耐克、星巴克和福特,这个星球上的另一类科技公司

new tech company

耐克被评为《Fast Company》杂志评为2013年“最创新公司50强”的第一名很让人们大跌眼镜么?

一点也不!我几乎想不到比耐克更实至名归的创新公司了。谁说最创新的公司一定是科技公司的?好吧,退一步讲,谁说耐克现在不是一家科技公司的?

从发布了Nike+ Fuelband这款数字腕带开始,它就已经是一家科技公司了。Nike+Fuelband是一款数字产品,让一个人的运动时间、步数和卡路里等指标通过一款符合人体工程学的腕带,经由加速测量、传感交互等方式被电子化、数字化和量化,呈现到你的智能手机(iPhone)、社交网络(Facebook和Path)和Nike官方网站上。在此之前,从来没有一款知名的体育品牌成功地开发了一款数字产品,耐克是第一个,它让物理与现实世界的体育与数字世界实现了第一次真正的、符合人性的交互。

耐克开始变成一家科技公司了,但它同时却更像一家体育公司了。谁又敢说Nike+Fuelband不是一款更体育的产品?它带给一个人对运动的热情、冲动和鼓励,难道与一顶球帽或一双运动鞋带来的冲动不能同日而语?让一款产品同时是出色的科技产品又重新定义了一个新门类体育产品,这一点就足够让耐克荣膺创新公司的头名了。

如果耐克只把自己定义成为卖运动服装和鞋的公司,它就做不出这样一款产品,但如果它清楚自己卖的是一切能带来最棒的体育体验的产品,就发生了我们看到的这一切。

 

再看看同样上了Fast Company创新榜的另一家公司——福特,一家已经100多年历史的公司。

最近关于硅谷攻陷底特律的言论甚嚣尘上,PingWest也参与了这个鼓吹行动。但当我们看到Tesla和Google这样的公司用电信运营商和数据中心的逻辑摧毁着传统汽车行业的同时,也得看到有些老牌汽车公司真的正在变得很酷,福特就是其中一例。

福特正在成为一家软件应用领域的代表性公司——至少是车载互联网软件和应用上。这并不是说福特仅仅试图将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上的软件应用移植到汽车上。福特在做的,是创建一个围绕汽车的互联网操作系统和生态环境。汽车是真正的移动互联网——手机上的移动互联网交给苹果和Google,汽车上的移动互联网交给福特。

它不仅提供开发套件鼓励开发者们将智能手机上的iOS和Android应用移植到汽车上来,更多地是围绕着汽车本身鼓励开发者直接在福特的“开放汽车平台”上开发应用——在汽车上使用Twitter、Facebook或新浪微博可能是个挺糟糕的主意,但与美国天气频道合作基于汽车位置提供雷达天气预报的服务,以及与《华尔街日报》合作开发声控新闻播报应用,还有开发燃油消耗统计等应用——这些就不同了。这就好比是智能手机上的本地生活、新闻推送和电池管家等应用啊。

福特变成一家软件操作系统公司了,这意味着汽车可以进行软件升级了——这是在创造汽车之外的驾驶体验过程中的一项新的商业模式。就像苹果既出售操作系统,又出售软件程序应用和数字设备那样。更重要的是,这并不妨碍——甚至还会促进福特未来像电动汽车和无人驾驶汽车时代的过渡,如果你认为未来的电动车和无人驾驶车在本质上都是软件产品的话。

福特意识到它们卖的不是一款汽车,而是一款“在路上”的产品,这就是它变成一家领先的汽车软件公司的原因。

 

最后再说说一家正在变得有趣的科技公司——星巴克

提到星巴克变成科技公司,很多人都会提到与移动支付工具Square的合作。其实,与Square的合作反而让星巴克的支付和体验变得没那么有趣了。在没有Square之前,星巴克本身就有自己的移动支付应用,它可以让人们给自己的“星巴克卡”直接用银行卡充值,然后在星巴克门店中通过二维码扫描进行支付。

这仅仅是第一步。最近星巴克在科罗拉多州推出了一家移动式咖啡店——没有座椅、沙发、壁画和电源,只有一座孤零零的招牌和柜台,顾客开着汽车或敞篷卡车买咖啡,然后扬长而去,这至少证明一点——一贯强调自己不仅仅是在卖咖啡,更重要的是在卖一种体验的星巴克,对所谓“体验”的认识,已经发生了进一步的变化。

这和“Everything is going mobile”有什么关系吗?去年愚人节星巴克宣布了一个计划——为满足那些想喝星巴克咖啡,但又在附近找不到星巴克门店的用户只需在自己的智能手机上安装“Mobile Pour”应用,在手机上确定自己的位置并下订单,踩着踏板车的星巴克咖啡配送员就会将咖啡送到用户手中——事后星巴克说这只是愚人节的一个玩笑。移动点单还是梦想,但是,谁说这真的就仅仅是一个玩笑来着?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