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爱上微软的时候到了

我们这一代的科技媒体,总体和微软有隔阂。毕竟微软巅峰的时代早已走远,我们见识过苹果零售店外排队的人潮,却很少有人知道Windows 95发布时有多少人彻夜排队。微软系的产品,Windows操作系统和Office办公软件不再像十年前那么不可取代,搜索和邮箱服务的品质和易用性,又赶不上Google这样的竞争对手。以我为例:我不用Outlook邮件(以前的Live,还曾叫Hotmail),文档全都在印象笔记,便笺用Google Keep,文件都在Dropbox和Google Drive,手机用Android,电脑用Mac和Android……在我的生活和工作中,微软存在感稀薄。

可是即便如此,今年我还是开始有点喜欢微软了,而且这种喜欢的感觉些微奇妙。

微软正在一点点找回自己的好形象。在Windows 10的桌面版重回“桌面”和开始菜单;发布会现场到处洋溢着人工智能、虚拟/增强现实的黑科技产品;微软正在拥抱更多元化的世界,新CEO掌舵以来已经为多个主流移动平台推出了当家产品Office,旗下“车库”项目开发了多款Android应用……

上周在微软发布会上,CEO 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说:他希望人们“从需要Windows、选择Windows,变成爱上Windows。”不光是Windows,我发现整个微软都变得可爱了。那个在我过去的定见当中自大封闭、不思创新、迭代迟缓的微软,正在变得更新、更潮、更酷。

仔细一想,以前我对Google和苹果大概也是同样或类似的感觉吧。

这样的可爱的变化,很多像我一样对微软抱有定见的人甚至有些不适应。对于这种不适应,推友@Shota_nuke总结的很好:

一个越来越封闭的Google和一个越来越开放的M$和一个越来越冷饭的Apple,你们的台本拿错了。

那么,微软的新台本,上面写的又是哪出戏呢?

 


1. 产品和技术导向的CEO

microsoft-satya-nadella-bill-gates-steve-ballmer-three-ceo-640x353.jpg-700x0

一年前,一位技术出身的产品人纳德拉,从不是职业经理人的职业经理人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手中接过了微软CEO的职位 。至此,微软的新航道仿佛雨过天晴。

当时,微软整体业绩只能说得上是过得去,而纳德拉手中的云计算和企业部门业务非常出色,是整个微软平均水平的拔高者。纳德拉拥有22年微软工龄,是一名久经考验的高层管理人员,曾在Bing搜索、云计算和企业部门等多个微软重要业务部门担任领导,熟悉产品和技术,对软件和服务的发展前沿拥有洞见,了解软件即服务(Software as a Service, SaaS)和云计算对于新微软的价值。

可以说是纳德拉引领了微软从软件公司向云计算服务供应商的转型:他促成了Office的“云”化,是微软“移动为先,云为先”(Mobile First, Cloud First)全新战略的提出者。如果说过去鲍尔默统治下的微软是一家软件公司,执念于软件的销售业绩,那么纳德拉才让微软变得更像一家互联网科技公司。

纳德拉取代了鲍尔默,但实际上,他结束的是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Bill Gates)的统治:纳德拉向盖茨提出希望后者卸任董事长,转而成为微软首席顾问,而后者欣然接受。结果看起来是双赢的:盖茨可以把更多的时间、精力投入给比尔和梅林达基金会,在过去的一年为解决全世界的贫困和饥饿问题作出了重要贡献;而纳德拉拥有了大船的掌舵权,带着微软驶向新航线。

2. 思路转变:从卖软件到卖服务

微软正在经历一个一分为二的撕裂过程。其中,一个微软直接面向消费者,提供Lumia、Surface和Xbox等硬件产品,以及由广告驱动的免费服务,比如Bing搜索、微软在线;另一个微软则面向开发者/企业用户,提供Office 365、Live等效率服务,以及构建这些服务基础的Azure云。

过去的微软去哪儿了?

office-for-ipad-excel

Windows 10面向正版Windows用户免费升级Office 365在多个移动平台上彻底免费、以Azure为基础的完整的企业云服务解决方案……过去那个靠卖Windows操作系统和Office套件过活的微软正消失于视野中,取而代之的是“卖服务”的新微软。

为什么微软要这样做?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不能更简单:卖软件的微软既不性感,又难以拥抱未来,不如提供多种免费服务的Google那样性感。而且对于微软来说,世界已经不是那个雍容典雅的世界,而是一个全新的,性感至上的世界。

Windows和Office的授权费和购买费用,是过去微软的利润源泉,而现在这个源泉正在枯竭。移动时代,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出货量远超过PC,Windows在所有电子设备(包括PC和移动设备)中的装机量越来越低,而微软领先于业界的Windows Mobile却没有如愿统治移动世界(或许他们本来就没打算统治世界)。

这一切使得构建与Windows生态之上的软件销售获利的能力和可能性,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低。就算没有纳德拉的“移动为先,云为先”,微软迟早有一天也会从卖软件掉转到卖服务的航道上来。

3. 开始拥抱多元化的世界

微软的开放前所未有。和要求Android手机厂商预装20个自家应用的Google相比,让人觉得它俩拿错了台本。

两个月前,微软宣布了.NET开源化,让Visual Studio支持开发Android、iOS甚至是Linux应用;微软去年上半年推出iOS版本Office套件的时候,在社交网站上少言寡语的苹果CEO蒂姆·库克还曾公开表示欢迎,和纳德拉在Twitter上亲密互动。

如果你认为微软的开放到此为止,那你可错了:微软前段时间公开了一个名为“车库”(Garage),已经持续了5年的内部项目。在这里,精力充沛的员工可以在车库里为Android甚至是Android Wear开发软件……

开放成为了微软摆脱Windows依赖症的良药——Windows的总利润占比越来越低,核心地位正在被削弱。微软开始尝到开放的好处,你看Office的iOS和Android版本比Windows Phone版本还要美观好用……

微软发现,垂直整合的道路走不通,因为用户对Office、Windows这两个过去的利润源泉的依赖越来越小,微软再也无法通过Windows收割利润。因此,它选择了横向扩展,让Office支持多平台、开放Azure给更多开发者(而不是像鲍尔默一样大喊“开发者!开发者!开发者!”)。

微软发现在这个开放的多元化世界里,搭建一个平台比筑造一座城堡更有意义。

4. 黑科技产品化

在黑科技产品化的跑道上,微软并不输Google。

看看那场名为“Windows 10: The Next Chapter”的发布会,最惹眼的居然不是Windows 10,而是几款微软的黑科技。

全息增强现实技术Holograms,让几乎所有参会的媒体人员对微软惊为天人。微软还为Holograms配套了一款增强现实眼镜HoloLens,据称是目前最先进的全息电脑世界--这次微软依然没有忘了开发者,配套的HoloStudio使得开发者可以参与到微软引领的全息增强现实技术变革当中。

34.jpg-700x0

微软的黑科技产品化比想象的要快得多,微软拥有强大的研究院,只是它们的产品大多停留在学术论文上。有个好玩的故事可以作证:曾经被媒体普遍报道的Google X实验室产品——能检测血糖的智能眼镜,其实是微软的旧作。项目负责人Babak Parvis也是从微软跳槽过来的。这个项目在微软籍籍无名,到了Google就被媒体们誉为前沿科技。

现在微软研究院越来越像Google[x]实验室,更加注重把前沿技术转化成产品。其引以为豪的人工智能-语音识别方向的研究进展早在去年就正式投产,驱动了智能语音助手Cortana(中文名:小娜)。她能处理更复杂的应用、理解更口语化的表达,帮用户打开应用、查找某个文件、收发邮件、展示机器上保存的某段时间内拍摄的照片--而且,小娜也将出现在桌面版Windows 10当中,这使得微软在语音助手进入桌面端方面领先于苹果和Google。

微软还打算为小娜赋予人类的情感,虽然我们不知道这件事情什么时候会发生,以及人工智能真的走到高智化的那一步,会对人类造成什么影响……


云、移动、开放、酷,微软正在给自己打上这些新标签。在这些关键词的共同作用下,微软希望从被人需要和被人选择,向被人喜爱转变。

你会爱上新微软吗?不一定。但是至少可以尝试重新认识它了。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