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华人创业回忆录】NetScreen往事(一)

【编者按】本文是@读图年代 联合创始人,曾在硅谷NetScreen和华为美国等公司常年工作的@陈怀临 授权PingWest发布的文章连载系列。详细回顾了他在硅谷第一家华人创建的上市公司NetScreen(1997年创立,2001年上市,2003年被Juniper收购)的工作经历,以及NetScreen上市、被Juniper收购等重要的历史瞬间。这是一段出生在中国的第一代硅谷移民在异乡漂泊、创业与生存的故事,特此与大家分享。

 

911事件、上市、被收购

2001年的9月11日的早晨。我大概7点左右被人叫醒。纽约遭遇攻击!。在电视上我看着第2架飞机冲入Tower Building,恍惚做梦一般……上午去公司,大家都很担心。知道NetScreen的创始人Feng(邓锋)和Yan(柯严)也在纽约,处理公司上市的事情。大家都很担心他们。我们是兄弟。

应该是中午的时候传来消息。他们已经跑到亚特兰大去了。在等待转机。大家都在等着他们的回来。记得是晚上7点左右,夏天的加州,依然天很亮。我和Shalang(现Juniper北京的总监)在楼下抽烟。看见Feng和Yan下车了……我是个很情绪化的人,冲上去拥抱了Feng。

Yan是个比较严肃的人,而我的工作基本上是他和Yuming(Palo Alto Networks的创始人)直接领导。他经常修理我,我有点怕他,不敢和他拥抱。Feng很随和,喜欢开玩笑(含黄色段子),大家都喜欢他。

之后,公司顺利上市了。

9年前的12月,早晨醒来。惯例看看NetScreen的股票。31块多。当时晕倒在地上……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掐掐了自己的屁股,很痛,是真的。NetScreen被Juniper 42亿4000万美元收购! 到办公室,大家都很高兴,Feng来了。在我办公区域问大家:感觉如何?Yuming说:太好了!我没敢吭声。

我永远记得Feng当时的眼神,黯然了一下。但被我抓住了。我理解他的心情。我在嘴边的“太棒了”变成了“有点不舍”……确实也是。大家从来没有想到这一天。农民工要收钱了,是高兴,但确实也不舍。毕竟我们付出了许多……Feng和Yan当然最多。

 

一群中国码农的工作与生活

Feng哥在NetScreen期间有个毛病。晚上10点或者11点查哨。溜达一圈。我年轻的时候是爱熬夜的人,基本上都在。Hillstone的王总也一般都在。王总有个恶心人的毛病,开着音乐。大概有4—5个总在。我在Netscreen研发工程师里算年轻的一批,而且调板子,常熬夜。

Yuming是我的主管,但基本上不管我。他忙ASIC设计。我算OS和系统工程师。基本上是Yan直接在管我,例如查我的代码。Yan很严厉,是典型清华男(呆板,不幽默。现在好多了)。他大我6—7岁。觉得我很聪明,对我要求很严格也很爱护。我非常感谢他。

我做事很快,缺点自然是不严谨。我CS知识结构非常完整,但经验不足。Yan和Yuming很耐心的训练我,把我培养成了NetScreen的一个重要的角色——新系统的试飞员的角色,以及调系统性能的高手。谢谢他们。

Yan是NetScreen打键盘打的最快的,特别是我们路过Yan办公室的时候。我们现在都怀疑小样是在乱敲,装的。写程序那有那么快的……NetScreen有一些人打键盘的指法都不标准,CS/EE的人不会打键盘,如果是我,我就找豆腐撞死。

NetScreen的中国工程师最高兴的就周六加班,中午去吃油条,豆浆。我们最喜欢的是“状元楼”。那里有一个女招待。年轻,漂亮,以前国内据说是某省体育大队的。大家都起哄她和Feng暧昧。Feng也不解释。她也不反对。花样年华,快乐的时候。其实那时Feng也就是30多岁,很年轻。

Frank Zou(前Juniper中国的头)最爱吃韭菜盒子。每次都点。Yan贼欣赏Frank。Frank最近也离开Juniper了……我在NetScreen期间恃才傲物,得罪了Frank许多。Frank也对我下了许多次屠刀……但现在想起来都是个笑话。大家其实都很年轻,当年。

NetScreen的晚饭是免费的。许多吃货为此长了许多斤。主要是硅谷的一家叫做“岳阳楼”提供的中餐。后来为了考虑印度兄弟,也加了印度食物。我很喜欢其中的羊肉。吃完大家就玩,打球,或者围着Feng聊天。他在哪里都是主角。

我们有时常拿Feng开玩笑,例如说他在清华成绩不好。Yan是个好学生,乖宝宝的类型。Feng还是很喜欢辩解,说他毕业的时候是优等生,很厉害的。他越说,我们越非不相信。Feng老婆是博士,Feng不是。也是我们常挤兑他的一个话题……估计他很受伤害,直到上市和被收购发财。

Feng的儿子那时还很小,不到兵乓球桌高。有时去公司。就躲在他爸爸的腿里。性格比较柔软。现在长大了,是一个很好的大男孩。今年暑假已经在我公司里做实习了……我还教他打羽毛球。他很喜欢。

Yan比较严肃,开玩笑开大了有时会急。当然,除了说女的喜欢他。天下男人似乎没有为这个翻脸的。拿Yan开玩笑基本上是说他在清华就知道死读书,没情趣。还有说他是清华伪校友。他大四估计就出来了。反正大家就是开心的闹。

有一阵,我们吃完晚饭,去旁边的一个健身房打篮球。。Feng也和我们一起打过一阵。他其实打的不错。技术一般,打后卫。没有突破性。但他的视野确实不错,有组织能力。我打篮球的位置是右后卫,突破能力很强,特别是2次篮板能力。唯一的一次脚受伤就是那个期间。脚崴了一次很厉害。

 

研发

Feng对执行力要求的特别严。就是决定了就要去做。可以错,但不要扯。所以,NetScreen的研发速度非常快。一和中国工程师的风格有关系,二就是公司的DNA就是快。对客户问题对待的特别严重,基本上有问题不过夜,24小时的搞。我的许多凌晨是在公司度过的。

唯一一次看见Feng当面掉眼泪是他在离开Juniper/NetScreen(那会已经被Juniper收购了)的那次party上。毕竟NetScreen是他创办的,感情很深。是他生命中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NetScreen对我和许多其他中国工程师也一样,产品里有着我们的汗水,我们的尊严,有着第一代移民为了活下去在异乡拼命的眼泪。

Screen OS 5.0是做的比较辛苦和最重要的一个发布。做了1年多。Yan顶住压力,坚持下来。为后来的5000、2000和NetScreen后来5—6年的系统打下了重要的基础。记得当时我改写了所有的编译选项,改写了整个系统的makefile。我坚持零警报(zero warning)的水准。当场整个公司软件快没法玩了。

大家之前对编译基本上不懂。来了一个我这样的大家快受不了了。记得有几万个gcc warning。我把系统设置为零警报容忍度。大家叫苦连天。好几个人几次溜到Yan的办公室:“Yan,是不是算了?”这帮小样快撑不住了。Yan考虑了N秒,说:“再熬几天……”终于在某一天零警报了。

5.0之前,Screen OS的模块不能单独编译。效率非常低。100多人的软件团队,改一行代码,要整个重新做结构。我先是把Linux整个makefile体系通读了。然后整个改写了Screen OS的makefile结构。

后来Chiwei(现Juniper的总监),Ting(现Hillstone CTO)也进来和我一起做build优化。Ting非常聪明,13岁进科大少年班。德州理工大学的物理学博士。他把整个build做了并行编译。整个软件团队的效率可以说提高了许多倍。现在看Screen OS 的makefile,我们3人的名字都在上面。

整个系统都搭建好了。整个软件团队的注意力就都就在我身上了。我需要把所有的平台带起来。NetScreen/ScreenOS是一个原生的系统,从板子、汇编、kernel,一层层的搭。我大概数过cpu target的行数——我大概写了5万多行汇编代码……基本上我的所有智力都搭进去了。其中是写PPC750写的最艰难,对MMU基本上花了6个月的学习和反复读Linux的代码,才能动手。

Netscreen/Screenos之前没有路由。是在3.1左右Changming Liu(现Aerohive创办人,CTO,清华计算机系的)领导做的。他现是Feng和Yan的香饽饽。Aeriohive估计明年要上市了。Changming最大的特点是:踏实,黄牛,好学。他每天都要学新知识。如果你和他一起去看科技展览,基本上崩溃。

Feng一直兼管硬件部门,手下大将之一就是现在的Hillstone的CEO Jian Tong。Jian为NetScreen立下了汗马功劳。另一大将是Raymond也就是@读图年代 另一个创始人。Raymond 15岁进清华是高考状元。说是天才有点过分,说他聪明是侮辱他。

Feng,Yan和Raymond都是清华1字班(1981年入学)的。Feng和Yan都自己承认IQ不如Raymond。估计这是1字班不需要去争论的命题。据说Raymond是那种平时打牌,考前抄作业,然后通宵看一晚上书,第2天考第一的那种人。气死无数平时辛勤读书的乖宝宝。

NetScreen的华人工程师清华的最多。主要分布是6字班(1986年入学)和之前的。Feng的同学1字班的也有4、5个。我们经常拿1字班的哥们开玩笑。例如,Chuangrong,Bo。他们都是和Feng和Yan一个宿舍的。例如,试图挖掘谁是死读书的。似乎都很鄙视乖宝宝……其实乖宝宝才是对的。

工程师里似乎基本上没有北大的。刚才想了一遍都没有回忆起来。不知道北大的人都跑到哪里去了,难道都在做教授?当然,Feng的老板是北大的。他老婆是北大的。

NetScreen和硅谷里清华EE背景的人很多,他们都很聪明。但在计算机方面的基础通常不太好。但基本上都是通过聪明弥补了这个缺点。软件方面做深比较吃力,但对在硅谷混基本上游刃有余。总的来说,从总体而言,清华的人确实很优秀。但单个样本也不是每个人都优秀。case by case。

NetScreen华人工程师基本上没有什么学校、名校的纷争。大家清楚的认识到,大家现在共性最大的不是学校,而是“硅工”,或者“码农”。都是失路之人,他乡之客。只有抱团,相濡以沫,才能活下去。

 

订阅更多文章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