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嘻哈》选手都说自己爱钱,耿直得像音乐界的一股“清流”

(实习记者:张兴月)

《中国有嘻哈》一夜之间爆红,除了早期吴亦凡的“你有freestyle吗”,后来明星选手们GAI、PG ONE、艾福杰尼、孙八一、TT、VAVA等的实力和个人魅力,也让它吸了不少粉。但昨晚所谓的尴尬“总决赛”,有让它被粉丝们“圈钱”、“黑幕”、“尬聊”的吐槽声给淹没。

不过,正如所有选秀比赛一样,无论是不是最终冠军,节目的热门选手,早早开启了自己的商业之旅,将突然暴增的关注度变现。

timg

那位唱“我吃火锅,你吃火锅底料”的GAI刚刚结束了上海Summer Sonic的演出,接下来还要参加YOLO嘻哈现场全国十城的巡演,PG ONE在杭州的演出现场火爆还成功在微博上与他的三次元女神范冰冰互动,就连非六强的小青龙,也因为接连不断的商业活动在三天时间内只睡了不到10个小时。

嘻哈融合体创始人COME LEE在微博撰文透露,个别说唱歌手的出场费,从半年前的3000元,变成现在的30万元。小青龙在接受某杂志采访时提到,自己的出场费翻了100倍。据《齐鲁晚报》报道,PG ONE身价上涨20倍商演价格为25万一场,而VAVA一场表演费用涨到了20万。

1
广告主们也急着给热门选手送去了人民币,人气选手TT先是和欧阳靖拍了支付宝《无束缚》的广告,全程嘻哈风格魔性唱出“支付宝好不带钱包”的口号,赶上了8.8无现金日的宣传,再是和吴亦凡及其他选手合拍了麦当劳的广告,除了团队广告,TT还与VAVA两人单拍了一支麦当劳的广告。此外,TT还签约了摩登天空旗下的嘻哈厂牌MDSK。

alipay
演出邀约、广告邀约、签约大公司等好事不断发生,TT甚至在一段视频中毫不掩饰自己的喜悦,“这是我第一次演出坐头等舱,太浮夸了”。
不仅是TT,几乎每个热门选手都受到企业的追捧——GAI与美团、PG ONE与网易游戏、VAVA与京东、大笑与Casio,孙八一、小青龙与快手,迅速建立合作,拍片上线,借这一波热度,变现的变现,宣传的宣传。

相较于传统选秀节目选手动辄谈论音乐和梦想,《中国有嘻哈》的很多选手倒是更不避讳对钱的喜爱。

冠军大热选手GAI的微博名就叫“GAI爷只认钱”。TT在接受新浪娱乐采访时,直言不讳的说道,“我以前以为我是想红的,做艺人,但我现在发现,我其实是想赚钱而已”。小青龙谈到自己近期计划时提到,“我的计划是先赚两个月的钱,回去云南把我工作室的设备换一波”。
PG ONE自爆多年前每天只吃20元一份的黄焖鸡米饭,TT几年前揣了不到四千块钱去广州发展,孙八一最穷的时候300元过一个月,GAI有十年长期在夜店工作,给顾客唱着自己非常讨厌的流行歌曲,联系这些经历,他们对于钱不加掩饰的喜爱就有理可循了。

除了对钱鲜明的表态,这些嘻哈选手言语体系也相当直白粗暴。选手之间可以互怼,PG ONE直接写了一首歌diss(鄙视)六强中的四个竞争者,GAI闹着要去打一架;GAI微博里充满了“滚”“老子”这样的字眼;在海选进程中,有选手直接到吴亦凡面前问,为什么不给我PASS……《中国有嘻哈》的总导演车澈说,嘻哈最打动自己的地方,一个是真实,一个是不丧。

这种有一说一的真实正是这群嘻哈选手身上的特有标签,他们取材生活表达个人态度的音乐作品,他们在节目中被放大的张扬个性,还有参赛前足够多的前尘往事,个性化十足、张力十足,自带“戏剧性”,构成节目、广告的传播基石。也正是嘻哈文化的节奏感及嘻哈玩家个体标签鲜明的特点,使其能够与潮牌、互联网、游戏等多种广告主嫁接,让《中国有嘻哈》成为了广告代言的供应机器。

当然了,对选手来说,解决温饱只是他们的初期目标,他们也有自己的音乐梦想,澎湃新闻称,几乎所有参加《中国有嘻哈》的选手都同意这个观点:先让风起。解决温饱,风生水起,才有机会各自施展本领继续进步。

小青龙计划回云南换工作室的设备,再签个公司做音乐,“我觉得我这个套路是没有错的,我先要有钱,有工作室,有了公司才能更好地做音乐”。而TT、PG One、双胞胎兄弟已签在摩登天空旗下,GAI加入了《中国有嘻哈》音乐总监刘洲的公司,VAVA在2014年就与绎龙盛世文化传媒公司签约做音乐,黄旭和艾福杰尼则继续坚持自己独立厂牌的巡演和宣传。

GAI曾在采访中说道,对于他和其他rapper来说,最高兴的事大概是红了之后终于可以专注做自己喜欢的事了。

如今《中国有嘻哈》即将收官,无论是对于嘻哈音乐还是这些嘻哈选手,聚光灯熄灭那一刻,挑战才刚刚开始。PG ONE很悲观,他曾说,他不知道节目后会不会保留热度,他估计是不会。

20170626051402106

很抱歉,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本站暂时关闭评论,欢迎移步至品玩App发表您的评论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