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捧红“叫兽易小星”的土豆映像节停办了

按照惯例,八月的第三个周末应该是优酷土豆的年度盛典——土豆映像节的举办时刻,但今年却悄无声息。有消息指出,优土内部已将土豆映像节停掉。然而,在去年土豆映像节的官网上还明明写到:“土豆映像季是优酷土豆集团最重要的活动品牌。”

合一集团方面向 PingWest 品玩回应“这是我们整体的战略调整”,确认了土豆映像节停办的消息。

随着这两年网综、网剧以及网络大电影的兴起,尤其是直播,人们对视频内容的消费趣味在迅速转移,原本鼓励视频制作者从内容、形式等各方面进行创新的先锋盛典“土豆映像节”变得越发无关紧要。

成绩斐然的八年历程倏然而止,回首一看是满满的回忆。

2008 年 4 月 26 日,土豆网在浙江德清的一座旧教堂中举办“莫干山电影节”,这便是土豆映像节的前身。彼时的土豆刚度过三周岁生日,培养和影响了中国最早期的一批播客,如后舍男生、胡戈等。

次年的 4 月 18 日,土豆网创始人王微将这场电影节改名为“土豆映像节”,并逐渐将其固定成土豆的年度活动,旨在挖掘中国原创视频与高水平的创作者。值得一提的是,当时还是有头发的、擅长制作 kuso 恶搞视频的叫兽易小星荣获本届土豆映像节的最佳播客奖。

jiaoshou

为了防止被熟人认出,早期在录制视频的时候,叫兽喜欢带着用 A4 纸制作的面具,上写着一个大大的“兽”字

土豆映像节在 2010 年移师北京举办,《打,打个大西瓜》、《我叫MT》等原创动画在那一年被土豆挖掘出来,而获得最佳动画奖的《李献计历险记》随后更被改拍为真人电影,知名播客性感玉米也凭借《网瘾战争》获得 2010 年土豆映像节金土豆奖(即最佳短片奖)。

2011 年,土豆映像节开始与圣丹斯国际电影节合作,增设独立精神奖,十部参赛作品可以到圣丹斯电影节展映。这是土豆独立举办的最后一届土豆映像节,因为 2012 年 3 月土豆公布与优酷换股合并的计划。

合并后新公司的 CEO 古永锵,亲临 2012 年 6 月 2 日在承德举办的这届土豆映像节,各大奖项由古永锵和王微共同颁出。因为优酷的加入, 2012 年的土豆映像节出现了“筷子兄弟”、五百等优酷力捧的原创导演,优酷甚至还为“优酷出品”设立专门展台。

“昨天第一次参加土豆映像节,深刻体会到自由、独立的氛围和精神”,古永锵当时发布的这一条微博显得那么耐人寻味。

2012 年 8 月 23 日土豆公司宣布与优酷完成合并,不可避免地,王微随后宣布从土豆退休。在 2013 年的土豆映像节上,土豆网发布了千万元规模的“土豆映像基金”,并推出号称业内第一的“播客分成计划”。观察这一届映像节的获奖名单,“十万个为什么”、“飞碟说”等 PGC 内容已经盖过原来土豆所推崇的草根的带有互联网文化气息的 UGC 内容。

2014 年 4 月,杨伟东接掌土豆网一周年,“土豆网”更名为“土豆”。同月,优酷土豆接受阿里巴巴战略投资。土豆从一个内容平台转型文化品牌,主打微电影内容和商业品牌营销。当年的土豆映像节在 8 月举行,地点改在上海。这一年,王小帅、郝蕾、后海大鲨鱼等诸多艺人依然来捧场,可本届映像节并没有挖掘出多少让人印象深刻的独立作品。“每个人都是生活的导演”这句代表早年播客精神的口号,已跟此时的土豆渐行渐远。

2014 tudou festival

进入 2015 年,前优酷土豆集团副总裁、优酷出品负责人卢梵溪,在发掘了筷子兄弟和暴走漫画等知名网剧 IP 后,离职优酷土豆加入经纬创投成为 EIR(现因涉嫌职务犯罪已被警方带走);前优酷土豆副总裁李黎,在打造了《侣行》、《晓说》等热门节目后,离职优酷土豆,加入乐视,任职乐视网内容高级副总裁兼内容总编辑。

随着一系列高层的流失,优土的自制内容遭到沉重打击。而此时人们消费视频内容的重点,也转向要求更专业制作水平的网络综艺节目、网络剧以及网络大电影,爱奇艺、腾讯视频、乐视等竞争对手不断加大自制内容的投入力度。“土豆映像节”在内容和精神上的创新越来越少,如果还是只坚持原创草根精神、互联网气质(虽然这仍然很重要)就显得不合时宜了。

另一方面,近年兴起的 bilibili 与 AcFun 等二次元弹幕视频网站吸引了相当多有才华的视频制作者(Up 主)往其迁徙,因为弹幕形态更利于得到观众的反馈,这在某程度上也消解了土豆在原创视频上的优势。

2015 年的“土豆映像节”改名为“土豆映像季”,并请来了王尼玛、焦雄屏、朴树、梁博、米原康正、SNH48 等跨界嘉宾撑场。虽然原创视频的颁奖礼仍很重要,可单凭这是不足以吸引当下年轻人的关注。杨伟东希望能调整土豆映像季的定位,从之前的市场推广活动和专业颁奖典礼变为年轻化生活方式的线下交流场所。

tudouyingxiang2

这一年的“土豆映像季”还靠卖门票而实现了盈利,杨伟东甚至非常乐观地对媒体说,“明年也许整个架构都会进行调整,由专人负责,甚至自负盈亏。”

可如今,这个曾经最能代表“自由”、“独立”的视频品牌终于也无以为继了。对独立网络短视频有追求的年轻人,要想从草根做起,复制叫兽易小星的成名之路已然不太可能。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