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媒体来讲,奥运也是一个公平的赛场

(本文为凤凰奥运号投稿,PingWest品玩刊载本文只为传播信息,不代表认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媒体,也分三六九等。譬如10年前,《太阳报》卖得再好,他们看《纽约时报》也难以望其项背;回到中国,当我们回溯新闻史的时候,即使门户网站再用力,《人民日报》的言论仍是多数大事件的纪念碑。

还好,有一种方法能抹平这一差异。

对于国际性,尤其是大型的国际盛会上,虽然其观赏性、经济价值像中国春节一样饱受争议,但对于媒体来讲,因为这种活动的话题性和外延性足够宽泛,其出彩的方式不止是数据可视化、H5、直播和无人机——一篇足够优秀的文章,也能获得刷屏式传播。

所以,一定程度上,奥运这种赛事让大大小小的媒体也走上了同一条起跑线。接下来,就是如何跑的问题。

BBC奥运期间推出一款数据对比小游戏,利用超过10500名运动员登记的奥林匹克官方数据,包括身高、体重还有出生年月日等,只要用户输入身高、体重、还有出生年月日等简单信息,就可以找到跟自己相似的运动员。

BBC奥运期间推出一款数据对比小游戏,利用超过10500名运动员登记的奥林匹克官方数据,包括身高、体重还有出生年月日等,只要用户输入身高、体重、还有出生年月日等简单信息,就可以找到跟自己相似的运动员。

下边是我们“凤凰奥运号”在此次奥运报道上的经验。这届奥运会并没有往届的热度,若是没有冲动的霍顿和偶然的傅园慧,其亮点更是稀缺。不过,在这几天里,我们关于奥运的报道,做得十分开心,甚至是感动。

|赛前:面对并无热情的“亢奋”读者,奥运报道如何做?

对于关注奥运的人来讲,奥运前夕很有“火烧眉毛”之感,记忆好的人一定会记起当时被大肆报道的海水污染、宿舍简陋、枪击案与无处不在的抢劫。但事实是,多数读者对于远在大洋彼岸,甚至还要横跨一个大洋和一个大陆对面的城市能否真正举办好一届奥运,反响平平。

奥运开幕前,水上项目场地情况

奥运开幕前,水上项目场地情况

因此,面对无激情的读者,如何让其“亢奋”起来,这是一个难题。

我们在对奥运号约稿时提出了三个方案:

1 泛娱乐

自媒体时代,传播格局方面非常大的一个改变就是对于大量严肃性事物的解构,再严肃的事件,也能从中找到让人欢乐的点——大不了就做一组表情包。我们想要顺应这种趋势。

所幸效果还不错。例如凤凰奥运号有马体育一篇《做人不能太霍顿?也不能太孙杨!》就把孙杨队友汪顺“经常黑孙杨”的历史挖了出来。就事件本身,运动员水平有高低,特别是闪光灯只对准冠军,人心有别是肯定的。但这么尴尬的内容,如果用活泼的方式表现出来,就能真实地展示了一个真实的团队。

还有微在一篇《都是运动员,有人能买10座城堡有人却只勉强过活》

运动员应不应该很有钱?能不能商业变现?当年刘翔代言白沙烟时不少人为此吵到上纲上线。但若是抛开举国体制来娱乐式的比一比这个星球上哪个运动员最有钱呢?似乎大家也能心平气和一点。

2 假借民族主义情绪,但我们是想读者少一些冲动

奥运会里那么多国家参赛,国与国之间的比较不可避免。尤其对于中国人来讲,多数人从小就习惯了将自己的行为代以祖国的名义。所以出于传播角度来讲,不利用这种读者思维是不可能的,但目的才更重要。

中国乒乓球运动员代表奥地利参赛,还当了开幕式旗手。这个点大概能唤醒不少人心中“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情绪。不过有马体育《来自中国的奥地利棋手,请继续牛逼闪闪》这篇文章因为成功塑造了一个奋斗者形象,让读者的反应也正常了许多。

3 拼凑巴西

相信在奥运前,几乎所有人对这个国家的印象都是糟透了。在不少媒体或是自媒体中,甚至表露出了鄙夷和同情的姿态——他们眼中的巴西,颇有第三世界落难兄弟的样子。但这个南美第一大国到底是怎样?

还好,这是个高度分工的社会,尤其在公号领域,不少因其垂直领域的专业性而能获得不错的口碑。况且是面对一个国家这样的庞然大物,材料更是无数。因此我们不敢说要解读巴西,只能凭借各公号的专业性,来试图拼凑出一个真实的巴西。

从输出的内容来看,我们非常满意。

财经领域,“面包财经”撰写的《从金砖之国到付不出奥运账单 巴西到底怎么了?》《巴西860万人失业 里约变身暴力之城 你还约吗?》《四分之一国民吃“低保” 巴西人把自己吃穷?》从各个角度告诉我们为什么里约州要宣布进入“公共灾难状态”。

rio Olympic 5

面包财经《奥运啪啪啪:运动员人手43个避孕套 为保护雨林?》附图

还有发改委“中国城市中心”公号《普通巴西人改造城市的奥运会,为何只肥了富人?》一文,虽也是巴西负面,但其利用详实的资料论述了一个城市的贫富差距如何在奥运期间拉大,非常值得一读。

此外还有著名公号“谈资”的《巴西警察比你想象得厉害,但这正是巴西人害怕的地方》、建筑领域大号ASSBook的《巴西百年建筑成功爆改,堪比里约奥运惊艳开幕》、日本窗《想不到里约奥运会开幕式,竟然有这么多日本元素》、OPEN开腔的《人口众多经济强劲,印度为何在奥运赛场黯然失色?》都从各自的垂直领域挖掘出非常有价值的“巴西一角”。专业,是报道奥运的首要前提。

还值得的一提的是凤凰号中具有鲜明特质的“地球观察团”,从巴西与阿根廷的地缘政治到贫民窟足球,至少在人文与视觉领域,地球观察团给凤凰读者带来非常强烈的满足感。

地球观察团《生活在里约贫民窟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文章配图

地球观察团《生活在里约贫民窟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文章配图

|比赛中:奥运说白了也是钱,但公平也很重要

没有哪一个国家申请奥运会主办国时没有自己的小算盘。当年日本人为了东京奥运会时的状态可以称为痴狂,而在2002年,这一状态被中国人全盘复制。

当然,无论是挣还是花,没有钱,奥运无从谈起。在这个角度,懒熊体育给凤凰读者上了一堂很好的“奥运商业课”。从开幕式的《三届奥运会都是番茄炒蛋,恒源祥是一个好的选择吗?》到傅园慧爆火期间冷静分析的《传播傅园慧的GIF动图,你知道你违背禁令了吗?》,以及干货版的《象征着运动员最高荣誉的奥运金牌究竟价值几何?》。我们为懒熊体育的始终如一点赞。

此外,体育竞技将公平作为其基本诉求,这一点在媒体传播上同样值得关注,并且应有足够多元的关注点。其中包括了性别平等,例如NGOCN的《不要遮掩:跨性别运动员的全裸写真》;以及群体性平等,媒体人邓璟转型之作“多陪爸妈”一篇《盘点里约奥运会般配的9对夫妻,一对是同性恋夫妇》无疑改变了不少读者对同性恋的刻板印象。

当然,也别忘了国别平等。人人公益的《只有10人,连国旗都没有,他们是开幕式最火的队伍》成为关于奥运凤凰第一篇爆火的文章,其着力点就是这届奥运最为特殊的一个代表队:难民代表队。

 NGOCN《不要遮掩:跨性别运动员的全裸写真》文章配图

NGOCN《不要遮掩:跨性别运动员的全裸写真》文章配图

最后,奥运的博弈不只是赛场,那些对傅园慧爱恨分明的人生得气并不比霍顿和孙杨少。所以,观点与论证形成的“清议”也不可或缺。此间代表是“冰川思想库”,《不整齐的奥运开幕式和内心放松巴西人》《泥石流傅园慧用“洪荒之力”刷出奥运该有的欢乐》

“说到底,竞技比赛就是游戏,它是个人本位的,而不是国家本位的。希望有一天,纳税人的钱能用在全民体育上,让更多的消极体育的爱好者成为积极体育的爱好者。只有到了那一天,中国才可以称为体育强国。”公平地讲,那些想用奥运证明群体性强大的人,实在是naïve。

|比赛结束了,我们还有话要讲

做媒体,就像参与一场没有终点的长跑,奥运过去了,还有G20、还有明星离婚以及各种各种值得或者不值得关注的新闻。这里没有停顿,所以我们的思考只能放在奔跑的过程中,以下是我们凤凰号参与本届奥运一些微不足道的经验:

1 奥运来去,但如何在信息爆炸的时代分发优质文章的问题并没有解决

在我们的观察中,各个平台在本次奥运报道中的流量都并不如期望。关注此事的人少了当然是原因,但更重要的是,在信息过于庞杂的页面上,读者难以找到最应该阅读的文章。

无论是新闻客户端还是社交软件,在奥运初的几天,奥运的信息几乎铺满了一个屏幕,这时我们应该读什么?这是算法推荐和编辑推荐都尚不能解决的问题。

“订阅”似乎提供了一种解决方案,在信息良莠不齐的时候,公号的信誉是为数不多可以信赖的东西。这也是我们在上文不遗余力细数各家公号特点的原因。

2 集体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但群体与个体是永恒的

奥运会到了如今,早已从国家能力、奖牌竞争中祛媚,说到底,这是人的盛会。

虽然分发不尽如人意,但却在讲述肺癌帆船选手、74岁短跑教练、41岁的体操选手中找到了应有的存在与意义感。

是的,我们在这届盛会中看到的运动员不再是国家的代表、人民的代表、奖牌的代表,这是我们最骄傲的地方。

安斯·博塔,74岁,她的曾孙范尼凯克在本届奥运会400米决赛中获得金牌,而她,正是范尼凯克的教练。

安斯·博塔,74岁,她的曾孙范尼凯克在本届奥运会400米决赛中获得金牌,而她,正是范尼凯克的教练。

圣地亚哥-兰格,54岁,阿根廷帆船运动员。一年前因肺癌切除左肺,本届奥运会17级混合双体帆船赛获得者

圣地亚哥-兰格,54岁,阿根廷帆船运动员。一年前因肺癌切除左肺,本届奥运会17级混合双体帆船赛获得者

丘索维金娜,41岁,七次参加奥运会,其中3次是为了给身患白血病的儿子筹备医药费。但这一次是因为热爱

丘索维金娜,41岁,七次参加奥运会,其中3次是为了给身患白血病的儿子筹备医药费。但这一次是因为热爱

3 作为平台,我们最骄傲的是什么

“50万阅读,这是凤凰奥运号最基本的待遇”。半个多月前,我们在这句许诺中邀请到凤凰奥运号的参与。

但当奥运真正开始,突来的情况让我们措手不及:因为页面同质内容过多,奥运号的稿件虽能从众多稿件中脱颖而出,但读者被稀释的注意力让奥运的稿件难以获得我们许诺出的阅读量。

这是一次失败的策划,奥运开始几天后,这个想法不断在我们团队成员的脑海中盘旋。

惊喜发生在接下来的每一天。

在我们的愧疚中,凤凰奥运号多数仍在心照不宣的撰写精品稿件——这才是更让我们措手不及的情况:

在我们以往肤浅的理解中,用户,不过是基于合作共赢才来入驻我们并进行合作。但我们还没有理解的是,对于内容的创作者来说,“写还是不写”、“写了多少人看”这并不是一个互为因果的东西。

相比起阅读量,记录与讲述才是我们向那些 “更快、更高、更强”的追求者致敬的最佳方式。

这是我们在一次“失败的策划”中收获到的骄傲

如果不是奥运比赛前一天女排夺冠,这一届奥运很可能在逐渐消失的热情中安静落下帷幕。相比起2008年的这个时间段,媒体的主页上少了一些感伤与亢奋——对于当年的中国人来说,奥运的结束代表了某个历史的终结:那一年的冰雪、地震与51块金牌,都将被打包进历史的仓库——那是这个国家跌宕起伏的一年。

这样也好,从此以后,中国人会用不多的热情来看这一个赛事,如果不是某些无良媒体利用霍顿、错误的国旗挑逗,我们还可以从这个盛会中收获更多快乐。

这个星球上最疯狂的人,除了传销组织成员与所谓“梦想学院”里激情的导师,可能就是热点事件中的媒体人了。

热点、快讯、大新闻,所有媒体的编辑室里都会为此“纸醉金迷”。但对于广告主来讲,他们要的是曝光;读者看的是内容;至于说我们,很好的享受了一次体育盛会,最为难得的是,和平台用户一起制作、传播优质内容的幸福感。

谢谢凤凰奥运号,我们四年后再见。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