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在怀念停播的《康熙来了》《大学生了没》?它们又回来了

在众多80后的青春回忆中,《康熙来了》占有一席之地。

早年,这档节目主要以盗版流传在内地的年轻人中间,或是能从迅雷下载到,或是在一些视频网站找到个别片段。画质模糊到刚好适合量产表情包,可大家还是看得不亦乐乎。

后来,经历了正版化的视频网站也开始购买《康熙来了》的版权,粉丝们看到画质高清的节目变得轻而易举。不过,这样的好日子并没有持续几年,因为《康熙来了》在2015年底停播了。

就像网友说的,台湾娱乐圈突然失联了。

2

最近这两年,大陆有太多好看的综艺节目了,比如《奇葩说》《吐槽大会》,从布景到活泼的形式,这些节目都或多或少有台湾综艺的影子。

看完《奇葩说》《吐槽大会》,再回头看曾经追过的《康熙来了》,似乎也并没有那么好看。

以至于《康熙来了》又在视频网站上复活了,你可能都没发现。

我们曾经喜欢台湾综艺的什么

十年前,我第一次看到《康熙来了》就爱上了这档节目。在那期节目中,蔡康永和小s有说有笑地采访了时任国民党主席连战。

那个时候,大陆主流的访谈节目有两类。

一类是诸如《鲁豫有约》《艺术人生》等偏综艺的节目。从了解一个明星心路历程的角度,《鲁豫有约》已经很难得了,但还是属于中规中矩的;《艺术人生》则有些“不叫你落泪绝不罢休”的套路,有着强烈的说教意味,让年轻的观众们反感。

另一类是新闻访谈节目,比如央视的《面对面》《东方时空》。这类节目就更严肃了,所讨论的问题也只是基于新闻事件的框架。

在我看完连战那期《康熙来了》之后,又在网上搜索到这个节目采访马英九、李敖、罗大佑等一系列名人的视频,开放活泼的谈话内容给了我巨大的新鲜感——原来访谈节目还可以这么轻松的讨论严肃话题。

4

在停播前两年的节目中,《康熙来了》除了少量几期是采访明星之外,剩下的大部分节目都是讨论话题。比如“偶像进化史”、“婆媳两代人的育儿交流”等,这些话题是年轻人关心的,有多元价值观的,又同时是轻松搞笑的。

另一档在大陆被熟知的台湾综艺是《大学生了没》,hold住姐谢依霖正是从这个节目中走红。

这个节目与《康熙来了》同为王伟忠、詹仁雄制作,受众群体定位为大学生,以讨论年轻人不一样思想观为主题。比如讨论“恋爱”、“和父母的代沟”、“兼职打工”,同样不说教,而是寓教于乐。

从这个角度来看,近两年爆红的《奇葩说》抓住了大陆年轻人喜欢台湾综艺的精髓,而且更好看了。

台湾综艺又回来了,但我们变了

《康熙来了》《大学生了没》停播没有什么值得遗憾的,因为它们从未走远。

这两个节目的制作人詹仁雄已经把他的工作地点转移到了大陆,合作方从日子越来越不好过的电视台换成了爱奇艺。

詹仁雄团队和爱奇艺负责大型综艺制作的爱奇艺VC工作室合作了《姐姐好饿》和《大学生来了》两档节目。如果你已经看过,肯定会觉得它们有《康熙来了》和《大学生了没》的影子。

在爱奇艺平台上,《姐姐好饿》第一季共12期,获得了4.3亿的播放量。上个月开播的《姐姐好饿》第二季第一期也获得了4881万的播放量。《大学生来了》第一季的总播放量接近4亿,上周开播的第二季首播播放量突破3000万。

3

从数据上讲,这两档节目达到了值得肯定的资格。但作为金牌制作人的詹仁雄却时常焦虑。

他告诉PingWest品玩(微信号:wepingwest):过去在电视台做节目,一档节目红了之后,可以持续做三五年,但在网络上做节目,随时都可能要调整。

上周上线的《大学生来了》第二季,与第一季相比简直改变得像两个节目。这一季中,节目启用了深受年轻人喜爱的大张伟和张大大主持。更重要的是,节目中加入了更多值得深思的话题。

比如在第二期如何选专业上,嘉宾撒贝宁对家长做了一个价值观的正向引导:给别人指点人生,责任很大。不要轻易给别人的人生做选择,哪怕你是他的父母。

1

当然,无论是《姐姐好饿》和《大学生来了》,网上都有一些节目很套路的质疑。比如,小s做了一档做饭的节目,还在重复《康熙来了》里揩油男嘉宾的老梗。

面对这样的质疑詹仁雄表示:“台湾综艺并没有什么巨大的改变,只是大陆的综艺进步太快了。”

快速的进步让观众的口味变得非常苛刻,一档节目几个月没有新变化就可能让他们失去兴趣。作为有20年从业经历的制作人,詹仁雄一直在研究观众口味的变化,以预测什么节目可能会火,“要提前至少半年把节目做出来”。

“《吐槽大会》火了,大家会一窝蜂去做吐槽类的节目,而我要做的话,可能会做一个《赞美大会》。”詹仁雄说。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