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丰杰(DFJ)投资创始合伙人Tim Draper:如何成为“冒险大师”(risk master)

今天早上,当硅谷重量级投资人DFJ(德丰杰)的创始人和老大Tim Draper西装革履出现在台上的时候,节奏紧张的大会骤然出现了一个让人感到轻松和振奋的亮点。和其他正襟危坐的发言人不同,Tim在几千观众面前唱起了歌,这是他自己创作的一首歌曲,叫做Risk master,粗略的翻译过来大概可以叫做“冒险大师”,鼓励创业者们去劈波斩浪。唱到高潮部分,他还不禁忘情的在台上起舞,也不顾自己西装革履,要保持住文质彬彬的绅士派头。

今天访谈中他聊到了投资经验、市场现状这样一些惯常的话题,不过最精彩的内容还是集中在Tim Draper最近创办的Draper Univeristy (Draper 大学)这个话题上。事实上,这所大学的全称应该叫做“Draper英雄学院(Draper University of heroes)”,按Tim 自己的说法,他就是要建造属于硅谷的霍格沃茨魔法学院。

说实在,感觉一旦说起“英雄”这个词,就给人一种“魔法门英雄无敌”、或者“超人”、“蜘蛛侠”一类的浪漫主义调调,这以一向倡导实用主义、利益至上的商业精神背道而驰。不过,恐怕这倒正是Draper的本意,他就是想用一己之力,在用他的话讲“又庸俗又无聊的商业世界中”,为自己的企业家培养出一抹理想主义的亮色和即使是孤芳自赏的英雄情结。

他说,大家都说创业这东西是教不来的,不过“我这人就有一个习惯,每当有人告诉我某事某事是做不了的时候,我就倒是偏偏要去试上一试”。凭着这股不走寻常路的劲头,Draper University of heroes (出于简洁和对这所学校哲学的向往,我接下来就叫它“英雄学院”好了)的各个运行方面都与众不同,学校可以按课程收学生学费,但也有另外一个选项,即入学时不收学费,然后以后的十年你把自己收入的2%捐给这所学校,或者在课程结束时把自己公司的一点股份作为回报送给学校。

英雄学院的课程设计也是相当反潮流的 – 它最大的重点不是教那些创业知识,而是教“未来学”,培养企业家的想象力,训练他们总是以未来的5到10年为一个起点来思考问题。除此之外,课程还包括设计课、画画课、野外生存训练。总之,用Tim自己的话讲,这样一个大概十周的课程能教给你和MBA差不多的东西,但比那好玩多了,而且花的时间也要少得多 – 毕竟在现在的业界花两年去上学的话可能产业趋势就会有很大变化。他还专门逼迫学员们去做自己不习惯和不擅长做的事情,“让那些瑜伽大师们学习怎么使用狙击步枪;然后让那些神枪手去练瑜伽(这哥们可真够能折腾的!…作者注)”英雄学院请来的主讲人也都是硅谷别具一格的人物,他们拼命想把自己和一般的平庸之流分开,不光光是想办公司或者想赚钱,而是拥有着极强的英雄情结,想要彪炳千古,成就伟业。比如说“火箭人”Elon Musk,年仅15岁就用Napster震动世界的Shawn Fanning等等。他们最喜欢给大家看的一段视频就是Shawn Fanning和Sean Parker,Napster的两个坏小子拼了小命的在高速公路上骑自行车,因为身后有一辆警察的汽车在追捕他们……

而每天早上,英雄学院的信徒们则会聚集在院子里,右手指心,对天祷告,诵读他们的『英雄誓言』,这英雄誓言就是英雄学院的“十诫”,每个人入学时都要签字同意,那架势就好像前往圣地的先知们:

“我的个人品牌、网络和名誉乃至上之物;

我用公平、开放、和乐趣去对待一切 – (乐趣最重要了)

我要带着热情去探索世界;

为了我的远大理想,我宁愿牺牲短期利益;

我绝对信守我的诺言;”

…… (点击这里阅读他们的“英雄誓言”全文)

 

我个人感觉,说实在这个确实有点折腾,不过不管他的这些方法到底管不管用,这是一个有性格的人,他的风投是一家有理想的风投,他的学校也是一所有色彩的学校。这让我想起了硅谷另外一群类似的人 – 特立独行,执迷于伟大、甚至不屑于平凡,相信自己卓尔不群,那就是Peter Thiel和他的Founders Fund(Sean Parker是Tim Draper的座上客,也是Funders Fund的MP)。对于这类人,我只能用苹果经典广告中一句著名的话来描述:“你可以喜欢他、也可以恨他、也可以笑话他,但是你就是不能忽略他。”

能和这样一位豁达大度、轻松幽默的非凡人物近距离接触也是我参加这次大会最大的收获之一。在讲座后我和Tim 聊天,提到我们公司Blueseed,一个跟他差不多的疯狂的想法。他兴奋的一拍大腿,说道:“啊我太了解你们了!你们还有Peter Thiel是吧?你知道吗我也要在坦桑尼亚买一个岛,想跟政府商量在那儿建立一个国家,然后我们和苏格兰那边的西兰公国一起,和你们的海上城市一起,颠覆这些无聊的政府吧!”随后我们都哈哈大笑,挥拳相庆(这也是他特有的打招呼方式,他不跟人握手的)当然,这就是属于“未来”那个章节的事情了。

(PingWest记者翟葆光发自GMIC大会现场)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