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优势不奏效就想高价收购——Facebook的唯一避险法则

snapchat-vs-facebook

Snapchat和Facebook之间的纠葛从来没有停止——从Facebook效仿Snapchat做了Facebook Poke,为Snapchat做了一条最好的广告导致用户暴增,到Facebook一度出价10亿美元收购遭到Snapchat拒绝,再到今天消息传出Facebook出价30亿美元(或者更多)、以现金的形式收购Snapchat、又再次遭到拒绝……这真是完全体应验着Snapchat联合创始人Evan Spiegel在一次公开活动上说的“Welcome Facebook, Seriously”.

Facebook究竟看中了它什么?

Snapchat是一款在年轻人中广受欢迎的照片、视频以及文字分享应用。它最大的特点在于分享的内容只存在于特定的时间,被看作一种私密的社交分享行为。对年轻人来说,这个产品一方面抓住了他们的好奇心,另一方面那些不愿意在Twitter、Facebook或者Instagram上公开的内容,在Snapchat上却很“安全”。前不久《纽约时报》报道过美国部分高校在录取学生的时候除了参考学习成绩,还会看学生的Twitter或者Facebook,对年轻人来说,想找个自由的分享隐私内容的平台似乎越来越不容易了。

也正因如此,Snapchat的用户活跃度让人吃惊——7个月前Evan Spiegel分享的数据是在Snapchat上,用户每天分享1.5亿张照片,根据《华尔街日报》援引的数据,最近一次公开的证明用户活跃度的数据是3.5亿张照片。

在完成上一轮(B轮)6000万美元的融资之后,Snapchat受到投资人青睐的消息一直不绝于耳,最近频繁被提起的是来自中国的腾讯公司有兴趣参投Snapchat,Evan Spiegel也在今年的TechCrunch Disrupt上公开表示还没想好怎么盈利,但是想学学中国的腾讯。现在Snapechat对外宣称公司的估值达到40亿美元。

Snapchat还没有进行C轮融资,这个估值有多少泡沫还有待计算,但是不能忽视的是,Snapchat在年轻人中的影响力正是Facebook需要的——十几天前,Facebook发布2013年第三季度财报之时,Facebook CFO David Ebersman就公开表示“日用户出现下滑,尤其是青少年群体”。

按照Snapchat的产品特征,如果被Facebook收购会直接与Facebook Messenger相关。巧合的是,就在昨天,Facebook上线了全新的Facebook Messenger,最重要的一个更新就是允许用户和手机联系人中任何安装Facebook Messenger的人对话(无论他们是不是你的Facebook好友),这样一来,Facebook Messenger就像一个SMS的应用而不仅仅是依赖于Facebook平台的对话工具。

显然,作为社交服务的重要组成部分,IM平台是Facebook必须囊括的,而Snapchat的高速成长,和它对年轻用户的吸引力,让扎克伯格和他的Facebook感受到了严重威胁。

如果能收购Snapchat,那么Facebook就实现了产品和用户群体的补充,即使Snapchat和Facebook整合失败,那也算是消灭了一个竞争对手。所以,Facebook这次提出的高价收购,又一次体现出它面对类似情况的一贯风格——如果新生力量让Facebook感到威胁,而自己超过10亿用户的平台优势不奏效,那就干脆收购你好了。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Instagram。一年前Instagram用户量超过3000万时,Facebook就已经着急了,原本开价5亿美元的收购被Mark Zuckerberg在一夜之间抬高到10亿美元。最近一次Instagram联合创始人Kevin Systrom在Gigaom Roadmap中称呼Mark Zuckerberg为自己的“老板”。

Twitter也曾经差点走上这条路。Twitter联合创始人Jack Dorsey曾经公开表示过,Mark Zuckerberg曾经两次尝试收购Twitter,这些细节被记录在《纽约时报》记者Nick Bilton披露Twitter创始过程的新书Hatching Twitter: A True Story of Money,Power,Friendship, and Betrayal中,其中记录Mark Zuckerberg曾经连续数月游说Jack Dorsey以求收购Twitter,但由于Jack Dorsey被赶下CEO位置失去公司的主导权而白费了力气。Mark Zuckerberg甚至在一封写给Jack Dorsey的邮件里以“Facebook也会建立与Twitter类似的产品线”为由佐证Facebook应该与Twitter结合的观点——其中含义不言而喻,Facebook会做类似的产品。

收购Twitter失败,但Mark Zuckerberg也没有“食言”——2011年Facebook推出Subscribe功能,类似Twitter的“Follow”,没过多久这个Subscribe直接就被改名为“Follow”。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Snapchat上,在开价10亿美元遭拒、抄袭产品失败之后,心急如焚的Mark Zuckerberg直接将价格抬高到了30亿美元。

此番Facebook出手也选了个微妙的时机——Snapchat的两个联合创始人Evan Spiegel和Bobby Murphy正面临着老同学Reggie Brown的起诉,Reggie Brown认为“阅后即焚”的想法是他的,并且他也曾经对创立Snapchat有贡献。

可无奈的是,再次遭到拒绝,Facebook的颜面尽扫,下一次它可能要想点别的办法,或者,出一个更高的价格。

(注:图片来自网络)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