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投资孙宏斌”

2007年年关,创业失败者孙宏斌坐在人民大会堂里。作为顺驰地产的创始人公开叫板万科的场景还历历在目,一切的变故来的太突然——面对老牌地产商的剿杀,顺驰从全盛走向崩盘只用了三年。

输掉一切的孙宏斌心有不甘,据说曾在KTV里歇斯底里地唱崔健的《一无所有》来发泄胸中郁结,一次唱两遍。

要不是有老领导柳传志的提携,2007年的孙宏斌,这种已被中国主流商业界“盖棺定论”了的失败者,怕是无缘招商银行这种规格的答谢会。

中国第一代创业前辈柳传志在席上对小孙语重心长地说:“你做企业别的都挺好,就是有一点,太急躁了。如果把心态稳一稳,我相信你能再次起来。”

这话柳传志在顺驰风头最盛的时候就托人和孙宏斌说过,孙宏斌当时杀红了眼没听。这一回小孙不置可否,然后就真的从中国商界消失了几年。

不过,柳传志看人没走眼。销声三年之后,2010年孙宏斌带着他的融创中国重回地产界——10月7日,融创中国控股有限公司在香港联交所挂牌上市,“孙疯子”回来了。

2016年,王健林凭借一首《一无所有》红遍微博,大家都称赞说他是被商业耽误了的歌手——“明明是我先唱的”,孙宏斌转过年就把万达文旅买了。

融创以631.7亿的价格,从万达手里收购了万达13个文旅项目以及76个酒店,因为金额巨大,孙宏斌又一次走到台前,更是引发了外界的各种猜测——“孙宏斌何许人也,投了乐视收万达”,“万达的逻辑在什么地方?”、“这小子是什么背景?”

当孙宏斌的各种过往从点连成了线,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惊天大逆转的电影剧情。孙宏斌看起来性格倔强,他当年有过很多豪言壮语,今天为外人所叹的这些惊人举动,可能早就在脑子里演习了一万遍。

但孙宏斌却说自己不是一个激进的人,“我骨子里是一个偏理性的人,厌恶风险,自己开车很慢,不允许司机开快车,过马路一定等人行道绿灯。”

“不知妻美刘强东,普通家庭马化腾,悔创阿里杰克马,一无所有王健林……”在这个顺口溜还没过气的档口,孙宏斌成功挤了进去:“理性投资孙宏斌。”

 

孙宏斌的“互联网”思维

1994年出狱后,柳传志和孙宏斌在新世纪饭店楼顶上的那家川菜馆吃了午饭。

他告诉柳传志自己准备做房地产代理,柳传志问他:“你行吗?有什么优势?”他便将自己的设想和盘托出。柳传志说:“如果要什么的话,我个人,包括李总,包括张总,我们以个人名义入点股,投点钱……”

柳传志惜才,孙宏斌就是那个大才子。大败局里吴晓波对孙宏斌也有一段描述——孙宏斌25岁就被柳传志定为接班人,后因其野心太大,被柳亲自送进大狱,出来后,又被柳认为是唯一的朋友,并给了50万元的启动资金,认为孙是“能一眼把产业看到底的人。”

50万元,顺驰地产中介诞生。

随后是顺驰对地产圈子风卷残云般的突袭。

2003年9月,石家庄一块地块拍卖,顺驰一名工作人员当着河北最大开发商卓达集团老总的面以超出接近2亿的价格将其击溃——卓达老总报价4.25亿,顺驰这名工作人员叫价5.97亿。顺驰成了土地市场的“搅局者”。

2003年12月,顺驰正式走到台前。在华润等巨头面前,起价高达4.3亿的北京大兴黄村地块,北京土地“第一拍”,顺驰一鸣惊人,孙宏斌带着9亿的天价将其收入囊中……然而,顺驰的疯狂也才算刚刚开始。

孙宏斌当时的战略其实就是——以地块为核心迅速做大规模。

为此,孙宏斌也与地产界的标志性人物万科王石结下梁子——2004年1月,一块被王石看中的苏州工业园地块,又却被顺驰以27.2亿夺走。孙宏斌继续他的疯狂。

2222

铁打的孙宏斌流水的财经记者。你哪来那么多钱这个问题孙宏斌在14年前就被问烦了答案也写在当时的报道里。

孙宏斌并没有三头六臂,他其实当时做的策略很简单——控制付款周期以及加快回款速度,以此来平衡现金流。有媒体曾报道过他如何调整节奏:

比如表面上花了上百亿买地,但购地款的支付时间都不一样,完全可以先后错开。一旦地到手,孙宏斌只有一个要求——快:快速销售、闪电回款、火速开工。设计招投标要三个月?不行!给设计院打电话拿现成图纸;地里还是草?赶紧!上午盖售楼处下午开卖;房子施工要一年?那哪成!告诉施工队三个月必须完工……靠着逼死人不偿命的节奏,外加财务部一周一次调配预算,顺驰竟然扛了过来。这道理同行都懂,但没人会像孙宏斌那样,敢把自己往死里逼。

顺驰从做房地产中介起家的,对比当时其他地产商有非常大的信息优势。顺驰进军一个城市之前,会先把中介业务推进去摸清市场基本盘。同时以信息为导向,去孵化楼盘以外的附加价值——这与互联网时代来临万达搞的商业地产生态圈可以说是一样一样的了。

但毕竟那个时代还没有互联网,信息的不对称和资源整合也没达到能赋予融创更多价值的地步。最终,顺驰死在了对于信息误判的疯狂扩张上。

融创中国从一开始,孙宏斌就说要最大限度的避免再走上一条顺驰式的崩盘路。

然而,孙宏斌似乎也走进了另外一个极端——一段时间内,融创没有了任何顺驰式疯狂扩张的影子,规规矩矩,对比一些新锐地产商甚至有些低调的过分。但他也时常会陷入纠结,2011年媒体采访孙宏斌时——“我现在比较纠结的是,我们去买地,负债就会上升;我们不买地,就错失了购买良地的大好机会。”

面对曾经的自己,他内心应该还是痒痒的。

在乐视和万达之前,融创中国的成绩已经远超顺驰顶峰,但真正再次走到地产行业外,走到公众面前,还是2017年以来的这6个月。

直到今天,孙宏斌依然希望做着核心地产生意,继续拓展地产的边界,实现产业联动——这是顺驰没做成的,万达正在做的和融创即将做的。

 

面对乐视的理性和冲动

“我其实不是一个激进的人。江湖上都说我激进,我真的不是一个激进的人,我骨子里是一个偏理性的人,厌恶风险,自己开车很慢,不允许司机开快车,过马路一定等人行道绿灯。之所以被认为激进是因为我觉得没想好的事坚决不干,想好的事就坚决果敢的去干。朋友说人有不知死和不怕死之分,我应该是不怕死的。”

2013年8月孙宏斌在微博写下这一段话,虽然这离孙宏斌的顺驰时代已经相隔了几年时光,但这和人们想象中的激进疯狂的孙宏斌还是严重不符。

222

两年后,融创中国收购佳兆业告败。融创中国发布公告称——由于出售事项的条件不能在短时间内达成,经过佳兆业董事会的考虑不再向融创出售旗下上海4个项目,佳兆业也向融创退回了10.37亿元的资金。孙宏斌选择退后,并不激进。

有趣的是,孙宏斌在面对媒体,第一次谈到对于佳兆业收购案失败原因时提到,“佳兆业财报都出不来,大家还是觉得我不会走,其实我不是**(京骂)”。

孙宏斌骨子里还是有一股劲,随后在沟通会上补了一句,“那些持有股票的人,能卖赶紧卖,而且可能复不了盘,因为佳兆业的报表永远出不来。”

说这些话的时候,台下坐着的正是数十家大报媒体。即便是合作不成,也很少有上市公司老板在开发布会的时候这么喷对家。可见对孙宏斌对“垃圾”的暴脾气其实还挺大,绝非什么盘都接的“老实人”。

与之相对的,当2017年年初融创中国宣布收购乐视的时候,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融创是不是**(同上文)?乐视这么“垃圾”的公司都要买?

但在发布会上,孙宏斌妙语连珠表现得十分高兴、很自在。虽然在媒体记者相当直接的关键问题上支支吾吾,啥也不愿说。但看起来,孙宏斌背后藏着小心思。

hongbin

孙宏斌在发布会上说第一次和贾跃亭见面是“一见钟情”,当晚聊到深夜基本就决定要投了,似乎并不是什么理性决策。但至少和佳兆业不一样,乐视还是能把报表做出来的。

另一个细节是,孙宏斌在许多场合都夸过乐视汽车,也夸过汽车产业。但乐视的汽车融创一点都没投。

对贾跃亭“一见钟情”是真,把他“保”出去做汽车是孙的感性;对乐视网业务的认可也是真,所以要把贾跃亭“赶”出去自己好好经营是孙的理性。

感性的归感性,理性的归理性,并不是一码事儿。

 

收乐视、买万达,还是为了顺驰的一口气

孙宏斌和老对手必须一直唱反调,绝不松口。王石是他的老对手。

顺驰冒进失败之后,孙宏斌经常反思自己。不过虽然吸取了失败的教训,但孙宏斌表现出一股“该怼的人还要怼”的劲儿头。

顺驰的时候,孙宏斌评价过北京上海的房地产是垃圾,因为那会儿万科的主要业务在北京上海。后来融创进入北京,王石对融创评头论足,孙宏斌进攻意识很强。

2013年9月,孙宏斌发了一条微博,点评王石,火药味很浓,但态度却和当年评价北上广的垃圾房论调刚好相反——“王石点评融创拿农展馆地新闻:精明的李嘉诚先生在卖北京、上海的物业,这是一个信号,小心了!很多媒体问我,我说一是我对王总的判断和判断依据很惊讶;二是对市场的判断有分歧很正常,我们继续看好北京上海,尤其是北京上海的稀缺地块 ;三是感谢王总的提醒,我们会以如履薄冰如临深渊态度对待风险。”

然而在那条微博前一个月,孙宏斌还发了这样一条反思自己的微博:

“每个人每个企业都会犯错误,承认错误改正错误,我们就会进步和发展。但承认错误其实很难,尤其是对曾经成功或是位高权重的人,有时候错误就像皇帝的新衣,别人都知道都不愿意说,自己也知道就是不愿意承认。处在任何位置的人承认错误都不丢人,都是加分的。分辨对错不难,承认错误改正错误需要勇气。”

4444

2013年,南方周末采访了孙宏斌。孙宏斌已经不再像当年那么冒进,摆出一副与过往划清界限的模样。但他的脾气却并没有收敛:“万科产品也就做成那样,地产江湖上怎么总是任志强、冯仑这几张老脸在唱戏啊?”

这话翻译过来就是:“不是我说,这么多年过去了,在座的各位还是……”

言下之意,顺驰虽然走了弯路,但我老孙想做的——不只是地产——你们一个都没做成,白白耽搁了那么多年还是要等我来革你们的命。

孙宏斌时而冲动,时而理性,但骨子里,却一直是偏执。

 

融创的选择

融创进入乐视前,孙宏斌先是和贾跃亭聊完,转头又约了孙宏斌口里的“长辈”、“亦父亦友”的柳传志又聊了一次。在孙宏斌眼里的柳传志——比他高多了,更超脱,方向感更好,见的世面也大。虽然柳传志的建议孙宏斌不一定全听,但很有价值。

1月13日晚间,乐视发布公告称,已经获得包括融创旗下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睿汇鑫)以及华夏人寿、乐然投资等合计168亿元的战略投资。在168亿融资中,融创中国旗下嘉睿汇鑫投资约占到150亿。

7月6日,王健林和孙宏斌第一次正式见面,十几分钟就形成了初步意向。签下保密协议后,孙宏斌就抱着王健林和盘托出的项目账本回去看了三天。

7月10日上午,融创以631.7亿的价格,从万达手里收购了万达13个文旅项目以及76个酒店,速度之快,金额之巨大,引人浮想联翩。

“孙宏斌到底何许人也?背后是怎样的权利交锋?这是为国接盘?”

没有人知道。但这次柳传志选择坐在了媒体人何伊凡的采访桌前,谈到孙宏斌——即使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对“小孙”的评价依旧没有变——“小孙这个人,做事没有留余地,他的风格就是往前冲冲冲,这是性格使然。”

“别多想,这就是个买卖。”

乐视和融创的发布会最后,面对如此“正经”回答问题的贾跃亭、台下的一堆媒体发问,孙宏斌看起来像是实在绷不住了,云淡风轻地说了这么一句。

面对王健林选择让万达大撤退,孙宏斌选择让融创实现地产大文娱+方向的惊天并购——这一次,孙宏斌憋住了,多余的话什么都不说。

我想,大概是“孙疯子”回来了。

 

本文全部事实援引自公开报道,主要参考以下历史报道:

孙宏斌被柳传志送进监狱,如今138亿收了联想系41家公司

地产骇客 顺驰中国

融创董事长谈佳兆业收购失败:报表永远出不来

入狱那一年,孙宏斌与柳传志发生了什么事?》、

孙宏斌:“地产骇客”的慢生活

财新封面:4天决断700亿

柳传志、孙宏斌不得不说清楚的故事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