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未想过颠覆传统教育”——听可汗学院创始人Salman Khan讲创业故事

KhanAcademy

“我从来没想过颠覆传统教育。我始终认为,在线教育是对传统教育的补充和渠道输出。对可汗学院来说,它的意义就在于让世界上任何地方的任何人都可以学习免费的课程。”

这是可汗学院(Khan Academy)创始人Salman Khan昨天在斯坦福大学一场公开演讲的结束语。他的话音刚落,就有不少学生起立鼓掌。活动结束后,从头发花白的老年人到年轻的斯坦福学生,现场大多数观众都走向Salman Khan,有的向他提问,有的只是想找他合影留念。

可能你也听过可汗学院、或者就是可汗学院的注册用户——按照Salman Khan在演讲开始就给出的数字,可汗学院目前已经覆盖200个国家、拥有30万注册教师、月独立用户1000万人。

这个非营利项目是怎么做到的?

Salman Khan以2009年作为开端讲述自己的创业故事。 按照他的描述,当时他拿到麻省理工学院硕士学位和哈佛大学MBA学位之后,在一家金融机构工作。因为要教侄女学习,他自己学着录制视频后放在YouTube等在线视频网站上。他录制视频的出发点是让侄女能听懂,所以视频的特点是时间不长、由浅入深。后来他渐渐发现在YouTube上的点击率上升,当其他“学生”达到100个人的时候,Salman Khan形容他自己产生了一种责任感,“看视频的人变多了,我发现这已经不是我抽时间能做好的事情了。我想把这个事情做好,所以干脆辞职,全职来录视频。”

Salman Khan在回忆自己在2009年做的这个关键决定时说,“这个过程并不轻松,我几乎全靠存款生活,当时我的儿子出生、还要供房子,到处都要花钱。那时候真有不少要撑不下去的时刻,我根本不知道这个项目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当压力大的时候,我也想过,不如回去上班吧。”

转机就在这种“快撑不下去”的时刻出现了。有一天Salman Khan发现自己的银行帐户里多了一万美元,追查后知道这笔钱是一个听他讲课的学生捐的,并且对方告诉Salman Khan,捐款者本人及其家人朋友都在YouTube上听Salman Khan讲课。

Salman Khan用诙谐调侃的口气来回忆这个让他继续坚持做可汗学院的故事:

捐款者问Salman Khan,“你做这个视频有什么目标吗?”

他的回答是,“刚开始是为了亲人。现在听课的人多了,我就尽量让任何人都能免费听我的课。”

对方惊讶的说,“那你还真有野心啊!”

他讲故事的能力正好说明了为什么他的数学课倍受欢迎。他语速中等,但是音调抑扬顿挫,在开玩笑的时候甚至有一点表演的感觉。在现场观众被这段对话逗得哈哈大笑时,Salman Khan说,“坦白说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录的视频能颠覆传统教育。听课的人变多了以后,我就想办法加入一些互动的环节,等着大家给我反馈。比如有的人会在社交网络上分享,我就去看看他们怎么说的,我再想办法改进。”

第二个转机来自Bill Gates。“有一次我去参加一个活动,Bill Gates在台上接受采访。主持人问他,’Bill,你最近在做什么?’”Salman Khan说他当时坐在台下,就像所有听演讲的人一样。只不过他听到Bill Gates的回答是,“我最近在看一个叫做Khan Academy的在线课程,不仅是我,我的太太孩子都在看。”

“我当时非常紧张。回家想了想,意识到我得更认真谨慎了,因为我的学生不只是对数学、金融一无所知或者稍有兴趣的在校学生,还有Bill Gates这样的人。”

两个星期后,Salman Khan接到了一个从西雅图打来的电话,对方是Bill Gates的助手,问他有没有兴趣去西雅图与Bill Gates聊聊。

在2010年10月,可汗学院获得了来自盖茨基金会150万美元和Google 200万美元的投资,这也是这个非营利组织能继续发展的主要原因。“你问我以后的挑战是什么,当然首先是别把钱花完了。”

Salman Khan谈到了可汗学院的扩张。完成融资后,可汗学院与CollegeBoard(美国大学理事会)合作,并且被不少美国公立学校接受,作为在校学生线上必修课的合作方。

这背后主要的原因是可汗学院提供的互动教学方式——如果你也学过可汗学院的课程就知道,在十分钟左右的视频里,可汗学院的教师就像是隐形的,他们不出现在视频里,但是电子黑板系统会纪录他们的“板书”内容,老师写错的部分会擦掉重新开始,这个过程就像学生坐在课堂里一样。同时可汗学院还开发了练习系统,纪录学生对课程的反馈,以供老师来根据学生反馈进行调整,更重要的是,当学生的反馈证明自己有能力学会后面的课程时,课程才会继续。

自称从没想过要颠覆传统教育的Salman Khan总结自己这些年做可汗学院的经验时说他从不认为可汗学院所代表的在线教育是一个神奇的东西,“它只是个工具而已,学习的关键还是在于利用工具的人”。

他把传统的教育模式分成三个部分:上课,课后作业和考试。“这就好像你计划用三个月的时间来盖房子。如果三个月后不能完工,可能是你的执行力不够,也可能是这三个月里的时间规划和分配有问题。”把这个逻辑应用到在线教育上,“我觉得对要完成学业的学生来说,首先的关键问题是你想花多少时间来学一门课程,你想学到什么,然后你自己来决定你该怎么做。”

相比在线教育网站都在尝试创造“同辈社区”,例如Coursera、Udacity或者NovoED都想让学生之间产生互动和练习。Salman Khan说他认为这正是传统教育中最有价值之处,“我们今天在斯坦福,每天上课的关键不在于你做笔记、完成作业,而在于你可以和这些真实世界里的人发生互动,比如你们可以合作研究课题、参加社团活动,这都是在线教育无法与现实竞争的地方。”Salman Khan说。

可汗学院自己也有“同辈压力”。Salman Khan说对这个非营利项目最大的挑战并不是钱(当然钱很重要),而是心态。“现在有很多在线教育网站,大家会比较他有多少用户,我有多少用户,这中间有多少重合。与人比较、竞争的心态是人的天性,这不可避免。不过我们要做的就是继续关注自己的’底线’。如果要在服务上亿用户大规模发展和就把现有用户的服务做的更好,我选择后者。”

他在演讲中播放了一个可汗学院学生录制的视频。视频中的男生说他在高中时两度辍学,不知道自己上学有什么意义,也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后来他在YouTube上跟Salman Khan学习数学,这些短短十分钟左右的课程让他对数学产生了兴趣。后来他重新参加SAT考试,被普林斯顿大学录取,同时修数学和计算机科学两个学位。他说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优秀的工程师。

这个视频可能就是可汗学院里最具有代表性的故事,也是Salman Khan表达自己对在线教育与传统教育看法的典型案例。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