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la西行漫记第7天:从格尔木奔向沱沱河,我们把Tesla开成了越野车

我在去往安多的车上再次回忆那一天发生的事情。从早上鲜花盛开、漫天彩虹的草原到堵车、寒冷、泥泞不堪的土道,真是诧异那一天早晚迥异的遭遇。

当天早上出发的时候,我们的确提前一晚收到警报:你们将度过西行路上最艰苦的一天——要在一天时间内赶700公里的山路,从2000米的海拔盘旋上4500米的高原,中途的天气变幻莫测,在40多度的夏天瞬间碰到零上几度的冰雪是常有的事情。

出发前我们增添了很多之前没有用到的设备,比如一系列抵抗高反的药品以及沿途需要的食物——大大的氧气枕头,压缩空气,抵抗高反的药物红景天等等。这些东西把Model S的前、后背箱塞得满满。一行人要去长征的感觉。

离开格尔木市的高速收费站,Model S驶入了盘山公路。沿途两侧的砂石常遮挡弯道处的视野,狭窄的路上还时常有运土的火车迎面而来,我们把车速控制在60km/h左右。在我没事的时候算了一下,这么开,我们可能得开到明天才能看到目的地。

“还真是按照长征走的。”

过了砂石路,我们迅速上升到到了海拔4000米,我略微感到头疼,呼吸急促。下车休息的时候从蹲坐的状态猛然起身顿时天旋地转,急忙吸了几口压缩氧气,心理感觉是舒服了。当我发出一句长长的“爽”音,栾超说你像电影里那些刚刚吸完大麻的主。

车队越过一个山头后,天气突变,雨点逐渐落下,没多久转变为一场大雨,我将手伸到窗外,湿冷的雨点砸在手上,瞬间我感觉秋天来了。伴雨行使30公里,雨过天晴,我们走过的道路方向架起绚丽的彩虹桥。这个情景让我在一瞬间忘记了赶路中途的一些未知。哇,这里真的是太美了。

但是,良好的感觉只持续了2小时左右。当我们在下午4点钟到达补给站的时候,车门外寒冷的湿气争抢着钻进车里,我马上被拉回“你真的是在荒郊野岭”的现实中。

中途补给地区位于五道梁镇,该地只有几十户商家,大多是从事饭馆和修车生意。Neo事先联系好了一家修车铺,打算利用一根UMC移动充电线给车充电。但问题是我们车上只带了一根充电线,无法给两台车同时充电。此时两车剩余120左右续航里程,我们下一个目的地沱沱河还有150公里。在路况不清的情况下,两车如果不想中途被拖走或者“挑战0续航里程”,就一定要充电。

“我不想用拖车。”Neo说。

事实上,在最初的行程计划书上,今天的计划是一路拖车而行。Neo则坚持临时补给,让这趟旅程发生一些可承受范围内的挑战。最后Neo决定先给红车充电,续航里程接近200的时候再为白车充电。

等待充电的过程中,高原悄无声息的入夜了,周围气温骤降到零上几度。我瞬间感觉从热带穿遇到了北极,马上用衣服把自己裹了起来。

相比寒冷,最郁闷的是大家都出现了轻微的高原反应——呼吸不畅,严重困倦。一直驾驶白车的吴筝为了恢复一点点体力,吃完饭就倒在车中眯了一会。我们其余几个人为了保持清醒,在一家餐馆内喝着热水有的没的聊着。

接近傍晚10点,白车和红车分别获得了170和180的续航里程——不能再拖了!全员迅速出发,开始在黑夜(伸手不见胳膊的夜色)中赶往距离此地150公里的沱沱河镇。

刚上路天就开始下雨,加上早先下过的雨水,原本就是土道的道路变成了泥塘。我们把速度控制在40-60公里,拖车也自告奋勇的把两辆Tesla Model S夹在中间行使。我们可不想在这种糟糕的天气下陷进哪个出不来的泥道里。

然而,道路出乎想象的难走,40多分钟我们才走了10几公里(可见我们开的多艰辛)。然后我们遭遇了此行最冷人担忧的“灾难”——道路狭小的拐弯点处,一辆大型油罐车的车轮陷进泥里无法动弹,随着两个方向的车辆聚集增多,交通完全瘫痪。我们被困在的位置的道路两侧是陡峭泥泞的崖道,这意味着我们除了等待什么也做不了。

挺了10分钟,停在油罐车后方的大货车企图用绳子栓住车尾将油罐车从泥里拽出来,但没试几下绳子就断掉,罐车的后保险杠也生生的被拽变了形。

30分钟过后,情况没有任何好转的征兆。两辆Model S在寒冷的气温下电池开启恒温保护在不断损耗电量。我们关掉了空调、音乐、把中控屏幕调到了最暗,但依然每10分钟消耗1公里续航里程。11点20的时候白色Model S的电量剩余137,此时距离沱沱河还有110多公里。

大约11点半,一辆挖掘机拯救了油罐车,成功拖走了这个拦路虎。但前车到达陷车路段的时候,对讲机传来了很糟糕的消息:坑洼的泥水中混杂着石头,底盘离地最高只有一个手掌大小的Model S过路时很可能会刮蹭、拖底。

Neo驾驶着红色Model S停在路头上慢慢尝试了几次,拖车师傅看情况大喊:赶紧倒回来! 话没说完,红色Model S晃晃悠悠的骑上了这段泥道。中途我听见咔嚓一声,底盘确实被刮到,但好在经过几个坑后,就顺着起伏慢慢晃了上去。两辆车最终顺利经过这段100米左右的沟壑。上了稍微平点的路,我对栾超说:这是Model S世界范围内走过最崎岖的一段路了吧。“我们成功把一辆超级跑车开车了越野车”。

又走过了30公里左右的土路,白车的续航里程剩余108公里,导航粗略计算的路程是98公里。10公里的差距,我们第一次离没电走的这么近。“上不上拖车?” Neo想了想:不用!下一段会是稍微平坦的公路,耗电应该会大大少于土路时的耗电量。“继续开!” Neo 说。

一段上坡之后,GPS显示车队攀上了4500米的海拔,我和驾驶白车的吴筝头疼地只想睡觉,我们吸掉了白车上所有的4罐压缩氧气,还在继续打开剩余的氧气枕,并心理上暗示自己:这样就好过了吧。

忽然,前方出现了一片大雾,两车10米左右的距离仅能观察到尾灯。领头车的司机师傅说:我们已经到达烽火山顶啦!你们已经在云中开车了。听完这段话,我就彻底晕睡过去了。

当车队开始减速的时候,我从迷迷糊糊的高反困倦中醒了过来。凌晨1点半,车辆缓慢驶入位于沱沱河城镇的长江宾馆的院子,我们看到宾馆的两个充电桩车位被一辆车误占了。我们不得不叫醒车主挪车。终于快将近2点的时候,两辆被泥点包裹的、浑儿画的Model S开始充电。电压220左右,32A电流10小时左右充满——今天的收尾还算顺利。

收拾了下车,红白Model S中的6人走出停车院,向宾馆走,此时,这个寒冷的城镇路上只剩惨白的路灯。

“今天我们走着走着,就把一辆超跑开成了越野车。”

“明天还有什么?”

“预报说:唐古拉山口正在下暴雪…”

 

● PINGWEST旗下 汽车科技博客SHIFT 记者已随Tesla出发,他们将如何解决充电问题?丝绸之路上会面临哪些挑战?电动汽车能否征服自然?PingWest正在全程直播此次西行之旅,直播专题请点击:Tesla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