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Facebook细分功能和推出新产品,看全民级应用的未来道路

Facebook 近日又推出了一个新的应用,名为 Groups。这次和 Facebook 创新研究室之前推出的那几个没得善终的应用不同,Groups 和 Facebook 的本体业务相关度更高,可以算得上核心内容:如果一个社交产品号称要连接世界,那么它要做的,除了将这些人用好友关系连接起来之外,还需要让他们基于连接关系来产生内容,否则是没有意义的。

但现实情况是,不论出于隐私的考虑,还是对于 Facebook 产品本身的观念发生了变化,用户已经开始发现 Facebook 不再是自己的必需品了。Facebook 已经变得没那么好玩了,这款从校园通讯簿身份走出的全民级社交应用,现在正面临用户粘性下降的问题——说白了,Facebook 对于它的主力用户群年轻人来说,已经没那么酷了。

福布斯杂志关于这个话题曾经有一个非常有趣的观点:一个产品只有在较小的限制范围,一定程度的排他性的时候才会很酷,而 Facebook 早已不是这样的应用。在过去在线社交服务相对荒芜的年代,年轻人们争相注册登陆上去,告诉自己身边认识的、不认识的和想要认识的人「Facebook me」。而随着时间的流逝,用户的年龄在增长,和互联网的接入程度已经提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你几乎可以在网络上找到任何你想要了解的人的较全面的信息;另一方面,Facebook 已经增长到太过庞大。世界上五分之一的人在 Facebook 上注册账号的时候,可能觉得这里是他们网络生涯的起点。但当他们购买了新款智能手机之后,却发现网络上有更多更有趣的应用在等待着他们。

Facebook 曾经是一款全民级应用,但却无法在移动互联网的时代保持住这种地位。Facebook 作为一个基于时间线的社交内容分享平台,在现在人们更青睐更隐私的内容分享的时代来说已经稍显过时。社交平台重功能变得不再流行,而各种匿名、小圈子社交、图片分享产品正在挤压 Facebook 的存在空间。所以,Facebook 选择了一种以「做减法」为外表,给自己的形象减重的产品线战略。Groups 的推出,以及过去从 Facebook app 拆分出来的 Messenger 功能,都是这个战略的体现。

groups

中国移动互联网市场上却并没有出现类似的情况。借助于人口红利获得了大量高粘性用户的「巨头应用」,比如微信、微博和淘宝,以及满足中国智能手机用户特定需求的应用,比如应用商城、手机清理助手等,功能越来越全面,应用下载文件和安装占用空间也越来越大。

微信是一款 IM 应用,而让它真正进入千家万户成为全民老少必需应用的功能,恐怕就是朋友圈和微信红包(支付),而微信现在也整合了本地服务、电商功能;微博也是同样,作为一个社交分享平台,早已加入了 IM、内容聚合订阅、电商和支付功能;360 手机助手作为一个手机清理冗余内容、查杀病毒木马的应用,为了稳固自己应用分发渠道的地位还曾推出过「社交」分发应用的功能

难道 Facebook 曾经遇到的问题,在中国就不存在吗?事实并非如此。我们发现,中国移动互联网市场上诞生一款现象级(全民级)应用产品的概率,和欧美市场是存在异同情况的。说白了:中国不存在和巨头抢用户的新应用,无论是社交、电商、IM 还是某些狭窄功能的应用,都不会对巨头经营的重型应用产生挤压效应。这是中国与欧美市场之间最大的不同。

我们无意低估中国智能手机用户在使用应用的心态成熟度,或者中国移动互联网创业者的野心。现实情况是中国互联网巨头经过一段时间的用户积累和方法论积累,再加上中国对来自互联网上国外无论精华还是糟粕的一道天然屏障,使得巨头产品在市场上并没有遇到过像样的对手,像 Facebook 遇到的 Instagram 和 WhatsApp 以及现在的 Snapchat 一样。在这当中,巨头所采取的平台开放政策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如果有后来者产生了威胁的话,巨头可以轻易地关掉与它们之间的接口,阻断向后来者转化用户、转化交易的可能性——在过去我们曾经看到支付宝和微博用类似的方法对付过蘑菇街和脉脉。

但这并不代表后来者不能在中国互联网巨头三足鼎立的市场上找到自己的空间,比如蘑菇街最近就已经和支付宝「重归于好」。如果跳出移动互联网应用的限制用更宽广的视角来看的话,小米最近在巨头布局之间穿插游走,打出的一套的「BAT 制衡术」,更是让整个市场的局势变得更有意思了。

微信、微博、淘宝、360 手机助手这样的全民级应用,身处在一个用户心态成熟度相对较低,可选替代品数量和质量均不足的市场上,如果能够保持现有的功能填补、版本迭代速率的话则完全不需要担心。但大趋势是走向开放的,而中国移动互联网市场也终将迎来一个开发者野心勃勃的时代。全民级应用未来该怎么走?至少现在的 Facebook 的经验已经可以用来借鉴。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