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的“VR之都”运动与新时代的大炼钢铁

“腾讯全球合作伙伴大会”是自腾讯推出开放平台以来最为重视的行业会议之一。它是腾讯“开放”战略的官方宣传舞台,还是腾讯的合作伙伴和准合作伙伴们了解开放平台新规则和未来一年动向的窗口。在2011后的5年时间里,腾讯开放平台已经是国内最大的互联网开放平台,越来越多的中小开发者从中获得了流量资源、技术支持和直接的经济收益。这是件好事。

当这么一场几千人规模、汇聚了互联网最热门领域从业者的会议在全国不同城市巡回举办的时候,合作办会的当地政府自然是欢迎的。它带来的不仅仅是宣传和经济效应,还直接为各地互联网从业者与当地交流合作提供了契机。2014年的举办地三亚和2015年的重庆,都通过合作办会多多少少凑上了这份热闹,哪怕平日里这两座城市其实跟“互联网”和“双创”很难搭上关系。这勉强也算件好事。

但当今年的腾讯全球合作伙伴大会来到福州,福建省政府在大会上拼命给福州贴上“全国VR产业基地”的标签怒刷存在感,一份腾讯官方发布的《2016互联网创新创业白皮书》也指定福州为“VR之都”的时候,我开始觉得这事儿有点不对了。

其实,这场由政府推动的、把福州打造成一座“VR之都”的运动从今年年初就开始了。今年2月,福州宣布建成了全国第一个VR产业基地;4月,福州市政府专门出台了VR产业的专项扶持政策;6月的时候一个名为“东湖VR小镇”的VR主题小镇在福州下属的长乐市正式开放,坐落其中的是VR体验大街、VR创客空间、VR社区等与虚拟现实产业相关的商业地标。尽管我不知道福建省和福州市政府扶持VR产业与把腾讯合作伙伴大会引入福州这两件事孰先孰后,但它现在明显成了整个“造都”运动的一部分。据说,福建省为了促成这次合作,为腾讯提供了不小的行政配合和资金补贴,本地的互联网公司网龙也在其中牵线搭桥——就是那家被百度19亿美元收购的91无线的曾经的母公司。腾讯也客气地把福州作为“VR之都”写进了《白皮书》里,甚至把主会场内的黄金展位都给了VR公司。

我特地在主会场展厅转了一圈,想了解这个城市何以成为“VR之都”。结果我发现,除了“东湖VR小镇”的展台之外,其余VR展台的厂商都是来自全国其他城市的腾讯合作伙伴企业。除此之外,整个会场与福州有些关系的元素只剩下了福州进出口商城、福州软件园和福州高新技术产业园三个展位。这些上个世纪的名词,显然跟虚拟现实没什么关系。

于是我只能从“东湖VR小镇”展位的宣传材料中感受这所“VR之都”的魅力:东湖的VR企业公园首期酒建立了7万平米的VR企业社区,首批签约企业和项目总额度近2.5亿元;福建已有公司研发出了VR核心芯片和AM显示屏产品;众多电子企业具备制造VR整机的能力。

然后我就明白了,福州的“VR之都”运动与一些地方政府的“政府搭台、经济唱戏”其实是一回事。这种眼巴巴望着北上广深互联网和双创浪潮干着急、想搭个互联网顺风车的想法,和上世纪90年代的“招商引资”和“大力发展经济”也没什么不同。它们都和刚建国那会儿呼吁大家大炼钢铁的初衷差不多——还不是急功近利和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心态给闹的?

可互联网行业的钢铁不是这么炼的,互联网地标也不是这么来的。海淀图书城的那条步行街在成为创业大街之前,就有车库咖啡和3W咖啡等创业咖啡馆在此落脚,创业一条街的想法最初是车库咖啡创始人苏菂的主意,从实行和落地都费了不少工夫;阿里巴巴和在它周围活跃着的创业生态给杭州打上了“电商之都”的新标签,也是在阿里巴巴成为中国互联网奇迹之后的事;华强北的诞生受益于深圳改革前哨的地缘优势,可它也不是靠政府钦点着出生、搀扶着长大的。甚至横店影视城——它之所以从一个默默无名的小镇成长到中国影视剧拍摄重地和旅游景点,也是以1996年横店集团创始人徐文荣主动为谢晋导演的影片《鸦片战争》建设“广东街”为起点一步一步蹚过来的。

尽管这些地标诞生的过程中本地政府逐渐起到了越来越大的作用,可它们与“东湖VR小镇”有着明显区别。没有中关村附近新浪、搜狐、去哪儿、爱奇艺、微软等科技公司和逐年升温的互联网创业潮,创业大街不可能凭空就拔地而起。同样,阿里巴巴十八罗汉在创业初期鼓吹电子商务的时候,杭州政府也没想到这家公司在十几年后能有这样的体量。

再换另一个角度想,中国的VR产业已经繁荣到需要一个“VR之都”的程度了吗?至少从2014年起,行业里的各色人等每年都会定义当年为“VR元年”,但无论是VR硬件、解决方案和内容,发展到今天也就那样。国外Oculus、HTC和索尼等公司的VR产品都还谈不上成熟,国内倒是出了不少抄袭Cardboard这种低成本硬件的鸡贼创业公司。这几年,正经的VR公司都在解决VR画面的时延和操作者的晕眩问题,寻找人机交互最自然的方式,开发足够有趣和有代入感的游戏,可即便如此,还是有不少创业公司在“资本寒冬”里被冻死了。现在有人告诉我,光是这个刚刚建起来的“东湖VR小镇”首期企业和项目的签约金额就到了2.5个亿,还是在一个此前从来都不是科技活跃之地的县级市,我怎么就那么不信呢。

更神奇的是,这个“东湖VR小镇”是奔着“VR体验中心”去的,不仅VR创业和相关公司、各式配套设施一应俱全,开发商还贴心地把周边交通、住宅和休闲娱乐场所也一并规划完了。比起还在吃黄太吉煎饼、在华清嘉园里窝在民宅里办公的互联网创业青年,来福州扎根的VR创业者们实在是太幸福了。这次我没能有机会亲眼看到“东湖VR小镇”的真貌,但总是很担心它的结果像我之前见过的、由政府主导的“双创”项目一样。这个“VR小镇”让我想到的不是创业大街,而是北京远郊区县大片的空无一人的创业创新园区,以及我的家乡、一个三线小城市里挂着“现在不发展电子商务 十年后将会无商可务”标语的电商基地——当然,里面也是空的。

其实,比起福州,我觉得横店才适合被叫做“VR之都”。如今的横店影视城规模宏大,还聚集了一大群被叫做“横漂”的群众演员,形成了一个特殊的生态,就像是车库咖啡里身怀绝技的草根创业者们一样。横店影视城里的布景从上古到当代一应俱全,你完全可以从唐朝穿越到民国,从吕不韦演到梅长苏,整个儿就是一场大型的虚拟现实啊这。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