”出一个自己的助理,今年在硅谷还真挺流行,比如 Facebook 创始人 Mark Zuckerberg 就花一年时间做了一个和钢铁侠助理同名的“Jarvis”。

兰雪棹就在用自己投资的一家创业公司 Clara Labs开发的助理“Clara”安排自己的日常事项。她之前在 Dropbox 负责投资并购和企业发展业务,最近刚成立了自己的基金公司 Basis Set Ventures,基金募集了 1.36 亿美元,专门投资采用人工智能技术帮助提高白领和蓝领职工生活和工作效率的早期初创公司。

另一个现场有趣的问题是:现在的机器人还是需要人去编程,告诉他在什么情况下该做什么;什么时候我们可以把机器人扔到水里,它自己就能走出来?

在 OpenAI,Welinder 的主要工作都和机器人相关。他借用 AlphaGo 的例子阐释人工智能系统“自主学习”的模式:DeepMind 训练 AlphaGo 的方式其实是构建两个 AlphaGo 然后让它们互相下棋(所谓的左右互搏),而 AlphaGo 背后的神经网络结构决定了这种训练做的越多,它的下棋技巧越好。这可能会是一种机器人获得技巧和提高学习能力的方式,不过在短期来看,“通用人工智能”(General AI) 离人们还很远,机器人的智商或许已经达到了 3 岁或者 5 岁幼儿水平,但它的学习能力还很差。“机器人还很傻,有时候它们转一下胳膊反而打伤了自己,把传感器都打坏了……想要让机器人安全地探索一个陌生的世界,即便通过编程的方式也很难。”Welinder 指出。

所以,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们可以不用担心机器人会杀死我们,或者取代我们的工作,因为你没法指望人工智能会变得太聪明,一切还在摸索的阶段。“肯定,一些工作会被人工智能取代,我也相信这个过程中会创造出更多的工作来。”兰雪棹补充说。

以下是 Peter Welinder 和兰雪棹在 SYNC 2017 上的对话视频:

很抱歉,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本站暂时关闭评论,欢迎移步至品玩App发表您的评论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