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和雾霾,总有一首诗歌能让你窒息

近几年的冬天,北京城越来越容易令人窒息。有人是因为梦想,有人是因为雾霾。

这并不是要嘲笑梦想,毕竟梦想是永恒的诗歌主题。“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是山河梦,“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是杀敌梦,“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是复国梦。然而当代北京城,从西二旗到中关村,从望京到国贸,996 洋溢着的都只剩下“大风越狠,我心越荡”的互联网创业梦。

创业就创业吧,没什么不好,自力更生艰苦奋斗,不耗公帑不啃老,没招谁也没惹谁。阶级都那么固化了,读书无大用民主没饭吃,不趁着双创东风赌一把还怎么出人头地?

话是这么说,但我们就非得梦想到窒息不可么。专注极致快,那都是有各种前提条件的,不看路就蒙眼狂奔再也行不通了。有人肯定不服气,凭啥人家压缩渠道、压榨供应商就能拉扯出一个如火如荼的生态链家族,我欠你们几个亿的小钱就要一个一个跳起来咬我?我虽不姓马,他也不姓赵啊。

说到北京城姓什么的问题,很多老炮儿还沉浸在东富西贵、南贫北贱的封建旧格局里,眼光之狭隘、思想之陈腐令人扼腕叹息。我今天就来港一港,什么才是当代北京新格局。

1

这个图不难看懂吧,再标注一下时间,2017 年 1 月 2 日中午 11 时 35 分许。

看到那些绿色、浅绿色的地方了么,大海淀,大朝阳,发现什么共同点没有?是的,都是互联网创业者浓度最高的地方。这种时候还扯什么风向地形的就太不识抬举了。

创业令人窒息。在某些创业阶段,国内形势危急,二级市场局面打不开,不得不远渡重洋到美利坚去发布新产品,再试图来出口转内销,把墙外的芬芳人工引渡进墙内。所谓毕其功于一役,大概就是说全公司上下就指着这次西亿艾斯活了。软文不在多,刊于外媒则名;套路不在深,玩得高端则灵。是这个意思吧?

好的,创业者可以依靠梦想窒息,那我们普通老百姓也想尝尝窒息的味道怎么办。别着急,梦想不够,雾霾来凑。西城的居民、东城的居民,还有南城的居民,大声告诉我,你们的梦想是什么?

空气质量指数三百多、四百多、五百多的雾霾,通通不要钱,通通不要钱!

不过文以载道歌以咏志,比起那些写梦想的诗人,我这种即兴创作还是过于油嘴滑舌。干一行爱一行,聊雾霾也不能不考据。要说非医学性质“戴口罩”的概念最先普及到中国人民心中的,还是 2008 年的美国自行车运动员 Bobby Lea。Bobby Lea 不远万里来北京参加奥运会,但他和他的队友们一定没有为国争光的意思,否则为什么刚下飞机就要用一块乌漆墨黑的破布把脸蒙上?夺冠了谁知道你是哪根葱?

1

一篇来自人民网强国社区的文章,每一句奚落都掷地有声,仿佛是作者拿了金牌得胜归来:

本来戴口罩参加北京奥运会的幕后主使者,是想借此侮辱中国来着。但是我敢断定,戴口罩参加北京奥运会,不但没能侮辱中国,反而显出这些戴口罩的人和背后的主使者的歇斯底里和狭隘可笑,成为全世界耻笑的把柄。不过他们也作出一个贡献,那就是让“戴口罩的人”从此成为一个特定的新词语,成为歇斯底里、狭隘可笑等这一类人的特征,成为世界奥运史上永远让人捧腹和喷饭的笑谭。

六年后的现在,我们不得不承认强国社区的网友就是有先见之明。Bobby Lea 们不仅给中国输入了“捧腹和喷饭”的口罩,还把营养可口、醇厚浓稠的雾霾也顺手带了进来。

在 Bobby Lea 的暗中操纵下,中国现在每年口罩需求量超过 8 亿只。山东一个专门生产口罩的村子,一年就生产 9 亿只口罩,这还是 2013 年的数据。既有经济效益,又有社会效益,不给雾霾颁一个双效奖章人民不答应。

2

2014 年,那位不久前刚卸任的北京市长说要投入 7600 亿来治理雾霾,并且当众留下一句千古名言:2017 年实现不了空气治理就“提头来见”。

对了,元旦过完现在是公历哪年来着?

当然,前面说雾霾营养可口不是为了后面要树立典型批判一番,重点还是要看雾霾带来价值。2017 年整个华北的天气是从爆表的雾霾天开始的,而第一天也适时地出现了一条关于雾霾的新闻。

据澎湃报道,同济大学附属上海市肺科医院胸外科副主任医师赵晓刚写了一首雾霾诗,在美国权威胸外科杂志《CHEST》上获得发表,“价值比肩学术论文”。

这首名为《I Long to be King》的诗歌是一首关于肺部磨玻璃影的英文诗歌,发表于美国胸科医师学会(ACCP)创办的世界胸科领域顶级期刊《CHEST》杂志(SCI 收录期刊,影响因子 7.483)。诗歌作者赵晓刚是《CHEST》创刊以来迎来的第一位中国籍医生诗人。

先来一起欣赏一下这首诗的中文翻译节选:

肺部磨玻璃影的自白诗:

“我喜欢呼吸醇馥幽香的雾霾”

肺部磨砂玻璃影是我的大名,

朦胧的身影披着神秘与诡异,

……

你笑称幼时的我不典型增生,

你憎称青年的我为原位腺癌,

你咆哮壮年的我为浸润腺癌,

……

我也是从弱小逐渐变得强大,

我也是从隐忍逐渐走向狂放,

……

我喜欢呼吸纯馥幽香的雾霾,

散发着甘甜徐徐融入我身心,

我更喜欢抽烟喝酒熬夜的你,

创造着惬意的家园令我成长。

……

继续成长的我有机会成为老大,

突破层层壁垒、跨越千山万水,

每一根血管都有我的手下子民,

每一处脏器都有我的旌旗招展。

……

这首诗刊发于 2016 年 10 月,意犹未尽的同学可以戳这首诗的英文原文地址:http://journal.publications.chestnet.org/article.aspx?articleid=2565057

赵医生绞尽脑汁告诉大家,肺部磨玻璃影最喜欢雾霾了,你要想得肺部磨玻璃影,那就多吸雾霾。赵医生是值得尊敬的,此处不是反语。越多人开始关心自己的肺,预防,理论上他的饭碗就会先多后少,此处应有掌声。只不过为了强调雾霾在中国当代生活中的地位,要以诗歌的形式登上国际顶级医学期刊,总还有点太魔幻了。

但是,我就忍不住想问赵医生:你一个上海的胸外科医生,创作文艺作品怎么就写起雾霾来了呢?就上海那一年都不破一次 500 的 AQI,也好意思拉扯雾霾的大旗?北京答应了吗?河北答应了吗?华北答应了吗?

嗯?你还是一个会吟诗的上海医生?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