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媒体的油包纸里,不会有我们用得上的零件

本文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字典序列(ID: zidianxulie)

作者:刘晨

1

反转”“反转反转这正在成为这个时代信息传播的常态。

这个现象有其令人失望的一面,意味着公众在第一时间得到的信息往往是不准确和不完整的。即便有了这个心理准备,也很难知道到底在哪个时间点,真相会姗姗来迟。

流行的观点把反转归咎于新媒体环境,这类批评的潜台词则是,在传统媒体的统治时代,我们曾有过比当下更干净、更可信的媒体环境。

但这可能不是真的。

31

2

47日,人民教育出版社宣布,《尊严》这篇假课文,将不再入选新版的小学语文课本。

《尊严》一文的主角石油大王哈默是一个富二代,在读大学的时候就成为了百万富翁。但在中国小学生的课本里,他却成了南加州的一位流浪汉,因为执意用劳动交换食物而获得了镇长杰克逊的赏识。在把女儿许配给哈默时,杰克逊说:别看他现在一无所有,将来他会是百万富翁,因为他有尊严!”——相当励志。

《尊严》1998年首发于《涉世之初》杂志,先后被《大众科技》《意林》等多家刊物转载,2004年入选人教版语文教材。在这篇假课文流入小学课本的传播链条中,正规媒体并没有起到多少理想中去伪存真的作用,相反是不断为故事加以媒体的背书,让更多业内人士信以为真。

起到关键反转作用的并不是媒体人。45日,一位中学老师发现了课文中的蹊跷,并在朋友圈里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这引发了许多教育从业者的转发和讨论,愈演愈烈,终于传达到了人教社那里。

迟来了十多年的反转——如果没有社交网络,也许根本不会出现。

32

3

像这样的励志鸡汤,或是名人机智小故事,在我们那个时代的课本里并不鲜见。80后印象中的贝多芬对无产阶级饱含感情,会在深夜走进穷人的家里为她们进行免费的音乐表演。事实上贝多芬长期为贵族提供音乐服务,他的许多创作都是献给当时王公贵族们的政治作品。

甚至出现过整个教育界都被一篇假文章深深撼动的极端情形。1992年,中日两国的一些儿童共同参加了一场国际夏令营,一位教育专家据此炮制了一篇没有根据的文章,最早发表在《少年儿童研究》杂志上,题为《夏令营史上的一场变革》。随后经《黄金时代》、《读者》杂志的缩写、转载,广为传播。

这篇稿件中极度夸张的描绘了夏令营期间中日儿童的表现区别,把中国的80后塑造为垮掉的一代,并严厉地质疑了中国的教育制度,引发了中国教育界的广泛讨论。

直到互联网兴起后,经由网络BBS上的网友讨论,关于此文的反转才扩散开来。我读大学时开始上天涯,当时才恍然大悟:原来我们80后头上那顶帽子是这么来的。

传统时代的媒体归根结底是掌握在极少数媒体精英们手中的,精英们会犯错,甚至也会作恶。整个社会上能够参与传播链条的人,对比今天来说是极度稀少的,大多数读者的意见、吐槽都被堆在了报社的公众信箱的底部,难见天日。在内蒙古的夏令营里,难道就没有一个孩子或者老师希望为中国孩子们辩护吗?恐怕不是,只是他们身在一个话语权被少数人垄断的时代,只能保持沉默。

让人不安的地方在于,如今回头看,我们都已经很难搞清楚,到底这些被正规媒体、出版物塞到我们脑子里的假信息到底有过多少,而它们在我们塑造自身思想的过程中又起了什么样的作用。

大概,当我们批评当下,怀念过去的黄金时代时,也在有意无意的,隐瞒许多那个时代让人糟心的东西。不管如何,那些东西造就了我们,组成了我们身上无法分割的组成部分,否定它们,就等于否定我们自己。

33

4

当然,专业媒体为了确保自己的社会责任,是付出了巨大努力的。多数媒体都建立有不同水平的事实核实机制,传统媒体也有着远比现代媒体更加严格和标准化的审稿、校对流程来最大程度的保证稿件的准确可靠。这些机制表面上看起来确实要比现代媒体要专业许多。

但要知道,现代媒体已经没有必要自己去完成这些事实核查、辨析、澄清的过程。数以亿计的网络用户会帮助彼此去完成这个过程。在过去,我们寄希望在一篇报道里了解到所有我们该知道的事,但现在,我们期待一次又一次的反转,在许多人的共同努力中逼近真相。

前几天,我代表公司参加一个活动。在市民广场上,我用拍立得给路人们拍照。这个发明于上个世纪的小玩意让很多00后感到诧异不已——这可能是他们第一次看到胶片照相机,而且还是当场就能拿到照片。

哇,现在科技太发达了!居然可以直接打印照片!

有时事情就像这样——就其具体功能而言,传统媒体确有一些现代媒体不逮之处。但那其实不算先进,反而可能是一种落后,一种在远距离外看起来貌似先进的落后。

34

5

像《攻壳机动队》那样的反乌托邦科幻中,未来世界往往被描述为媒体网络高度发达的社会,这种力量被集中在少数商业、政治寡头手中,他们可以很方便地决定其他人们能知道什么,不能知道什么,应该知道多少。

现实中光明的一面是:这种极少数人把握信息管道的情形似乎不太可能真的在未来发生。尽管有这样那样的新问题,但每个人都可以平等发表意见的时代已经是大势所趋,这是以往任何科学幻想都未能预见到的。

我们大概是唯一一代会对这种新旧媒体之辨感到困惑和的人。尽管我们清楚地看到了新媒体环境下的新问题,却总对过去的媒体环境抱有不符合客观事实的幻想。

对于00后们来说,照片从一开始就是一种数字介质,而媒体从来都不是充分可靠的,任何事情都可能会出现反转

在任何时代,真相都不会有人双手奉上,那需要每个人自己去怀疑、提问、回答、兼听、思考。

(本文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字典序列(id: zidianxulie),作者:刘晨)

很抱歉,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本站暂时关闭评论,欢迎移步至品玩App发表您的评论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