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克的“出柜”和硅谷的“少数派”自由

苹果CEO蒂姆·库克正式宣布他是同性恋的新闻,最开始并没有给我太大触动。

在硅谷,这已经不是秘密,正如库克所说的,他从没有刻意隐瞒过这个事实。而且不止他,还有一些非常优秀的人,比如前Google副总裁、Google X实验室负责人、现在加入白宫担任CTO的梅根·史密斯(Megan Smith),她的伴侣、知名科技媒体Re/Code的创始人卡拉·施维舍(Kara Swisher),Fab的CEO杰森·戈德堡(Jason Goldberg),同样也都坦然地公开自己是同性恋的事实;还有那些普通人:每年的Gay Pride大游行上非常自信地表达自己的同性性取向的人、草地上依偎的情侣,以及我身边的一些朋友,他们也都一样。

所以,和我的同事观点不太一样,虽然仍然存在歧视和不平等,但是我反而认为,硅谷,已经是世界上对于多样化、对于因为和大多数人不同而被视为“少数派”的人群,最包容的地方之一,在尊重他们的权益方面做出最大努力的地方之一。它当然不完美,事实上是很不完美,然而它已经做了很多、而且做得很好。

硅谷大大小小的科技公司对于“未来”的持续关注和投入、它总是寻求去中心化、民主化的本质,以及追求个人价值的实现,实际上让它是一个更多的是一个充满自由主义的地方,所以,对于LGBT人群,它已经展现出了很多的支持和友好。

比如硅谷的公司们,是率先把员工福利拓展到同性配偶身上的,不少公司的医疗保险,都可以覆盖员工的同性配偶(被IBM收购的Lotus软件公司曾是第一个为员工的同性恋人提供健康保险的上市公司,后来这一做法被很多公司采用)。旧金山的同性恋大游行(Gay Pride)就更不用说:公司把Logo放在最显眼的位置,员工组成方阵,公司领袖们,比如扎克伯格和库克等都亲自带领队伍。

这些商业公司的领袖们,比起其他行业,更不惧于表达自己的立场。

在库克的文章发表后,扎克伯克在他的Facebook主页上写道,“蒂姆,谢谢你展示作为一个真正的、勇敢的、自我的领袖,意味着什么。” 马克·安德森也在Twitter上发表了言论,称对库克此举“致敬”。无论是对手还是同伴,比如Google现在的二号人物桑达尔·皮采,苹果的菲尔·席勒,也都表达了致敬的言论,说库克此举“非常激励人心”、“很骄傲为你工作,也很骄傲成为你的朋友。”

而从小了说,各种创业者、科技公司成员组成的LGBT组织到处都是。如果你去活动信息网站Eventbrite上面看看,整个旧金山湾区的地方,每周都有多少以LGBT人群为主题举行的活动,并且都大大方方地写明:欢迎任何人前来。旧金山Castro地区,彩虹旗永远飘扬。

当然,我并不是说,硅谷代表的科技世界就已经变成了“净土”。仅仅就性取向来说,歧视仍然存在,比如Craiglist上会有房东明确表明不愿意把房子租给同性恋恋人,比如Mozilla的前任CEO布莱登(Brendan Eich)就因为向支持同性婚姻禁令并向其捐款。但是,你看到了这样做的后果:他不得不在压力下辞职。

正如库克所说的,“我很幸运在一个热爱创造和创新的公司工作,而且它还明白,只有当你尊重人们的不同时,才会兴盛。”

所以,看看这些“热爱创造和创新的公司”的行动。无论是硅谷的11家大公司里,无论是Google、苹果,还是诸如惠普、思科这些老一代硅谷公司,有83%的员工都曾捐款反对同性婚姻禁令的8号法案。其中,苹果94%员工的捐款都反对,而Google的比例更是高到了96%,创始人塞吉·布林自己就捐款10万美元来反对。

我同意我的同事所说的——每一个与性和性别有关的主张,背后都隐藏着深刻的性与性别的认同危机。也就是说,当一个“少数派”人群,不仅是性和性别,还包括宗教、种族、肤色、语言等,像是LGBT,像是爱尔兰裔、穆斯林、有色人种……当他们要求平等的时候,往往意味着他们没有获得平等;但是,想更深一层,当他们可以发声“要求平等”的时候,则意味着有了让他们追求平等的环境,意味着他们“Speak Up”的权利得到了尊重,更意味着他们的主张可以获得倾听和理解。所以,“主张”不仅代表危机,更代表进步。就像有个创业者所说的,“你不仅能承认你是同性恋,而且不必担心因此而丢掉工作和生活。”

硅谷还存在很多不平等——这是显而易见的,但是更应该看到的是这种情况发生后的自我纠正的意识。Mozilla的前任CEO 布莱登被迫辞职的原因,还不仅仅是他对同性恋的态度,而是这种对于“少数派”自由的不尊重。这样的行为,不仅都会遭到反对,而且影响越大,后果越严重。这样的例子太多,从性取向、到种族、到宗教……甚至是原Y Combinator创始人Paul Graham,对于创业者英文口音太严重的“抱怨”,也招致了许多批评,不得不出来说明并道歉。

所以,性取向、宗教、肤色、人种不同的人群越来越强烈的自我表达,这不是硅谷多元文化的危机,反而是硅谷多元文化正在融合的证明。和“大多数”不同的“少数派”、“非主流”们,他们遭受的不公待遇、这些歧视一直存在,但是在硅谷,它们率先出现了被消解的可能。

这个科技和文化互相影响的区域,有这么多“与众不同”的“疯子”,他们追求自我解放、寻求不同、寻求改变:技术上,有人要用机器人取代人力;政治上,有人要求把加州一分为六;经济上,有比特币,一个去中心化的货币系统……那么文化和社会上,又何尝不是如此。

正如库克所说,是苹果、是硅谷的文化,给了他“Speak Up”的环境,在让他公开他是同性恋此举上更加放心,“能够给困惑的人以帮助,给孤独的人以安慰,或给争取平等的人们以激励”;而反过来,库克此举,又会让苹果、让硅谷,成为一个让更多人放心“Speak Up”的地方,因为这里已经证明了,“少数派”可以获得、或者说可以争取自己的自由。

订阅更多文章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