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的时代造就了邓丽君,另一个特殊的时代复活了她

时代造就了邓丽君。

二十多年前,改革开放前后的中国大陆,文艺工作者和普通人遭遇了经济和文化的双重冲击。此时出现的邓丽君顺理成章地成为许多人流行文化的启蒙。她充满女性柔美气质的表演、直指内心的歌曲作品,对于一直生活在严肃文艺环境中的大陆观众,无疑新鲜又具有吸引力。

如果换在其他时代,邓丽君或许也会是歌唱巨星,但绝不会像在当时的中国大陆一样,成为影响整整一代人的文化标志。直到今天,邓丽君的《甜蜜蜜》《小城故事》《恰似你的温柔》等歌曲依然被人们广为传唱。而她在生前没能实现到大陆演出的心愿,也成了人们关于邓丽君的众多遗憾之一。

邓丽君虚拟人

邓丽君虚拟人

最近,邓丽君小姐又一次出现在了舞台上,科技的发展让一代人心中的艺术启蒙者邓丽君小姐“复活”了。

5月6日至10日,《今日君再来:邓丽君虚拟人音乐奇幻SHOW》的虚拟人音乐剧在台北演出。演出以邓丽君传奇一生的故事为主线,由两次获得格莱美大奖的编曲大师司马杰为歌曲重新编曲,配合专业团队设计的灯光、服装、舞蹈、马戏团等表演,构成视、听、嗅、触、味觉的5D观赏体验。

音乐剧中“虚拟人”采用即时捕捉(Real-time Tracking)虚拟人技术,整合脸部、身体动作追踪以及特效技术,由好莱坞特效公司数字王国(Digital Domain)制作完成。

虚拟的邓丽君小姐面目如生,还能用她独有的柔美声音和现场观众互动。对于喜爱她的歌迷而言,这大概能算得上是一种心灵的抚慰了。邓丽君来大陆演出的未了心愿,也借由虚拟人得以完成。

奇迹的“复活”

最早因邓丽君虚拟人得到安慰的不是观众,而是邓丽君小姐的家人。

2013年的周杰伦“摩天轮”演唱会上,邓丽君虚拟人与周杰伦隔空对唱了《你怎么说》《红尘客栈》和《千里之外》等歌曲。在JVR公司放出的视频中,邓丽君出现数秒后,镜头忽然转向了台下的一位老先生。他就是邓丽君的三哥邓长富。

周杰伦演唱会上的邓长富

周杰伦演唱会上的邓长富

邓丽君五弟邓长禧2008年过世后,邓长富先生继任了邓丽君文教基金会的董事长。邓丽君的作品版权、去世后的个人形象都由基金会负责。

五年前,邓长富经人介绍认识了时任数字王国财务顾问的谢安,正在寻找多种商业模式的数字王国,希望能够以虚拟人形式与邓丽君基金会合作。

邓长富带着怀疑的态度,跟随谢安到洛杉矶体验了虚拟人技术,看到数字王国为已过世饶舌歌手Tupac Shakur制作的虚拟人。邓长富当时看到的虚拟人技术已经能清晰地模拟Tupac唱歌的动作,但制作邓丽君虚拟人的难度要比Tupac更大。

首先是邓丽君虚拟人制作起来更复杂。数字王国CEO谢安介绍:

“制作虚拟人在细节上最难的是三样:头发、眼睛和嘴巴。具体来说就是嘴巴的嘴型、讲话的方式,头发怎么飘,眼睛的神态怎么样。Tupac虚拟人复杂程度非常小。第一他一根头发都没有,不需要做虚拟头发;第二他是黑人说唱歌手,唱歌的时候嘴巴盖起来;他唱歌用RAP的方式,一直动,又看不到他眼睛。邓丽君虚拟人的制作比Tupac要复杂。”

其次则是好莱坞的电影艺术家们对亚洲女性不太熟悉。谢安开玩笑说,数字王国的艺术家们对于亚洲女性的了解还停留在电影《花木兰》的那个时代:“替父从军,唱歌很高亢”;对于邓丽君柔美、优雅的气质,外国人难以把握。

但Tupac虚拟人还是让邓长富对虚拟人技术产生了一点信心,他答应了让数字王国尝试制作邓丽君虚拟人,但要做到令他满意才能推出。数字王国艺术家的工作态度也打动了邓长富:

“那时科技还没有现在这么发达,主创人员要手工画出邓小姐的模型。我去看的时候很感动,主创人员桌子旁边挂了100多张邓小姐的照片,各式各样的,每天都在看、在揣摩,一点一点做出来。我觉得非常感动。”

周杰伦演唱会上的邓丽君虚拟人

周杰伦演唱会上的邓丽君虚拟人

艺术家们根据邓丽君生前留下的影像资料做出了邓丽君虚拟人的模型,又在邓长富的”监督“下不断进行修改,终于完成了让邓长富较为满意的邓丽君虚拟人,在周杰伦演唱会上成功演出。此后,虚拟人技术不断发展,数字王国的艺术家们也在对邓丽君虚拟人进行逐步完善。

在邓长富看来,邓丽君虚拟人的变化是他用来帮助艺术家们对口型的时间减少了:

“大概四年前的周杰伦演唱会,(邓丽君虚拟人)第一次演出了,时间是3分30秒。这么多年来有了很大变化。那次3分30秒的演出,我们花了一个月时间对嘴型。外国艺术家对中文咬字嘴型不了解,我们一秒一秒对过之后再请他们纠正。三年前我们重新制作了邓小姐演唱的16首歌,没有花一分钟对嘴型。这个科技进步太快了。”

数字王国CEO谢安

数字王国CEO谢安

数字王国CEO谢安则向我们解释了这背后的原理:

“要把一个人做得很像是不难的,蜡像馆的蜡像和真人也都差不多,难的是如何把一个人讲话的神韵做出来。每个人牙齿的结构,舌头动的方法,肌肉和皮肤的皱褶都是不一样的,所以当一个人讲话的时候,你没办法完全复制他的动作。

一帧一帧地去画出她的动作太浪费时间了,必须用一种物理学的方式,把脸(的结构)推断出来,然后去计算它如何去说话、如何去唱歌。最好的方法是你有他牙齿的记录,在活着的时候扫描过。但邓小姐已经过世了。我们有200多个艺术家不分昼夜地揣摩邓小姐的的神韵。这也是制作过程中最困难的事。”

在谢安看来,经过三四年的修改,艺术家们对邓丽君小姐的气质和神韵把握得更到位了。《今日君再来:虚拟人邓丽君音乐奇幻SHOW》中,邓丽君小姐的服装造型全是新的设计,但却更加接近邓小姐本人的表演。

音乐剧以邓丽君最喜欢的蝴蝶作为意向,串连起歌曲和邓丽君一生的美丽故事,还加入灯光、香气、舞台设计和同台演员的精湛演出,让观众和邓丽君离得更近。邓长富先生表示,邓丽君虚拟人音乐会今年还计划在大陆地区演出五场,地点分别是济南、西安、南京、成都和重庆。

虚拟人未来可能和困境

特殊的时代造就了邓丽君,这个柔美又怀有乡愁的的邻家女性翩翩而来,抚慰了一代人的心。而如今,虚拟人技术所能复活的她也同样呼唤着我们美好的回忆。

虚拟人技术安慰了亲友和歌迷们,也帮逝者实现了未了的心愿。邓丽君小姐生前希望来大陆演出一场的心愿就已经由虚拟人实现。邓长富先生还向PingWest品玩表示,未来邓丽君小姐的虚拟人还将和真人一起演出影视作品,预计电视剧将在今年8月开拍,明年下半年结束制作, 届时将在两岸三地播出。

dlj003

邓丽君虚拟人音乐剧现场

邓丽君小姐在音乐剧中的服装造型是全新的,数字王国也表示将来会让邓丽君虚拟人演唱一些新歌曲,声音参考邓小姐原音和音色相近的歌声,配合后期制作完成。

在帮助逝者完成新的表演之外,虚拟人还有无限可能:例如帮助演员完成有危险、甚至真人无法完成的演出,甚至造出一个全新的虚拟人偶像。谢安表示,数字王国目前最重视的还是虚拟人的法律和伦理问题。

数字王国表示,目前虚拟人技术只有他们一家公司可以实现,并没有先例可以参考。他们对已故虚拟人的版权问题十分重视,虽然目前还没有针对虚拟人版权的专门法律,但他们会在合同中仔细规定好虚拟人的行为,并充分尊重家属的意见。

对于完全虚拟的虚拟人偶像的伦理问题,数字王国目前也还在探索当中。谢安表示,虚拟人有很大的想象空间,虚拟偶像不能跳槽,研发虚拟偶像的公司就是其终身经济公司,这对于公司或许是有利的。但虚拟人相比目前已有的虚拟偶像(如初音未来等等)更为真实,但也更容易引发伦理问题,粉丝们是否会将虚拟偶像当作真人、如何处理过气后的虚拟偶像都是将来可能面临的问题。

数字王国目前在虚拟人项目上依然很谨慎,除去邓丽君外,也只与梅艳芳家属签订了虚拟人制作协议。你会希望已经去世的偶像以虚拟人的形式再度和你见面吗?希望看到哪位艺人的虚拟人?大家也可以在留言中讨论哦。

很抱歉,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本站暂时关闭评论,欢迎移步至品玩App发表您的评论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