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与极路由:批评不应当盖过掌声

36

王楚云这两天有些焦虑——因为要发布新产品,所以10月22日极路由一代半价促销,这引发了不少人对其成本和定价的质疑,认为作为一个路由器,原本199的价格“卖贵了”;而在11月6日,“极贰”发布后,除了产品层面的争论外,还有不少刚刚买到上一代产品的用户对此感到不满。作为目前中国除小米之外,少数拿到较大笔投资的硬件创业公司之一,极路由也遇到了“小米式烦恼”。

其实,王楚云在创业之初想做的是专门为苹果设备提供加速的路由器,那时他看到不少用户为苹果App Store的速度烦恼,就希望通过路由器来解决这一问题。可令他没想到的是,苹果公司突然与蓝汛合作,解决了这一问题,原本的产品突然就没有了用武之地,这对一个创业公司来说,可谓是灭顶之灾。

为了活下去,极路由迫不得已的将卖点改为了可能触犯政策风险的和广告生态圈利益的两个功能。它们不仅救了极路由一命,还让它“火了”。迅速获得用户、引起资本的肯定,王楚云突然就得面对幸福的烦恼——毕竟,一旦声音大起来,“那两个功能”肯定是不能留着的。所以最后,极路由将最基本的“网络加速”作为了当前阶段的主打功能,希望通过占据人们家庭上网的最上游,来做互联网的延伸服务。

但随之而来的,是舆论的口诛笔伐——有人认为极路由曾经放上着两个功能是“炒作”和“虚假宣传”;还有人得把极路的硬件成本估算了一遍,认为他们在价格上也在欺骗用户,牟取暴利。

实际上,不仅是极路由,这种衡量定价的方式也经常发生在小米、苹果等硬件公司身上——一旦你发布了一款新的硬件产品,总有那么一帮人会不辞辛苦的通过你的配件表,把你的硬件成本挨个揣测一遍,再合计上你的出货时间,最后得出一个结论:你们卖期货、你们卖贵了。对于这些为各家硬件厂商定价操碎了心的人,我只想说一句:“你们辛苦了,有这闲功夫你们还不如自己买堆零件回家组装呢”。

换句话说,没有哪家硬件厂商是做公益事业的,其背后的研发、后续服务等成本也是我们难以估量的,只要用户愿意付费、只要产品对得起用户,那么厂商尽可能多的赚取利润,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另一方面, 对于创业公司,我们不应当太过苛责——无论是小米还是极路由,他们面对的都是比自己体量大得多的竞争对手,在许多情况下,都得被大公司、市场和资本推着走。例如,极路由选择在这个时机就发布新产品,就是因为他们看到小米、奇虎360、百度都要做路由器,只能逼得他们快速迭代,争取跑在前面。同时,作为不同领域新模式的创建者和探索者,整个创业过程本身也是一个 “从0到1“的试错过程,况且,他们都没有做什么伤害用户的事情。

我们应当看到的是,小米、极路由这样的公司,他们突破了固有的行业模式,引发了新一轮的变革;他们在产品上细作,不曾用恶意手段去挤压竞争对手;他们为硬件创业者们打开了产业链的大门,吸引了投资者的目光。对于这样的创业者们,批评不应当盖过掌声。

注:图题来自网络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