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乘坐 Uber 都有一个故事

写在前面:Uber 是一家优秀的公司,无论怎么看待他的市场策略和营销手段,他们都在用一种迅速而“接地气”的方式推动全球人民出行方式的进化。Uber 的客服也是很好的客服,我会在第一时间收到他们沟通的邮件,虽然并不一定会得到满意的解决办法,但是反应速度至少会令人满意。

这篇文章只聊聊故事,来自于品玩 PingWest 的同事、我身边的朋友及我本人乘坐 Uber,自己亲身体验到的,以及从司机那边听来的故事。其实知乎上有更多的朋友分享了自己经历的故事,所以我相信,每个经常乘坐 Uber 的人,都会有很多相同或者不相同的经历。

首先,Uber 的司机职业,或者说前职业是最令人感兴趣的。有些人是兼职做司机,有些人的全职做司机,但是在我这半年的时间,每天平均两次 Uber 的频繁程度中,仅仅在上海的一次 Uber 体验中遇到了一位前出租车司机(当然了,这跟我并非每次都询问司机以前的职业有很大关系),那位司机给我讲,他以前开出租车,身上的黑西装、白手套都是那时候留下来的。因为那个时候出租车要求严格,不像现在,拒载什么的不可能发生。但是后来转业做了别的,很多年没有拉过乘客,知道最近,女儿告诉了他 Uber 这个东西,说“这不是你最擅长的东西么?”他才重新穿起了黑西装戴上了白手套,继续服务客人。对了,这位司机已经五十多岁了。

c8f08451afd181b09c8aa4a116a34190

除此之外,我遇到过特警的退伍军人,遇到过 12 年前在我家楼下卖过菜的前“小贩”,遇到过做买卖亏了、老婆离他而去,自己独自抚养女儿的落魄大叔,我的同事郭海峰遇到过前电玩城管理层员工。当然了,还有很多说不清什么职业的年轻人,他们的特质大多都是用几十万上百万的车开人民优步。我的一位朋友曾经遇到了一位开着跑车的年轻人,问他为什么开优步,那人的答案是:拉着陌生人我开车能慢点,自己开忍不住的飙车。

Uber 的路程有长有短,有些司机会喜欢跟顾客攀谈。坦白讲,我不是很喜欢跟司机聊天,大多数的时候奢望司机可以在不跟我讲话的情况下就把我顺利送到目的地,这样我能安静的发会呆或者睡一觉。可惜,北京这个城市的司机大多数会希望你帮他们消磨一下无聊的时光,如果你再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姑娘,那基本上很难安安静静的度过这段旅程了。我有很多女性朋友不止一次的乘坐 Uber 被要电话,被东拉西扯,曾经有一次,一个女性朋友在头天晚上硬着头皮与司机攀谈了一路之后,第二天那位司机竟然早上又去到小区门口等着接她上班。

作为一个男乘客,自然没有这样的待遇,大多数司机跟我聊得无非是工作内容,听说了我媒体的身份之后都会表达一些自己对待“专车”和“打车”行业的看法——这种事情在乘坐出租车的时候也会发生,为了人身安全我只能表示我是站在你这边的。最有意思的是,最近股市大好,有司机听说了我的工作之后,希望我能透露一些科技股的内幕,并坚信我能通过这个赚钱,在我问他,为什么我赚了钱还要做人民优步之后,他终于开始相信媒体并没有内幕这回事了。

还有两段故事令我印象比较深刻,一个是开始提到的那位老司机,他跟我讲了一路该怎么开车,以及他跟老战友的故事。比如在并线的时候他会教我怎么样并线不会影响到后车,怎么样开车是有道德的,在遇到没有道德的时候应该怎么办。又讲了他在那群老战友当中说一不二“话事人”的地位。对他来说,给乘客讲故事应该比赚钱更重要。

另外一个是那个退伍军人,抱歉,这不是一个感人的故事。这位司机开着一辆凯迪拉克 CTS,当他摸准我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之后,就跟我说:“开始的时候我干的滴滴专车,其实不是为了赚钱。”“那是图什么啊?”“泡妞啊~”然后,我第一次从身边的人嘴里知道,原来坊间的传言并非虚假。Uber 的“社交”功能也没有那么复杂,只要你开一辆好车,在北京一些著名院校或者夜生活胜地等待接单,然后,第二天你或许就可以放一首《One night in 北京》给自己听了。那天我凌晨三点睡觉,六点起来去机场,本来打算车上睡一觉,结果一路都没有犯困。

c8e49fb1d3159e3b9913ee33fae20045

当然了,我知道,无论是身边的朋友还是看这篇文章的你,最想分享的故事,一定是令人气愤的经历。我有两个朋友听说要打算写 Uber 文章的时候,都义正言辞的跟我讲要分享他们的故事。这两个人一个是销售行业的从业者,一个是知乎大 V,但他们俩要说的事情都差不多:拒载。

不得不说,现在被 Uber 拒载的次数越来越多了,那个知乎大 V,一次吃完饭出来叫了 Uber,是辆保时捷,当他正准备把人生第一次乘坐保时捷的经历献出去得时候,订单被取消了。没有输入目的地,也没有电话沟通,除了看到他头像是个男人之外恐怕没有什么别的原因了。另外一次,他已经上车了,却还是被司机赶了下来,原因是:“我想了一下还是不去了,太远,我一会儿还有事儿呢”——他要从永安里到公主坟,一个在北京来讲并不算远的距离。

我自己被拒载的次数就数不胜数了,这事情怪我,怪我没有住在工体附近,而是经常在北京的北二环-东五环-西二环之间游荡。第一次被 Uber 拒载我印象还很深刻,那会儿同事们还讨论司机接单之后会给你打电话,询问现在位置和将要去的目的地,然后提出去不了并且要取消,我还表示从来没遇到过。结果在当天晚上,就被司机告知不好意思,你那边太远了,我便傻傻的自己取消了订单。事情过去了几个月,现在我已经怕接到司机的电话了,基本上每天都会遇到打来电话不去得情况,连续被取消也成了家常便饭。

bd0a1f5b256a2c622d48bc15bf3e3d59

而且,现在取消的理由也越来越直接,从以前的“那片儿我不熟悉”、“不好意思啊我家在XX,真的有点不方便”到现在的“呦,我去不了”、“那啊,我不去,您取消了吧”。还有比如说自己从东直门桥上下不来了到不了目的地的——又不是困在了西直门桥,至于么?不过,比起不来,绕路好歹你能跟 Uber 投诉,而不认识路也不会用导航的就更令人头疼了。有一次,我充当了导航的身份,XX 桥上桥这种指引程度已经不行了,需要对他讲“前方两百米靠右行驶,然后右转,右!”才可以。

服务的质量与车的价格成反比,这不是 Uber 才有的问题。现在我已经发展到大多数的时候都做好了被拒载的准备,偶尔打到一辆好车,接到司机电话都放心的程度了。司机多了,什么素质都有,再加上大批大批的前职业黑车司机加入到 Uber 这个低门槛群体当中。但是话说回来,即使体验越来越差,很多人和我一样依然第一时间选择 Uber,还不是因为它便宜。

便宜,我忍了。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