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分发这个事儿,头条做得,爱奇艺当然也做得

短视频不再是工业废水,而成了各个平台新的竞争点。

在爱奇艺世界大会上,“爱奇艺头条”被反复提及。这款App在去年推出,初期和今日头条类似,如今已经把重点放在短视频分发。几乎同时,今日头条旗下的短视频App头条视频宣布改名西瓜视频。依托于今日头条的庞大用户规模,西瓜视频今年5月的日活用户量已经超过1000万,用户数达到1亿。

除了西瓜视频,短视频的玩家还有快手、土豆、迅雷等,长视频领域的佼佼者爱奇艺也开始扶植短视频创作。

短视频分发的另外一种逻辑

作为长尾内容的短视频,能有出头之日得益于“个性化推荐”的分发机制。

无论是西瓜视频还是土豆,其短视频的分发的基础是大流量平台,把不同的内容推荐给可能喜欢它的用户,但平台方不掌握短视频内容的生产,也无法提供更多优质短视频内容。

爱奇艺高级副总裁耿聃皓告诉PingWest品玩,中国没有真正的UGC,大家现在在创作一个视频的时候或拍一个视频并分享还没有很普及。很多平台所谓的原创,更多的是搬运工。不管从哪儿爬来的东西,有的随便加工一下,有的都不加工就直接扔在平台上分收益,这对原创者是不公平的。

爱奇艺选择了另外一种分发逻辑:把控短视频创作的源头,通过推广资源以及个性化推荐把优质的内容推送给用户。

3

短视频的创作者通过爱奇艺号接入爱奇艺App以及爱奇艺头条App,一方面利用更多的推广资源让优秀的内容取得曝光,另一方面个依托于性化算法推荐系统,让短视频内容精准触达用户。在收益上,短视频创作者除了能获得各个分发平台都有的信息流广告分成之外,还可以获得粉丝付费、打赏分成以及会员分账。

在爱奇艺CEO龚宇看来,短视频分发和货币化上创新的结果是,小而美的内容,很难把观众聚集齐的内容,突然有了一个机会,低成本的能把内容投的自己粉丝受众群上。“给我们小而美的这些内容创作者更多的空间,让他们可以得到应该有的回报。”

当然,爱奇艺号承载的不只是短视频的分发,还包括网大、网剧、网综以及儿童视频、动漫作品、纪录片等内容的分发。

在爱奇艺头条上,入驻的爱奇艺号大多为PGC创作团队或者机构,他们或者发布精心制作的短视频,或者发布网综、网剧、动漫作品的精彩片段,吸引用户观看完整的长视频。

爱奇艺给这些PGC创作团队的扶持是:独家、首发推荐级加权,众多优质原创内容合作方在接入信息流广告分成后,收益将实现翻倍。

“UGC,比如说我拍了一段视频传到网上去,这个是没有分账机制的。”耿聃皓说,这是爱奇艺与其他短视频平台不同的地方。

爱奇艺的底气

爱奇艺不欢迎内容搬运工,还在加大力度打击短视频盗版。

耿聃皓表示,爱奇艺的云端有盗版内容识别系统,用户上传一个视频,它会做DNA比对,如果发现盗版立即停止合作,并追回其收益。

随着短视频的爆发式增长,各个短视频平台为了内容的丰富,有意无意放任短视频的内容质量,盗版、低俗、炒作的内容也会不时出现,爱奇艺从一开始就是拒绝的。“最近这几天封了很多微博微信各种各样的大号,我觉得这是对于内容价值观的正向取向很好的回击。”耿聃皓表示,爱奇艺一直在强调内容的调性,青春、阳光、正能量,希望和合作伙伴一起共同打造一个健康的互联网生态。

有了底气才能够有所取舍,爱奇艺的底气是其市场占有率以及过去在内容付费上的成绩。

ge

爱奇艺数据研究院院长葛承志

截止2017年5月底,爱奇艺的全网日活跃用户数达3.1亿人。根据第三方机构艾瑞最新数据显示,爱奇艺APP已经是仅次于微信的全国第二大使用时长APP,月活跃设备数达5.1亿台,月使用时长达60亿小时。

截至去年6月,爱奇艺的付费会员数达到2000万。爱奇艺的收入结构已经从过去单纯依靠广告转变为广告收入和用户付费收入1:1。

《盗墓笔记》《老九门》等头部的自制剧让爱奇艺的会员迅速增长。如果说过去爱奇艺的重点是扶植头部内容,那么现在则是选择头部内容和非头部内容两条腿走路。爱奇艺给短视频的定位是其娱乐生态的重要组成部分,变现的新方式,而不是靠博眼球吸引和留住用户的手段。

在爱奇艺头条的商业化上,爱奇艺与百度合作力求让信息流广告更精准:依托从百度搜索引擎的数据,知道每个爱奇艺用户过去三十天在百度上搜索过什么类型关键词,根据他的消费兴趣爱好,可以帮助广告主投放定向广告。无论对于广告主、视频创作者还是爱奇艺,这都是件好事。

“2017年爱奇艺信息流广告收入目标会比2016年增长五倍。”爱奇艺数据研究院院长葛承志表示。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