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侧记:TechCrunch Disrupt上的7家中国创业公司

在这次TechCrunch Disrupt活动中,主会场外的创业公司按照来自不同的国家分成了不同的“Valley”,和我们此前报道过的来自韩国、巴西、以色列等国家的创业者一样,PingWest在这里也见到了来自中国的创业者。

来自国内APK安全服务提供商梆梆的副总裁赵宇告诉PingWest,这次来参加Disrupt的中国公司共有7家(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来参会但是没有展位的)。他们的背景基本可以分成这么三种:从国内专程来参加Disrupt,希望借此扩展全球化业务;创始人有硅谷背景,回国创业后现在做一些针对中美两个市场的业务的创业项目;本身就从硅谷起步的中国公司。

赵宇告诉PingWest,他们来参加Disrupt是梆梆希望开始国际化业务的一步,他希望从这里开始了解硅谷的生态系统。由于梆梆是面向开发者的服务,来参加Disrupt的人正好是他们的目标受众,还有做移动游戏数据分析的TalkingGame,以及我们此前报道过的Go Launcher,在5月参加Google I/O的之前,3G门户&GO桌面就在北美设有办公室和一个北美市场的负责人。

创业公司KAWO和Elepon属于前文所述的第二类创业公司。KAWO的创始人Ryan Chen在美国长大,三年前回国创业,团队三个人都以英语为母语。KAWO是一个面向以英文业务为主、但是希望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做市场推广的公司。他们的产品是提供翻译的平台,让客户把自己Facebook、Twitter上的内容发给KAWO,然后由KAWO聘请的两个中英文都擅长的人在后台进行翻译,正常情况下保证在1个小时内完成翻译,KAWO从中收取服务费作为收入,他们选择在Disrupt发布产品,现在已经有7个美国公司签订合约。

Elepon和KAWO一样,创始人Jing Zhou过去曾经是BusinessWeek的记者,回国创业后做了Elepon,最初这是个借用电子宠物让女生和女生之间交流的平台,暂时只是测试版,能看到的是一个大象的卡通形象,Jing Zhou告诉我她打算把Elepon的卡通形象植入电影和动画片,把它变成女生手机里的电子宠物。

同样属于中国创业公司展台的Narvalous和Trustlook就和前两类公司完全不同了,他们都向我强调这是从硅谷起步的公司,公司的办公室都在湾区的南边。

Narvalous是一家游戏发行公司,负责人看着Disrupt来来往往的人对我说,Narvalous做的事情就是帮想在美国发行游戏的中国公司“走进”美国和想在中国发行游戏的美国公司“走进”中国,其中他们声称自己在Facebook平台上有优势,因为“清楚哪些国内的公司适合在美国的生态系统中发行,哪些不合适。”当我问她怎么定义这个合适和不合适时,她说,“主要考虑三点,第一个是文化,第二个是游戏的画面,第三是玩法;有一些和中国文化有关的游戏美国人根本看不懂,但是最重要不是文化背景,而是玩法。”

还有一家8月刚刚获得种子融资的移动安全公司Trustlook,这是个总部位于San Jose的具有华人背景的创业公司,创始人Allan Zhang对我说传统的安全软件只能针对已知病毒,Trustlook则是通过提供APT(Advanced Persistent Threat 持续性威胁)解决方案,分析软件到静态的数据和行为数据,定位和查杀恶意软件。

对为什么来参加Disrupt,他们几乎给我了同样的答案:能在这里了解硅谷的生态系统,见到媒体和投资人。其实也是所有来参加Disrupt的创业公司的目的。不过这些中国创业者都没有尝试去参加Battlefiefield(创业竞技场),KAWO的创始人Ryan Chen对我说,他们在开始前一个月才报名,而上台去参加Battlefield的创业公司大多都要提前两三个月申请。

这或许可以给下一次来参加Disrupt的创业公司做一个参考,如何借Disrupt的窗口把它的价值最大化:

1、做好功课,在来旧金山之前提前约好要见的创业者或者公司;

2、抓住展现自己的机会:在硅谷,创业者介绍自己的方式就是从聊自己是谁、做了什么产品开始,很可能正在跟你聊天的人能提出不错的建议甚至带来一些机会;

3、争取上台去参加创业竞技场:其实主会场外的Startups Valley位置很拥挤,有的创业公司甚至都没有地方放自己的展台,所以如果能提前申请上台去参加创业竞技场6分钟的Demo演示,才是创业者主动掌握了话语权去扩大影响的做法。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