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起在线沙龙好玩吗?尽情问我

坐在餐厅等待上菜的一个傍晚,我像往常一样掏出手机打发时间。这一次,我没有选择打开微信浏览朋友圈,也没有去知乎逛逛看又有什么热门话题——因为无意中我瞥到手机上下载了很久却没有打开的玲珑这个 app。

在此前,我已经关注了它的微信公众账号很久了——公号里推送的第一篇文章就开明宗义,这是一个准备孵化一批精通妇女闲暇生活沙龙主人的在线沙龙平台,倡导的精神是 No Zuo No Fun

082D6B4B-9AAF-4117-8DA0-2F14D6143147

跟朋友要来邀请码,先要注册,填写自己的资料,选择一个属于自己的标签:高冷、怪、三观正、雅痞、反鸡汤……纠结一番,我决定就选定高冷,毕竟选择什么样的标签,也意味着你选择了对应的生活态度。进入到主页,我先浏览了一下热门沙龙,看看大家都在讨论什么——发现还真是女青年的世界格外广阔,从时尚到八卦,从生活情感到音乐艺术,这里什么都有。像在其他社区中一样,我去关注了一些“脸熟”的大V,看看他们都发起了哪些沙龙。

逛了一圈下来,我决定发起一个沙龙——这可能是得到关注并且交一个朋友的最快捷途径。选择发起沙龙,可以选择和大家一起聊聊,也可以分享经历让大家尽情问我,或者提出观点,请不服来辩。几乎是灵机一动——就讲讲抑郁症吧,或许大家对这个话题会感兴趣。就在服务员将菜上齐之前,我发起了沙龙,跟大家讲一个抑郁症患者的康复经历,请大家尽情问我。

linglongmeitu_0

很快地,有 30 人前后参与到我的沙龙里边,我的沙龙进入热门,突然间竟产生了一种“我是不是要红”的错觉。有人来咨询,也有人在分享心得,还有人就是来表达关心。

工作会断档吗?

在这个过程中,跟最亲密的人的关系有没有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再次经历抑郁期。

其实没有要问的,只是作为一名一直在和抑郁症斗争的人来“摸摸头”,姑娘加油~ 我对你所说的都感同身受,希望你能好起来。

而我也并未去搜索专业的抑郁症知识,我一一做出回应,去回答我的抗抑郁经验,去分享我生病期间的故事或者仅仅去感谢关心。

与知乎等社区不同,在玲珑开设一个沙龙对我来讲,时间和知识的成本很低。不需要起承转合地讲故事,不需要专业地分享知识,参与沙龙的人产生的疑问与回应帮助我理清思路,一起将这个沙龙完成。而作为沙龙的主人,我要做的就是提出一个主题,给出一段引子,然后利用吃饭与坐地铁的空隙去回答大家的问题。而如果沙龙的种类是一起聊聊,那就简直像是一场老朋友的线上聚会,这里的包容性很高。无须权威,只要你想,总会有人一起聊聊。

之后我陆续发过 3 个沙龙,和一些笑点相投的人互相关注成了线上好友,也从其他人的沙龙中收获不少好玩的冷知识。最主要的是,我以发起沙龙的方式,享受着被关注、被当做中心的主人感觉。

除了发起沙龙和参与讨论,我还钟爱“尽请问我”里面的问明星大腕的环节。从《我是路人甲》的导演尔冬升到重新放映《甜蜜蜜》的陈可辛再到受 90 后们追捧的TFboys,关于他们的所有疑问都可以得到诸位明星的亲自解答。不同于媒体访谈,面对形形色色的女青年们,“明星们”更容易坦承地面对提问。

linglong33

跟我的沙龙不同,这里的女人们更加关心的时尚、娱乐、八卦和生活。通过她们的标签,我很容易把沙龙的主题和人对上号。高冷的少女通常本着“拒绝言浅交深”的原则比较少地参与讨论,她们通常只是以点赞彰显自己的态度。雅痞女青年生活地更加有格调,他们热衷于讨论时尚、诗歌和男人。看看那些好玩的话题:“合理变美也是一种励志,我的整容前后”“高级定制离我们有多多远,快来问正在高定周看秀的我吧”“你从马尔克斯的书里读出了什么?”

linglong2

还有那些奇奇怪怪的经历,你有什么好奇的,都可以在这里尽情问沙龙主人——“你是怎么确定自己性取向的?”“ 做本书和生孩子哪个难?”“我在全美排名前列的图书馆里修书”“我在上海参加了起源’法国,用生命在作的白色长街宴”。

而好像人人都在无形中给自己打上一个“反鸡汤”的标签。至少在沙龙和讨论里,几乎看不到“鸡汤” 的踪迹。

各行各业的“大V”都隐藏在玲珑中。甚至连知乎的创始人周源也好奇这样一个女性社区的存在,他发起沙龙提问:玲珑好玩吗?为什么?得到受到很多赞的回答是:

信息量太大的情况下,进入玲珑有种找到组织的感觉,可以看到很多不同人的不同生活,基本上乐观向上遵从自己内心,这些生活态度很赞,即时交流发表不同观点也很有收获,于我这是跳脱微信不良生态圈的一个好地方,目前觉得好玩。——尚晴

知乎是一个人问一群人,看谁答得好,还有各种谢邀。问题可能没人答,再说问什么,邀谁答,也找不着北。去答别人问题,又觉得冒失。玲珑是一个人答一群人,一个人带一群人玩,不是谢邀,是欢迎来坐坐尽情来问我。我觉得知乎精选蛮好看的,也常看,但是更愿意玩儿玲珑。——阿斯兰薇

玲珑不仅是城市雅痞姑娘们的天地,男生们在这里一样拥有话语权,跟玲珑姑娘们或顽皮或激烈的对话会带来更多冲击和思考,在被打脸的过程中极速刷新思想界面,世界观将比世界还宽阔。玲珑是什么呢?玲珑是近在手边的、你能掺和上的social版TED。”感觉华语圈儿最会表达最会聊的姑娘们都在这儿了。——ffinely

创始人于困困也在沙龙里活跃着。她把玲珑做成一个具备内容生产力的社区,做成雅痞女青年聚集地。“我们瞄准的就是这群人:那是一群群处在黄金十年里的女性,年龄大致在22岁到32岁间,处于人生快速发展的上升期,有着极强的渴望成为更好的自己,变得与众不同。这是我们对用户的目标画像。这群人在某种程度上相当于内容生产者,他们有发起和参与并干预这个社区的一些权限,然后这些权限是构成了这个社区的调性,形成了它的性格和气质。”

至于于困困为什么选择了沙龙的方式做一个社区,她自己的回答是,女性对沙龙这个概念既有一点美好的想象,又不陌生。不管是正式沙龙还是闺蜜几个人聚在一起聊天,这很容易让人接受。而从私心的角度讲,她做一个叫做玲珑的在线沙龙平台,也是在向 80 年前一本叫做《玲珑》的女性杂志致敬。

通过沙龙,玲珑想让小众女青年们想和谁交朋友的问题在这里得到解决。不管你是有何种特长还是想要分享一段经历,其他人的交流和提问中,就会和你形成很强的社交关系。

“这是一个由你塑造的地方,这里的每一个话题都是为你发起的,每一个沙龙都是有你完成的。”玲珑像个树洞,又午夜的咖啡馆,在你有新发现、新故事或者想聊聊许久之前的经历的时候,走进来,去开一个沙龙。这里的女人们,会和老朋友一样,聊聊天,与你一起对这些故事报之一笑。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