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承了诺基亚衣钵的 Jolla,和你一样也许下了新年愿望

融资失败,创始团队离职,分拆,裁员……新年过后,Jolla 并没有迎来自己的好运气。

最新的消息则是原本在众筹平台 Indiegogo 上支持 Jolla,购买、预定其最新平板电脑的用户收不到这款产品了。Jolla 在官方宣布无法完成产品的正式出货了,只会有一小部分数量的产品送到早期支持者手中。

也就是说,平板电脑项目流产了。但 Jolla 在博客中说并不会让支持者空手而归,准备了“一些惊喜”。关于惊喜的内容还是未知,而更多的支持者则是希望能够退款了事。

Indiegogo 上的 Jolla 平板电脑众筹项目在 2014 年 12 月份结束,成功融资 255 万美元。全新的 Sailfish OS 2.0,兼容 Android 应用,7.85 英寸 2048*1536 分辨率屏幕,加上 239 美元的低廉售价让 Jolla 的平板电脑产品变得亲民超值了很多,共获得 2.1 万余名支持者。

Jolla PingWest

不过在这之后,Jolla 似乎用光了自己的运气,以及承袭自诺基亚时期的情怀。原定于 2015 年 5 月份的发货日期也是一推再推,前期有报道说是因为零部件供应问题导致发货延迟。最终没能逃躲项目失败流产的结局。

7 月份的时候,Jolla 宣布将公司分拆成两部分,一部分专注于 Sailfish OS 的开发和授权,并继续沿用 Jolla 的名称,另外一部分则主要专注于硬件的设计制造。

不过这项计划因为随后创始成员  Marc Dillon 的离开,以及随后的 C 轮融资失败而搁置。Jolla 曾在 2014 年 12 月份的 B 轮融资中收获 1240 万美元的投资

之前的故事你可能已经知道,Jolla 团队和昙花一现的全手势操作系统 MeeGo 有很深的渊源。运行该系统的唯一一款手机诺基亚 N9 被停掉之后(这个事儿就是木马艾洛普干的),部分 MeeGo 团队出走,最终在 2011 年末成立了现在的 Jolla。从这一点上来讲,它也算是继承了诺基亚的衣钵。

彼时,成立后的 Jolla 开始吸收大部分原 MeeGo 团队和部分社区成员,继续从事后续系统的开发和维护工作,并把新系统定名为 Sailfish OS,也就是旗鱼,启用新的 UI,摒弃了原来 N9 上的那一套设计。

购买域名,完善团队,一年多的努力之后,到了 2013 年的 5 月份,Jolla 在赫尔辛基发布第一款产品 The Other Half。

……

故事并没有像电影剧本中常写的那样,上演逆袭的桥段。挣扎坚持了数年之后,这个小而美、理想主义的团队还是没迎来预想中的回归,但它依旧在新年致辞中固执地写下来自己的愿望:

2016 年 Jolla 重整旗鼓,恢复运营,推进 Sailfish OS 的系统授权工作。

Jolla New Year Greetings

它的新年愿望再正常不过了,却听来悲壮很多,让人想起了 Nokia N9 的广告词:

如果多一次选择,你想变成谁?

不,这不是选择,而是对自己的怀疑

我能经得住多大诋毁,就能经得住多少赞美

如果忍耐算是坚强,我选择抵抗

如果妥协算是努力,我选择争取

如果未来才会精彩,我也绝不放弃现在

你也许认为我疯了,就像我认为你太过平常

我的真实会为我证明自己

诺基亚N9,不追随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