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晓鸥说,人工智能正在经历一场“文艺复兴”

在刚刚结束的2017全球(上海)人工智能创新峰会上,香港中文大学教授汤晓鸥发表了名为《人工智能的中国式文艺复兴》的演讲,这位名副其实的科学家却将目前的人工智能热比作一次“文艺复兴”。

以电影和文艺作品开场,汤晓鸥提到了最近大家都看了票房奇迹《战狼2》。

不论电影素质如何,这部仅在中国一国票房收入就超过53亿人民币的国产电影是过去多年中国电影不可想象的一个里程碑。

而这个里程碑的关键是原创,是十多年来中国电影工业在“原创”这件事儿上倾注、沉淀的一次爆发。

这个电影10多年前是否会发生?不会。那时候我们每个人花不到1美元,可以在大街上买到任何的好莱坞大片,不会花十几美元去电影院看这个电影,那时候中国不会有好的原创电影。

上海是中国现代文化发源地之一,上世纪20、30年代的中国电影好像并不落后于全球,当时的许多导演、演员以及一些电影作品在世界上都十分知名。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对原创和原创者抱有敬意,并有人愿意为真正的好作品买单。

1791504175767

人工智能工业界正在兴起一场文艺复兴,汤晓鸥从两个层次说明了人工智能与文艺复兴的相似性:

在往远一点看,今天我为什么要讲文艺复兴,14到17世纪它真正的起来,有政治的原因、宗教的原因,各种各样的原因,但有一个必要条件,也是对原创的尊重。因为有了这些,才有了达芬奇、米开朗基罗、拉斐尔、莎士比亚等一系列非常优秀的艺术家和作家。

我们总是听到Google的声音,听到AlphaGo、谷歌的自动驾驶等等,为什么总是听到Google的声音?一个原因是Google一年的研发投入是120亿美金,这是研发烧掉的而不是整个公司的日常运营花费,正因为这样,才会有AlphaGo、自动驾驶等技术。

2014年谷歌就愿意付6.6亿美金买一个小初创公司,这个公司只有12个人,没有任何的产品落地,就是用深度学习在玩游戏、下棋。他们会花这么高的价格来买这样的一家公司。如果在我们中国的商业环境下,可能花几百万美金挖人就够了,这样肯定经济效益更好。但是,就不会有后来的AlphaGo了。他们愿意投入,就是对原创技术、对人才的尊重,才会有后面的AlphaGo。

人工智能历史上,2016年并不是第一次春天而是第三次。在20世纪60年代,80年代,分别有另外两次人工智能技术热,但那一次都没有像这一次影响范围那么广。从历史来看,2013年Google点燃的确实是“复兴”之火,但复兴的背后是更多的原创。

在Google之后,苹果、微软、Facebook、Amazon、IBM纷纷加入了人工智能市场,开始研究。而商汤科技几乎是最早参与到这场文艺复兴中的一股中国势力。

2011年我们开始做深度学习,当时应该是最大的华人团队。2011到2013年全球最顶级的计算机视觉学术会议CVPR/ICCV上,29篇文章涉及到深度学习,14篇由我们一个实验室做的,做了全球的一半。

2015到2016年,ICCV、CVPR、ECCV三个顶级国际会议上发表的文章数量。微软124篇,CMU86篇,商汤和我们实验室一起76篇,全球前三名,我们是整个亚洲唯一前10名的团队。

对比一下百度、阿里、腾讯,三家的估值加起来在9000亿美金上下。三家公司加起来的文章数是13篇。

与其它的中国公司主要研究技术的应用落地不同,早期的商汤科技专注于核心算法的突破和创新。

在人脸识别领域,商汤科技曾在2014年与Facebook进行过一场比赛。商汤以20万人脸数据进行训练,最终以99.5%的正确率胜过了Facebook以750万人脸数据进行训练的AI——这背后是连做了3~4个以前没有的算法。

这个算法被公布后的第二年,人脸识别的应用开始大规模在中国的互联网产品里落地。

中国大陆已经成为Google搜索关键词“Deep Learning”最频繁的地区,即便这里不能正常使用Google

中国大陆已经成为Google搜索关键词“Deep Learning”最频繁的地区,即便这里不能正常使用Google

原创能力是人工智能领域重要的因素,不只体现在技术落地,甚至在市场认知和公众领域也是如此。

大家都非常熟悉AlphaGo,在AlphaGo之前我和投资人讲深度学习,没有人愿意听,也没有投资人关心。但是这盘棋下完之后,投资人开始回过头和我讲什么是深度学习。AlphaGo在世界范围内都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紧接着一年后Google在中国搞了AlphaGo2,在中国和柯洁下了非常精彩的几场比赛。那几周,国内的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但国外的热度其实就没有那么高了。做原创,第一次做这件事是最重要的。就像捅破窗户纸一样,第一下很重要,第二下就不那么重要了,你已经知道房间里面发生什么事情了。

而商汤能够成为这一场文艺复兴中唯一一家最具原创能力的公司,除了商汤自身的奋斗之外,也有环境发生改变的原因。

在人工智能领域,做原创的事情的意义不仅巨大,而且也是让人工智能“继续火下去”的关键。业界的一些声音认为,这一次人工智能的春天可能止步于“弱智能”,一旦工业界的应用需求无法被学术界现有的成功满足——即达到这一轮技术天花板——人工智能就会退火。

汤晓鸥说:

400家公司意味着过去一年半的时间,每天签约一家公司。我们用我们的深度学习平台为核心大脑,在做人脸识别,在做芯片、医疗、自动驾驶、金融,手机等14个行业的人工智能应用研发,和14个行业的合作伙伴合作,我们会反馈回来大量的应用需求和数据,形成完整的闭环、正循环。去年的双创活动中,很荣幸和百度被选为代表中国人工智能的两家企业,参加北京地区的展览。

商汤科技在内部建立了从原创算法到应用落地和数据反馈的一整条链路。这意味着商汤科技并不打算做一个受限于学术界算法天花板的企业,而打算亲自参与到缓步提高天花板的进程中去,并且确保让这种学术上的进步能第一时间反应到工业界里。

在今年融资4.1亿美元之后,商汤科技更是有了足够的弹药,让这家新锐公司拥有了与国际巨头打一场不对等战争的储备。

在演讲的最后,汤晓鸥有些激动的把商汤科技比作《上甘岭》:

我这个年龄的人,对《上甘岭》这部电影都很熟悉,当时打的最后一场战斗,也就是一个连。我们120个博士,也差不多就是这样的人数。如果我们这只队伍失败了,打散了,守不住《上甘岭》,中国人工智能的三八线也就基本结束了,谢谢大家!

很抱歉,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本站暂时关闭评论,欢迎移步至品玩App发表您的评论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