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推出新SDK Fabric,想要洗刷坑过开发者们的“黑历史”

在开发者云集的旧金山,过去每年都有不少公司会召开自己的开发者大会,不过,和开发者有过“黑历史”的Twitter却不在其中。但是显然在各大公司都比拼生态的现在,它也坐不住了,开始努力改善自己与开发者的关系。今天,在旧金山,Twitter就举行了自己四年以来的第一场开发者大会。而这场名为“Flight”的大会,也将从此以后成为它的年度惯例。

这次大会的主题也完全围绕开发者进行。大会的焦点是一个名叫Fabric的新SDK,里面包括三个开发者工具包:面向Twitter本身的 Twitter Kit、面向Twitter广告网络的MoPub,以及基于Twitter 2013年收购的移动应用崩溃分析工具Crashlytics的Crashlytics Kit。

在Fabric的帮助下,很多Twitter的第三方客户端将可以更快地嵌入一些复杂的功能组件,并获得更多权限,比如直接进入Twitter的广告市场,看到应用崩溃报告等。

但是,三个工具包里,最具有颠覆性的还是看起来和Twitter本身服务最没关系的一项——Digits。

和Fabric的很多功能不同,Digits和Twitter本身相关性并不强,而是一个针对第三方应用的相对独立的基础功能。它解决的是登陆的难题:Digits会在第三方应用上提供一个注册页面,用户输入手机号之后,就会收到短信验证码,在应用内输入验证码后,就可以完成整个注册。而且由于它直接搭建在Twitter的基础平台上,所以应用开发者还免去了和运营商打交道的复杂过程。

“电子邮件不应该是个人验证的首要方式,电话号码才是。”Twitter的CEO Dick Costolo说。让用户通过手机号来注册,在习惯了电子邮件作为个人ID的欧美来说,其实是一个很大胆的举动。但是,如果真的可以被接受,无论是对第三方应用还是对Twitter来说,都会带来莫大的好处。

首先,由于使用的是电话号码,所以用户们不再需要记住复杂的密码或者用户名,并且免去了复杂的输入过程;相比起用社交网络账号登陆的方式,它又更让人放心,比如它不会像用Facebook账号登陆一样,在不经意之间,广告商就在时间线上偷偷发布了一条“快来和我一起玩Candy Crush吧”这样让人尴尬的内容。

其次,Twitter还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打造自己跨应用的“社交网络”。无论是Facebook还是Twitter,用户的社交关系都是被禁锢在单一的网络平台上,但是Digits会提供类似“找到好友“的机制,如果用户同意上传自己的通讯录,则可以发现自己的哪些通讯录好友也使用了这个应用,然后与其在应用内互动。而一旦Digits登陆得到广泛应用,可以说,好友关系就会从手机通讯录转移到Digits上,Twitter也就将不再局限在自己的网络里,而是将为成为移动应用的通行证,成为现在每个互联网公司都想成为的东西——网络用户通用的个人ID。

另外,Twitter也毫不掩饰希望借助这个举动进入到新兴市场的野心。

在大会上,Digits的产品经理Michael Ducker说,新兴市场的移动用户现在占据了全球移动用户总量的70%。如果看新增量,新兴市场的优势更为明显。比如在欧洲和美国,今年有3亿人购买了智能手机,而新兴市场,今年售出的设备则差不多有9.4亿台,是欧美的3倍。

在这些新兴市场,很多人都没有或者不习惯使用电子邮件,而是更依赖自己的电话号码。所以,Digits这种利用手机号码而非电子邮件登陆的功能,会更符合这些用户的使用行为。

Ducker说,Digits现在已经在在216个国家推出,支持28种语言,iOS、Android都适用,网页版本则会稍后推出,而且使用起来非常简单,“只需要几行代码就可以把Digits整合到第三方应用中。”

当然,Twitter也不想表现得太激进。Ducker说,Digits也会提供其他登录方式作为选项,比如利用Facebook登陆甚至是Google账户登陆等。此外,Twitter也进一步改善了第三方应用通过Twitter账号登陆的系统。开发者们可以在他们的应用里加入Twitter账号登陆系统,并且将Twitter上的个人资料导入应用中,而一些特定的开发者甚至可以获取用户的邮件地址。

除了Digits之外,Fabric还对原有的开发者接口进行了改进,开放了更多权限。比如开放接口给本地应用调用相关推文。就像Costolo说的,现在每天有5亿条推文诞生,无论是什么样的应用,几乎都可以找到相关的推文。尽管Twitter此前就开放了相关的API,但是要把这些推文整合到第三方应用里去,还是需要不少功夫。而现在,只需要“几行代码”,这些推文就可以被整合到应用中,并且适配应用主题,并且可以实现实时更新。

另外,“分享到Twitter”功能也得到了增强。第三方应用的用户可以把自己的一些数据,比如游戏比分、涂鸦作品等,更加方便快捷地分享到Twitter上,并可以自定义分享内容。

而MobPub Kit则是Twitter吸引第三方开发者变现的方式。整合进Twitter的广告平台,让广告商可以相互竞价,从而让开发者获得更高的广告收入——当然Twitter也可以获得更好的分成。开发者们也可以决定广告出现的频次、形式和位置等,从而把广告对用户的影响降到最低。

此次Twitter向开发者示好的意图相当明显。比如,开发者可以随意选择Fabric SDK中自己需要的部分来整合到自己的开发环境中,而无视其他部分。Costolo说,“我们的目标就是打造好的开发者工具,来帮助开发者解决各种问题。Fabric不仅仅是和Twitter相关,更是想给每个SDK使用者都带来帮助。”

但是,正如前文所说,作为一个在开发者关系处理上有过黑历史的公司,Twitter此举能否获得开发者的接纳,还不一定。

Twitter以前曾与开发者一起打造了一个强大的生态系统,这极大地帮助了Twitter的“起飞”。截止2011年,大约75万名开发者已经开发了与Twitter相连的大约100万款应用,其中诸如缩短URL、监控多个Twitter帐号等功能都颇受欢迎。而且其中多家第三方应用获得了投资。

然而,在Twitter开始为第三方应用制定更为严格的要求之后,两者关系就急转直下,Twitter开始施加严格的控制,给第三方开发者设定用户数天花板,并在自主开发时“借用”了不少第三方应用受欢迎的功能,这导致它的生态关系变得非常紧张。

比如,知名第三方应用Echofon的创始人Kazuho Okui就说,很多在2012年前曾经和Twitter合作过的人,包括他自己,都很难再次信任Twitter的“开发”。

或许,在这个各大互联网公司都疯狂争抢开发者、建造生态围墙的时候,除了举办开发者大会,Twitter还需要一些举动,来证明自己“洗心革面”的诚意。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