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各地的创业者,为什么来硅谷?——TechCrunch Disrupt第二天现场侧记

在位于旧金山设计中心的TechCrunch Disrupt会场,谈论创始人故事、新产品发布的主会场和提供食物、咖啡、展台的Startups Valley完全是两种景象:主会场是一些明星公司发布新产品新服务的平台、是投资人谈趋势谈“什么是正确的事情”的场所,而人声嘈杂、来来往往的Startups Valley则挤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创业团队,他们当中的很多人刚刚发布产品,或者刚刚从其他地方搬到硅谷来,他们来参加Disrupt的目的很相似,为了全球化扩张,为了认识更多的人,为了在这里宣传自己的新产品。

IMG_1173

很有意思的是,从第一天到现在,Startups Valley按照不同的国家划分的区域,韩国、以色列、巴西、爱尔兰、中国等,其中来自韩国的创业者告诉我他们这更像一次“官方活动”,也就是一个和韩国政府合作的第三方机构和TechCrunch联系,邀请韩国政府提供一些创业公司的名单,由政府提供经费,支付Disrupt的门票和其他经费,经过一轮筛选,大概有不到十家创业公司从韩国到硅谷来,他们当中的很多人即将把办公室搬过来。

同样还有以色列,也是由政府付费,提前两个月筛选一轮创业公司,让他们到硅谷来参加Disrupt。

目的是什么?

答案是全球化。科技中心硅谷自然是全球化的首选之站。

“韩国人口很少,一款面向消费者的软件最多能获得的用户也就是2000万,所以韩国的创业公司必须要走出来,我们重视美国市场,硅谷自然是最好的选择。”来自韩国的创业公司Flitto创始人对我说。

所以你会在这里见到各种肤色的人。当我和来自俄国、以色列、巴西、韩国等国家的创业者交流过后,无论是做面向消费者的产品还是企业级产品,他们大多都希望在硅谷设立办公室,来TechCrunch Disrupt是为了了解硅谷的生态系统,本地创业者关心的话题,以及和这里的投资人建立联系。

这里来自中国的创业者还告诉我,TechCrunch还承诺会为他们介绍更多的资源,例如拜访大公司等。

另一个特别的现象是当我和Startups Valley里的一些创业公司聊过他们的产品时,发现他们几乎无一例外的都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

Livemap:一个给摩托车头盔里加入类似Google Glass眼镜的创业公司,带着他们的产品模型,告诉我他们此前在众筹网站上融资,现在只要1500美元,但是正式开放预订后会把价格提高到2000美元,说他们希望跟Disrupt里的参会者交谈,顺便获得更多的订单;

Nubo:一个从以色列来的创业公司,为企业做远程办公软件,任何文件内容都存储在云上以保证安全,创始人Israel Lifshitz说他们认为移动设备只是个和用户接触的屏幕而已,刚刚发布两天;

Elepon:来自中国的创业公司,他们做了一个软件让用户可以在手机上养“数字宠物”,在Disrupt上,创始人Jing Zhou向我展示的只是个产品的原型,还没有正式发布;

FlightsWithFriends:一个引入Expedia的数据让好友之间实时进行旅行计划的平台,刚刚发布两个月;

还有很多类似的公司希望在这里借Disrupt的时机发布产品,认识更多的创业者、开发者。如果产品是面向开发者的,正好来这里认识来自世界各地的创业公司,甚至邀请他们来为自己做用户测试。

当然还有一件事情,如果你愿意到主会场去做演示参加名为Startups Battlefield的环节,做一个时间为6分钟的Demo,回答投资人或富有经验的创业者的提问,最后获胜的人会获得TechCrunch提供的5万美元的奖金,不过这需要提前三个月甚至更早就申请,通常上台的创业公司都已经发布了一段时间甚至有的都已经拿到的投资,有的人甚至会把Startups Battlefield当作是硅谷新趋势的缩影;没有申请上台演示的创业者,如果一天内在Startups Valley里获得现场观众投票最多,也可以上台去演示。

你可以把这个不算大的会场当成是一场创业者的聚会。

相关文章:

TechCrunch Disrupt第一天现场侧记:硅谷的明星,是那些关注个人服务的创业公司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