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制造卫星,一年发射两颗,融资近亿元,他可能是中国的“马斯克”

天仪研究院,是一家商业化的微小卫星公司。

公司成立一年半,已经发射了两颗卫星。其中一颗是去年年底,在酒泉发射,这是中国第一颗商业化科学实验卫星;另一颗是今年年初,在印度发射。

在美国,商用航天领域有马斯克和他的明星公司SpaceX、Facebook和它正在探索的卫星互联网等。2015年,中国的民营企业被允许进入这一领域。天仪研究院成为首批入局者。

2017年8月17日,由华兴资本Alpha主办的「2017影响力投资峰会」——「撕开风口论,看真相」在京持续举行。此次峰会的主题是「科技场景时代」和「新消费的崛起」。

天仪研究院CEO杨峰在此次峰会上分享了他的创业经历。他说,起步阶段,原本打算以玩票的心态设计一颗卫星,结果有人主动上门,带来了两百万的生意。

与互联网领域不同,商用航天面临的巨头是国家队。降低产品成本,接小块的零散的商业订单是他们的商机。

这个领域在美国很火。所有的互联网巨头,美国顶级的机构都投了这个行业。但让杨峰感到很奇怪的是,在中国没有。他反问,泡沫呢?泡沫怎么还没出来?

以下是杨峰在此次峰会上分享的创业故事。

[1512][433]

天仪研究院CEO杨峰

物联网时代的卫星网络

我们自己研发、制造小卫星,同时提供发射、在轨运维等服务,并不单独出售卫星。

50年前,计算机有一间屋子那么大,特别贵,只有政府、军方有得起,没有商业上的和个人方面的用途。那个时候,大家都觉得计算机没什么用。后来PC机、商业机出现,电脑越来越小,越来越便宜,才各种应用开始蓬勃出现。

卫星这个行业也是如此。现在的卫星,也跟屋子一般大,动辄几个亿、几十个亿。我们做的是小卫星。这就相当于计算机里的商用机。

互联网时代,连接一切的是服务器。移动互联网时代,连接移动终端的是基站。而未来,物联网时代,不再靠基站,而是依靠卫星网络,将万物互联。卫星覆盖面广,且制造的成本已经降到百万元,甚至几十万元人民币的程度。

当建立一张天网比建设地网更便宜的时候,我们觉得天网代表着未来。

以玩票的心态设计卫星

2015年以前,这个行业不允许民营资本进入,一般都是体制内的在做。当时,像SpaceX这样的公司在美国已经做得非常好了。我和我的团队成员在2012年结识,那会我们就说,中国的商业航天一定会到来。

结果,2015年国家就出台政策,允许民营企业进入商业航天、卫星和火箭等领域。

起步阶段,我们公司CTO提出要造微小卫星,我是坚决反对的。别说航天五院、八院会跳起来打我们,可能我们连中科院自己的门都出不了,我当时是这么想的,中科院上海的微小微信多牛。我们做这个不也是找打吗。

CTO不愿放弃,又说不让造可以,我设计一颗卫星行不行,设计着玩一下?

我同意了,只是设计一颗卫星。

结果,他刚开始着手,就有中科院研究所的人跑来咨询,“听说你们出来创业,搞公司要做卫星?”

我说,“没有没有,我们只是设计的玩一下”。

“甭管设计不设计,把我的一个板子、载荷带上去试试看,行么?”对方问到。

这句话点醒了我。

为什么我们刚开始做卫星,在连个螺丝刀都没有的时候,居然会有研究所课题组的组长来找我们。

这里头是有商机的。我问对方,可以给钱吗?他问我,要多少?我给出200万的价格,对方一口气答应了。

玩航天可以很便宜

跟互联网领域不同,我们这行面临的巨头是国家队。

国家队一直在航天方面做着高大上的国家任务。那么我们创业的机会在哪里。这是我们琢磨的问题。在小卫星上,我们看到了机遇。小块的零散的商业订单,就是我们的商机。

我们因此给自己的定位是,用微小卫星来做科学实验与技术验证。后来国家队也提出要做这个。我们没有害怕,反而非常感谢他们。

因为,客户还在揣摩我们给出的价格,是否划算时,他们了解了国家队的定价,大概高出我们两倍。这一下让大家明白,我们的价格是真便宜。

现在,一些做人工智能的公司也会找到天仪,问能不能把他们的技术用在天仪的卫星上做遥感图像分析。我们现在有不少商业市场的订单。大家以前都没想到,原来玩航天也可以很便宜。

天仪走的是与国家队差异化的路数。

对于传统的航天订单,我们绝对不会去碰那一块。反正也竞争不过,不如不碰。我们现在努力的方向,是降低产品的成本,提升产品速度,发觉更多潜在的商业客户。

这个领域在美国很火。所有的互联网巨头,美国顶级的机构都投了这个行业。很奇怪,在中国没有。我就很疑惑,泡沫呢?泡沫怎么还没出来?

我在等待泡沫出现

我跟投资人介绍:我们会造卫星!

他们说:哦。

我说:我们第一年就造出卫星了,而且还成功发射了哦!

他们说:哦。

我又说:我们第一年就有收入,而且还盈利了,第二年的收入将近千万!

他们还是:哦。

我问他们有什么想了解的吗?

他们问到:是什么原因,让你们发展得如此之慢?

与美国的公司相比,我们的发展速度已经是很快的了。只是因为国内没有泡沫,很多人来看我们这个领域,但是大家都不投。

我现在非常急切地期待各种泡沫到来,非常希望有足够多的投资人去投那些不知从哪儿钻出来的商业航天公司。只有这样的公司越来越多,大家的投资越来越多,才能够体现我们的价值。

航天一个没有国界的行业,未来,我们这一行一定是全球竞争的东西。

现在美国的小卫星公司想往中国走,而我们想到国外去。最近,我们也在考虑用一些很独特的方案来切入国外市场。

很抱歉,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本站暂时关闭评论,欢迎移步至品玩App发表您的评论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