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la西行漫记第5天:续航不足、拖车失联,Tesla的最危险时刻刚刚到来


过昨天2次换桩,两台Model S在早晨出发前获得了490公里、满电的续航里程。但我们遇到的一件很棘手的事情是:今天的行程——从敦煌到格尔木全程530公里,超出额定里程30公里之多,这意味着正常行使的状态下(除非一路下坡),我们始终无法超越这30公里的障碍。

为了应付这30公里的“阿琉克斯之踵”,Neo最终决定将这段行程分成两段,中途沿路拐进入大柴旦城,全员吃饭并补充电力。在1天前,Neo公司的电工也提前到达了该地的一家宾馆已经建立了建议的充电线。

上午10点,开始南下!

车队行使了大约2小时,对讲机里传来了两个拖车师傅的模糊不清的杂音。杂音消失我们再恢复的时候就没有了回音,最初我们以为是对讲机出现故障,但中午12点半左右的时候我们发现拖车已经完全失去了踪影。最奇怪的是拖车师傅的电话也无人接听。

我们和拖车的师傅失联了!

12点44左右,拖车传来消息:由于气压低,拖车的水箱中的水竟然沸腾了,水汽从车前盖中飘了出来,无法正常行驶了。我们在等车的时候靠早餐打包的鸡蛋、咸菜、面包解决了午饭。然后决定让拖车慢慢行使,我们加快速度赶到大柴旦去充电。由于商务车也提前出发置办前站事宜,两辆Tesla Model S将独自上路!

经过几天2000多米海拔的“平地”之旅,我们再次攀上了3000多米的高原。Model S两侧闪过的草原包裹着起起伏伏、笔直的公路。车辆行至一个几乎无车经过的地区,Neo下车抻了一个懒腰。“高原,我们回来了!

车辆行驶了120公里后,路标显示我们距离下个充电点大柴旦城还剩220公里,此时红车剩余里程258公里, 白车为266公里——这是一个相对紧迫的续航里程,如果余路依然是上坡我们很可能受困于这30公里的差值,无法顺利到达目的地。

事情的转机就发生在7公里之后。公路的走势出现了变化——水平仪显示海拔正在逐步降低,这意味着接下来遇到的就是让汽车回收动能的下坡。屏幕的耗能情况显示汽车的续航里程飙到了999KM,一条呈90度的绿线笔直的垂落下来。

为了给汽车拍一些更有趣的照片,昨日刚刚抵达敦煌的Tesla中国工程师Ted(左三)带来了5个Gopro Hero 3,我俩一路挨个刷机、安电池,折腾了大约2个小时,终于竣工了。5个Gopro加入我们的西行之旅。

续航里程焦虑症缓解了一些后。4点半左右的时候,汽车前方突然出现了一个安检路口——我们到了鱼卡安检口。当Model S靠近后我们被哨卡武警要求出示身份证和驾驶证。我走出车门去登记,猛然看见前方白房子中的武警正拿着抢指着我们的方向,而且没有丝毫移开的痕迹。 我被勒令收起相机,此时的氛围真令人紧张。

过完安检几分钟后我们进入大柴旦城,此时两辆Model S的续航里程剩余50-60公里。进入城区后我们在一段土道上升高了悬架,一路奔到了临时充电的小院。此时算了一下,我们距离格尔木还有200多公里。

虽然Neo公司的电工已经帮我们接好了充电桩,但相比有红色充电柱的桩状产品,我们更像是扯出了一根电线临时充电,但相比两者这也仅仅是样子不同,外观和样子不会影响充电效率。插上充电线,电压229,电流32安,每小时得到43km的续航。

我敲出以上字的时候天色逐渐安了下来,气温骤降到只有零上10几度。我裹着Neo的棉服,静静地等着电池的数字蹦上200。

我想,西行真正的挑战从现在才算正式袭来。

 

汽车科技博客SHIFT 记者已随Tesla出发,他们将如何解决充电问题?丝绸之路上会面临哪些挑战?电动汽车能否征服自然?PingWest正在全程直播此次西行之旅,直播专题请点击:Tesla西行漫记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