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编辑室】KOL之死

东汉兴平二年,公元195年,李傕、郭汜攻陷长安,为害都城。“小霸王”孙策击破曲阿,扬州刺史刘繇败走豫章,急急如丧家之犬。三国著名KOL(关键意见领袖)、名士许劭随刘繇奔逃,途中染病,生命垂危。

这天,许劭喝完汤药,突然吐血三升,眼见就要撒手人寰。许劭子许亭倚门痛哭,“父亲年不过五十,为何天妒英才?”

许劭叹道,“想我一生,战战兢兢,谋定而后动,以求趋福避祸,全吾老幼,谁知道最后落得如此下场。也罢,此为天数不可违。亭儿近前来,容我交待几件后事。”

许亭连忙来到床前,握住许劭双手,眼角犹有泪痕。

许劭问道,“我死之后,你愿以何为生?”

许亭欲言又止,得到许劭鼓励,大胆说了下去,“孩儿想像父亲一样臧否天下英雄,每月初一发’月旦评’,令天下舆论唯吾马首是瞻,不费一枪一箭而成豪强门上贵宾,岂忧荣华富贵?”

许劭脸色大变,强行坐起身子,“万万不可。我死之后,你可以从军、为农、经商,但万万不可学我品评当代人物。”

许亭不解,“父亲当年给曹孟德’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评语,他才能显名天下。如今曹操已经击走吕布,平定兖州,眼看要有一番作为。为何我不能学父亲识豪杰于微时,助其扬名立万,我亦能留名千古?”

许劭斥退屋内仆人,叹道,“也罢,今我之将死,不妨告诉你臧否人物的背后冷暖。当年,我与许靖都喜欢品评当代人物,适逢乱世,英雄辈出,当然也不乏那欺世盗名之徒。我俩结交广泛,又不随波逐流,无真才实学之人能骗倒众人,却骗不到我俩。故此,那’月旦评’一经发出,即刻洛阳纸贵。”

许亭大喜,“父亲从小就说我天资聪颖,知人善任,为何不能效仿你跟伯父?”

许劭接言道,“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最初我品评人物,全凭兴趣,端的是汪洋肆恣,全无顾忌,但有了名气,是非也就来了。当年曹孟德得桥玄指点来拜访我,我鄙视他的为人,并不愿为他下任何评语,事后他送来黄金布匹,妄图收买我,被我严词拒绝。不料这曹阿瞒却是个有手段的人,其时任洛阳北部尉,要找借口将我下狱,不得以我才给了他’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的评语。”

许亭道,“那我谨言慎行,遇此歹人,躲不过去给个评语就是了。”

许劭叹道,“时势造英雄,强人造时势。当时黄巾祸起,天下大乱,百姓受了难,却正是豪强们的好时候。能打仗的人人都想占一方土地,建不世之功。不能打仗的个个都想成名士,臧否人物,靠口舌之快成就富贵荣华。互相成就,倒也各得其所。稍读过几年书的,都敢引经据典,品评时事,这个评得不准,还有那个等着,说话模棱两可,有崭露头角者立刻上前阿谀奉承,也得安身立命,坐享富贵。”

许亭奇道,“如今天下大势,不正是如此吗?”

195

许劭道,“如今则不然。你看如今北有袁绍、曹操,西有马腾铁骑,刘表据守荆州,刘璋有蜀道之险,那小霸王孙策也端的了得,江东迟早为其所有。这几人迟早成几足鼎立之势,天下名士皆入其彀中。当此之时,名士只得择主而栖,鼓吹其帐下之将,贬低敌方勇士,否则当如吕布一样被斥’三姓家奴’,无处容身。然何人能尽知天数,遇战败,则忙忙似丧家之犬,急急如漏网之鱼,想我枉称平舆渊卧龙,谨言慎行,追随刘繇,最终却落得如此下场。臧否人物、评说天下,随一时快事,却于国于家无益,我一世英才,上不能报效朝廷,下不能为民办事,留下的确是几句腐语酸言,我恨!我悔啊!”

许劭言毕大咳,复吐血数升而死。

许亭厚葬亡父,后谨遵父训,辞别刘繇,唯事耕织,不闻天下之事。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