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对考拉班车倒闭时的哭啼啼,看对岸台湾Groupon如何乐观面对

相较于北京考拉班车的倒闭,文章写得很伤感,所有人都哭啼啼的样子,似乎博得了不少人的同情,来看看对岸台湾,是怎么乐观面临裁员风波?并说出,“我感恩我的公司” 的这些话。

曾被誉为“史上成长最快的公司”,如今风光不再,团购网站鼻祖Groupon(高朋)周二宣布,全球裁员1100人,约占员工总数的10%。在海峡对岸的台湾也列入此次裁员名单中,Groupon甚至直接宣布退出台湾市场,裁撤 115位员工。

201501108321420856975796

裁员主要涉及到国际订单业务部门和客服部门。Groupon在声明中也承认,公司在很多国家表现并不好,会陆续关闭包括摩洛哥、巴拿马、菲律宾、波多黎各、泰国及台湾等,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分公司,Groupon预计,此次裁员带来的遣散费和福利补偿成本为3500万美元。

不过,令人感到奇妙的是,这些台湾被裁员的员工们纷纷在Facebook上发表“感谢文”?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这两双相对比下,最近一篇名为《一个创业公司倒下的128小时》的文章里,考拉班车被塑造成这轮资本寒冬中“著名的牺牲品”,副标题“我走了哦”,“你给我滚!”等,而文章内容里,更是随处可见的抱头痛哭和无声叹息。

 

201410317211414715500296

Groupon创始人安德鲁·梅森

两岸职场在面对裁员,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落差呢?还是逻辑认知不符呢?

根据台湾风传媒报导,一位在Groupon担任业务的女性员工表示,本次美国Groupon裁员,虽说消息来得突然,但公司也给了妥善的安排。

除了比劳基法优渥的遣散费,更请来职涯规划师替员工找出路。尤其在沟通时采用一对一的职涯谘询,主动提供员工领取失业补助等资讯,而且也不是当下就要员工收拾东西走人。

这位女性员工说,“一般人听到资遣一定会暴动或抱怨,但我们这两天,整间公司都在担心后续要怎么帮助厂商,第一时间都在担心别人。而且应该没有听过公司被媒体洗脸,遭资遣员工还跳出来维护的吧”。

然有些媒体报导:“酷朋收摊,都没人接电话”。但在关键的危机时刻,才能看到一群人的本质。这位Groupon女性员工表示,业务们都正常上班,毕竟还需要处理厂商和消费者的后续服务,一整天都忙着接电话,甚至反而比平常更早到公司

虽然在得知消息当下的情绪难免负面,充满着震惊、疑惑、难过、不解、讶异。但在冷静下来后,比起在新闻上常见的遭资遣可能领不到薪水、还需要组工会抗议等等,员工得以感受到公司的诚意,因此没有引起过多的反弹,反而还让许多员工也都在Facebook上发表对公司的不舍和感谢。

突然失业,大家担心的也许是顿失经济来源,但对于这位业务女性员工来说,“公司的资遣费足够撑过失业期,遭到资遣可能反而是个新的转机”

她说,在大公司遇到大规模资遣也不用太悲观,因为这次的新闻,对其他公司来说就是一波人才释出,有许多认识和不认识的公司看到新闻纷纷打电话给她,打算延揽她加入

也许,下次真正面对资本寒冬时,你会想起这边文章,这世间上还是有不同的看法与思维。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