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Google Glass在未来几年只会是个商用设备

8512907643_3573889703_b1

前天晚上在纽约Google举行了一个晚会,邀请了Google Glass的第一批“幸运”开发者前来。在会上这些开发者们相互交流一些使用心得、探讨Glass目前存在缺陷等。此外,Quartz的记者也在其中。

在众人翘首以盼2014年能够见到Google Glass普及时,这款设备的运营团队却告诉Quartz,作为一款商品,Google Glass得到的最积极的响应其实是来自设备制造商、教师、医疗公司以及医院等。

这跟我之前的预想大体一致。对于一款头戴式穿戴计算设备,Google Glass对普通用户的生活的改变远不及它对商业、教育以及医疗的改变来得迅猛。所以,在未来几年内,如果Google Glass进行量产发行后,其主要客户将会是企业客户,而不是个人消费者。

我认为,至少有3方面可以佐证这个观点:

一,企业客户比个人消费者有着更强的需求。现在大众对于Google Glass的呼声虽然很高,但你不能忽略一个事实:Glass的拥趸们大都是电脑极客、硬件发烧友,亦或是我们这样对科技异常感兴趣的人。

大众市场,对于Google Glass的反应整体上并不是非常强烈。要想成为一个面向大众的商品,只取得了极客们的关注是远远不够的。就比如iPhone,当时虽然人们也怀疑它能否在普通人群中得到普及,但手机是一个生活必需品,不仅是极客们为之疯狂,普通的消费者也愿意为之买单。Google Glass呢?且不说在技术上的创新能够吸引普通消费者,单单“人们愿不愿意出门带上一幅眼镜”这样一个问题就没得到彻底的回答。“我可以在口袋里装一部手机,但或许容忍不了一直要戴着一幅眼镜”。

虽然Google 放出的Google Glass宣传片向人们传递了日常生活中Glass各种愉悦的使用场景,但这些“秒杀”智能机的功能普通消费者是否买账依然是个问题。为了无需动手就拍照照片或录制视频,而去买一个必须要有WiFi才能上网的眼镜,值得吗?

而医疗、教育以及科研领域,都有着Glass的发挥机会。比如在医生做手术时,可以带着Google Glass连接内窥镜实时监测病人体内的情况;教育领域Google Glass可以借助AR技术帮助学生模拟一些场景等;而在科研领域,Google Glass最基本的作用也可以用来录制科研日志。

此外,在金融领域,Google Glass也有很多用途,比如交易员可以带着它实时监测市场数据。总之,我感觉企业采购Googe Glass用于专业用途,要比普通用户买来用作生活化的电子设备要有价值的多。

二、智能手机的地位目前来说无可取代。虽然从2012年开始,可穿戴式计算这个概念又被重新超热,出现了以Pebble为代表的智能手表、以Jawbone公司的Up为代表的手环等硬件产品,但毫无疑问的是这些设备都是依附于智能机的附件。

相比之下,Google Glass其实是个独立的计算设备,它虽然有一个移动端的MyGlass,但Glass对于智能机的依附程度远小于上述穿戴设备。可以说,Google Glass的出现,是想取代智能手机而不是“配合”智能机。 之前Sergey Brin在TED大会上做过一次演讲,他说人们时长要低头查看手机,双手被手机所禁锢住。随后Sergey Brin从裤兜里掏出了Google Glass。从人机互动的角度上说,Google Glass的目的是要取代手机解放人们的双手用来干别的事情。用Sergey Brin的话说,就是你不必在跟人交谈时还要时不时查看手机了。

但问题在于,目前智能机实际上正处于普及阶段。就像是混合动力车型正处于普及阶段Tesla推出了Model S一样。不同的是,Googe Glass之于智能手机与Tesla之于燃油汽车,是两种不同的情况。Tesla没有改变人们的驾驶习惯,车还是车;但Google Glass是彻底改变了人机互动的方式。

虽然智能机“禁锢”了人们的双手,但其目前在人们生活中的地位仍然不可取代。

三、性价比是限制Google Glass流向大众市场的最大局限。价格,准确的说是性价比,是某种科技发明能否在大众市场普及的最关键因素。价格便宜易于普及;价格虽然贵(比如iPhone),但工业设计和硬件配置“很值”,可以说性价比依然高。

现在开发者版的Google Glass是1500美元。我预测其零售版的价格将会低于1000美元,大致在800美元这个级别上。当然这是个人推测,不具参考性。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定价超过1000美元甚至1500美元,肯定不会普及。

目前,Google Glass的应用已经积累了不少,SDK不断改进,开发者方面也凝聚了一定的基础。但硬件成本方面是否有所降低不得而知。要想在大众市场普及,得先把价格压低。如果价格暂时不能压低,那针对的用户群体也就只能是企业客户了。

因为普通消费者不会花比iPhone还要贵的钱来买一款功能上具有极大局限性的设备。

综上三点,Google Glass作为一款准消费级电子产品,要想成为大众的玩物还为时尚早。最主要的是,我们没有见到零售版具体是什么样子的,也并不知道Google的决策者的实际思路。在“OK,Glass”成为科技界的热门短语后,我们冷静思考下,它能像Tesla一样成为“接地气”的科技产品吗?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