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端分子的暴行激怒全美,科技公司与他们和总统都“开战”了

美国科技业终于公开和他们的总统叫板了。

原因是上周末,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 (Charlottesville, VA) 爆发白人种族主义游行“统一右翼”,而特朗普当天先拒绝承认其参与者为民粹主义/纳粹分子/三K党,第二天承认,第三天又反悔并试图维护他们,称“他们当中也有好人。”

这让大公司的 CEO 们感到恶心。

于是,在短短三天内,这些 CEO 当中的许多人都退出了特朗普的特别顾问委员会席位。

据 PingWest品玩统计,最先站出来的是药业集团默克 (Merck) 的董事长兼 CEO 肯尼斯·弗雷泽 (Kenneth Frazier)。他在周一特朗普发布第一次绵软无力的声明后,就宣布了自己的决定,退出自己所在的“制造业就业计划”顾问委员会 (Manufacturing Jobs Initiative)。

当天傍晚,另外两位 CEO 也加入了弗雷泽,退出了该委员会。他们是英特尔的 CEO 科再奇 (Brian Krzanich) 和运动品牌 Under Armour 的凯文·普朗克 (Kevin Plank)。直到周一已经有 4 人退出了该委员会,之前孤军奋战的是特斯拉 CEO 伊隆·马斯克 (Elon Musk),他在特朗普宣布反对巴黎气候协定时就退出了。

周二,美国最大工会组织之一 AFL-CIO 的两名代表,以及美国制造业联合会的一名代表退出了该委员会。然而飓风还未结束,特朗普对事件糟糕的回应只会引发更多的连锁反应。

今天周三,来自 3M 的英格·图林 (Inge Thulin)、强生的亚力克斯·戈斯基 (Alex Gorsky)、金宝汤的丹妮丝·莫里森 (Denise Morrison)和联合技术公司的格雷·海耶斯 (Greg Hayes),四人公开声明退出“制造业就业计划”委员会。

结果,该委员会的成员数从 28 人锐减到 18 人。

特朗普一共有两个 CEO 顾问委员会,一个是“制造业就业计划”,另一个名为“战略和政策论坛”(Strategic and Policy Forum),包含了特斯拉、Uber、IBM、百事可乐、通用电气、波音等公司。马斯克和迪士尼的鲍勃·伊戈尔 (Bob Iger) 都因特朗普反对气候变化而退出, Uber 的前 CEO 特拉维斯·卡拉尼克 (Travis Kalanick) 早他们一步,刚加入委员会没多久就撤退了,理由是反对穆斯林禁令。

(这里有一份《纽约时报》统计的列表,详细标记了谁在委员会上,谁退出了,以及退出的原因。)

《纽约时报》援引知情人士报道,特朗普的亲信,“战略和政策论坛”的牵头人之一,全球最大私募基金公司之一的百仕通 (Blackstone) CEO 史蒂芬·施沃兹曼 (Stephen Schwarzman),周三早上紧急找委员会的其他成员开了一次电话会议,讨论该怎么办。最后会议达成了共识,各位 CEO 决定干脆放弃这个委员会。

trump-council-meeting

特朗普在“制造业就业计划”委员会上

施沃兹曼后来将这个消息告诉了白宫,还告诉特朗普千万别在 Twitter 上声张,对大家都没好处——结果没等 CEO 们站出来,特朗普就抢先一步,在 Twitter 上宣布自己解散“制造业就业计划”和“战略和政策论坛”委员会……

尽管这两个委员会创立以来就没开过几次会,根本没有实质的意义,它还是在行将灭亡之际完成了自己的最后使命:给那些动作快的 CEO 一个表明立场,给自己和公司做正面公关的机会。

CEO 们和特朗普的势不两立,是这场科技和企业界与特朗普及其势力斗争的明线。

暗线是,你发现美国的大小公司都开始主动出击,用各种手段打击因特朗普的上台而重获新生的势力:白人至上、纳粹主义、三K党、种族歧视者。

这群人有一个听起来人畜无害的统称:另类右翼。但事实并非如此。在上周末夏洛茨维尔的“统一右翼”游行上,一名纳粹分子驾车冲击人群,撞死 1 人撞伤 19 人。

161203-haynes-column

他们的宣传影响力空前强大,而更恐怖的是,他们不再遮掩,而是去掉口罩和面具,光天化日之下高喊纳粹口号。另类右翼,其实是极端右翼。

而面对这些人,科技公司正在行动。

这次游行的组织者之一,臭名昭著的纳粹网站 Daily Stormer 的网站,在上周末发了一篇文章,“庆祝”有人在游行中被撞死了,结果域名服务商 GoDaddy 终于恼羞成怒把它取缔了。很快,这帮人又把网站托管到了 Google。因为这事,Google 也在社交网络上被骂了一天……

之后,Google 也“粗暴”地拒绝了这个网站的服务。为什么说“粗暴”?因为 Daily Stormer 刚刚又用一个俄罗斯 .ru 二级域名上线了,网站面目全非,页面和文章都少了很多。可能,Google 根本没给他们时间备份网站……(做的好!)

那个驾车撞人的年轻人,名叫小詹姆斯·阿莱克斯·菲尔兹 (James Alex Fields Jr.),正是他驾车冲向人群的行为造成了1死19伤。而现在,他也尝到了恶行的后果:身无分文的他请不起律师,就连组织他来一起游行的纳粹社团“美国先锋”(Vanguard America) 也不承认他是成员,拒绝提供法律援助。

而知名的众筹网站 Patreon、GoFundMe、Kickstarter、Indiegogo等早就准备好了。在 GoFundMe 上,为菲尔兹筹钱的项目上线即被删除,一分钱都没有筹得,这家网站表示,“上一个删一个”。

这时候一些更小规模的,宣称自己不受道德约束的众筹网站就开始抢风头了。比如 RootBocks,反倒把给菲尔兹捐款以及其他煽动仇恨众筹项目推到了首页热门位置。

但这样做不是没有后果。周一,这个网站被托管商拔了网线……

rootbocks

苹果也有动作:它今天中断了带有民粹主义色彩网站的 Apple Pay 支持。同样做法的还有 PayPal。他们的努力,让这些在鼓吹仇恨同时销售商品、收集捐款的网站断了一条财路。

YouTube 的内部有一个工具“重定向方法”Redirect Method,帮助用户看到更少的仇恨内容。根据《连线》报道,当用户搜索中东极端伊斯兰宣传内容时,这个工具会提供反极端的内容。而现在,“统一右翼”活动中发生的车祸已经被定性国内恐怖事件,相信 YouTube 今后也有理由在对抗民粹主义内容时用起这个工具。

但很多人反对科技公司带着“政治正确”的立场干预他们。他们高喊“言论自由!”,罪犯也应该有自己的权利”,“科技公司这么做违法!”

但实际上,美国并没有法律条文,惩罚那些拒绝向特定组织提供服务的私营公司,除非特定组织是受保护的种类,比如种族、宗教或者性别和性向。

从上周末开始,一群好事者在社交网络上发起了行动:观看网上已有的“统一右翼”活动现场视频,把参加者人肉出来,发到 Twitter 上

有人认为这种行为侵犯隐私,但另一些人认为既然愿意公开表达自己的仇恨,就要承担相应的后果。到现在,他们还真成功定位出了不少人。根据不完全统计,这些人被雇主解雇或多或少见报的,已经有 4、5 个人了。

yesyouareracist

第一个被开除的应该是科尔·怀特 (Cole White),他之前是加州伯克利 Top Dog 餐馆的厨师。这家餐馆很快开出一张声明,贴在了店门口,说怀特已经不在这里工作了。

然而,参加集会→被人肉→被解雇解雇,这个逻辑真的没问题吗?

律师表示:这样做完全合法。

“我认为,如果雇主发现了,不想和它(民粹主义和纳粹举止)有牵连,这样做是完全合法的,”就业律师汤姆·斯皮格 (Tom Spiggle) 认为。另有律师指出,除非当事人是本州或者联邦政府职员,只要当事人为私营公司工作,公司在意自己的公众形象,完全可以开除。

所以,如果你还担心自己会有一天被民粹主义者当作目标,可以稍微放心了——整个美国社会会让他们自顾不暇的……

而从一开始就默许一切发生的特朗普,也有点自顾不暇了。他和他一些核心圈子成员正受到司法部调查,在政治上自己的纲领政策实施不下去,上周末过后也失去了不少共和党议员盟友。

现在,解散掉那两个可怜的委员会,他在企业界也没有朋友了……

最后用一个段子结尾吧,来自时政播客 Sinica Podcast 制作人 Kaiser Kuo 的 Facebook 账号:

CEO:唐纳德,我们得谈谈。我心里有件事,不太容易说,嗯……

特朗普:我觉得咱俩没有未来。分手吧。

CEO:啥?明明是我先……

特朗普:搞清楚,是我先提分手的!

kaiserkuo-troll

很抱歉,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本站暂时关闭评论,欢迎移步至品玩App发表您的评论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