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服老的土豆:当年轻变为主流,主流就随之年轻

“季”取代了“节”,成为2015年土豆映像线下活动的主语。随之而来的变化是,他们包下了面积巨大的上海世博公园作为主场——面积是去年的六倍,并且开始售票——人民币150元一张,两天的活动之间,票不通用。按照土豆总裁杨伟东的说法:从今年开始,土豆映像季将从之前的市场推广活动和专业颁奖典礼变为年轻化生活方式的线下交流场所。

杨伟东给“年轻”圈定的范围是“90后,尤其是95后”。他希望在土豆的线下聚会当中,到场人群能维持在这个平均年龄。按照这样的标准,在第一天的活动园区里,除了满脸愁容的保安大叔们,还有三个人大幅度地扰乱了现场的年龄结构:他自己、梁文道、和陈丹青。

活动的首日,梁文道、陈丹青和马世芳的现场对谈成为了当天最受欢迎的部分。保安不得不在这片露天开放场地的周边架起了金属隔断护栏,每一扇护栏上都挂着“区域人数过多!开始限行!请稍后!”的大牌子,即使如此,护栏外的人们还是越聚越多。今年,梁、陈、马三人都开始在土豆平台上主持着一档“自频道”内容,讲述阅读、美术、与音乐。一位土豆内部工作人员也惊叹:“万没想到,这个版块成了今天最火的地方。”

tudoushuohua

就在三人和台下的90后谈起周杰伦之先的台湾流行音乐时,清晰地还能听到公园世博公园另一边街舞斗舞舞台上嘈杂铿锵的伴奏声响。那是另一片聚集了当天大量人群的舞台,除了买票而来的观众,偷懒的保安和周围商户展台的工作人员都聚拢在了这里。台下人群随着台上伴奏和舞者的节奏一起轻微的整齐扭动,把整片区域的地板踩得吱纽吱纽作响。

聚拢了剩下人群的地方,被土豆命名为“主舞台”。这里并没有节目,一层一层聚拢起来的人群是为了等待晚上的歌手演唱环节——靠江边的地方,被谭维维的粉丝占据,朴树的歌迷则聚在靠公园绿道的一边。在他们盼望的高潮出现之前,这里必须完成自“土豆映像”线下活动开始以来,每年必备的核心环节:视频制作者颁奖典礼。

很快,首日的颁奖典礼只持续了不到一个小时,场面冷落,尽管台上的主持人不停地试图调动起台下的欢呼,但越聚越多的人群只是在持续焦躁地呼喊着明星歌手的名字,作为颁奖嘉宾之一的杨伟东在台上略显尴尬。当整个颁奖仪式结束,一位站在第一排,手握“谭维维”名牌的姑娘问身边的小伙:这算是暖场么?

tudouyingxiang2

杨伟东并不觉得这是个问题,反而,这样的效果展露的是他所期望目标的端倪:“去年还是围绕专业颁奖典礼为中心向生活方式辐射,而今年生活方式辐射会超过专业颁奖典礼。”他清晰地将土豆用户的具象化程度定位在了Acfun、Bilibili与优酷或爱奇艺之间:比传统视频平台具象,足够拉拢一个明确的人群;又比AB站宽泛,能够使这个人群产生足够的代谢能力和影响力。他认定,年轻人群体文化趣味的多元化,正是这种文化主流化的标志。“人类在进化,年轻人的行为习惯就是‘多屏切换’。”

自2013年进入土豆之后,杨伟东就一直尝试着将并不年轻的土豆拥有的既有的用户群体“主流化”而非“老龄化”。“年轻文化主流化和主流文化年轻化其实是一个东西。什么是文化娱乐的消费领袖和主流人群?我有三点标准:一是有钱,愿意为文化消费买单;二是浪漫有爱,愿意为活动付出时间和精力;三是有传播意愿。”在今年的活动之前,杨伟东甚至通过土豆的“青椒计划”(青年交流计划)向他的目标“年轻人群”征询意见。有爱有钱的年轻人们教给了他流动厕所的摆放秘诀,还告诉他:ACG二次元板块一定要和潮流板块安排到相距最远距离,不然一定会打架。

不再纠结于颁奖模式的“土豆映像”线下活动似乎真的年轻了起来,朴树和谭维维的登场炸响了整个活动场地,下午躺在一旁的草地上搂着二次元抱枕小憩的人们也都聚拢到主舞台之前躁动了起来。在相对安静的公园另一端,只有十多个土豆滑板区自频道的姑娘小伙不为所动,吃过烤串之后,踏着滑板摸黑穿梭于公园之中,哈哈大笑。

待到深夜散场,人群鱼贯而出,靠在路边的一位票贩子大叔指着路边正要上车的一个巨大白头套说:“老杨,快看,王尼玛。”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