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法庭要求 Uber 将司机当员工对待,提供基本工资和假期

英国一家法院最近裁定,Uber 因为没有给予其雇佣的司机基本工资和法定节假日而违反英国劳动法,要求 Uber 将司机当作自己的“工人”,并向他们提供基本工资、带薪假期和其他劳工权益。

这一判决起源于今年 7 月,当时两名司机将 Uber 告上了法庭,指控 Uber 以“合同工”的身份对待自己的司机,而没有为他们提供假期的正当权益。最终法院裁定司机胜诉,Uber 英国向司机支付最低工资。根据相关规定,超过 21 岁的英国人最低工资约为 8.8 美元/小时,而工作时间则是从司机开始注册 Uber 平台算起的。

另外,本案律师还表示法庭将进一步进行听证,以确定司机的节假日工资以及 Uber 应该为司机缴纳的养老金比例。

此前 Uber 一直将司机当作“合同工”对待,这有别于英国法律规定的其他两种职业角色,分别是雇员和工人。其中雇员能够享受公司最多的福利,工人则能够享受基本的法定福利,但公司一般不需要对合同工的保险、假期负责。

这一判决实际上是将英国 Uber 司机的身份由合同工转变成了工人。据计算,这将让 Uber 的运营成本大涨 30%。当然 Uber 也表示将会进行上诉。

不仅是在英国,Uber 在全球都面临着劳工权益的问题。今年上半年有 38.5 万名司机将 Uber 告上了法庭,要求 Uber 把这些司机当做正式员工对待,也就是说 Uber 需要为他们支付多达几十亿美元的工资和社保经费。但 Uber 仅花 1 亿美元就和这些司机达成了和解,这主要是因为司机和工会无力支付巨额的诉讼费用,所以 Uber 一有退步他们就愿意和解。

另外,Uber 向司机收取的抽成费用的日益提升也引起了这个群体的反弹。

根据 BuzzFeed 的报道,在 2015 年底美国 Uber 司机的每小时平均收入仅为 8.77 – 13.25 美元,除此之外司机自己每年还需要在车辆维护、燃油费上自掏腰包约 3000 美元。但在 2013 年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Uber 称一个“典型的” Uber 司机年收入要高于 10 万美元。按照这个标准来算的话,现在的 Uber 司机至少需要全年无休地每天工作 20.6 个小时才能达到这个标准。

这种转变是由 Uber 在逐渐掌控当地专车市场后,减少补助、提高抽成费用和降低乘客费用造成的。在刚进入一个城市时,Uber 会以“零抽成”甚至是高额奖励的政策来吸引司机入驻,但随着在当地获取到了足够的市场份额后,Uber 就会逐步降低奖励,并将每单抽成比例逐渐提升至 25%。

但 Uber 司机们认为这种高抽成是一种压榨,原因是他们自己承担了所有的成本和服务,而 Uber 仅仅提供了一个交流工具。根据 2015 年的数据,80% 的全职司机每周的工作时间超过 35 个小时,大多数 Uber 司机还会在开车之外进行一个全职或兼职工作。

在英国《金融时报》的一项调查中,有 76% 的司机表示相比于这些劳工权益,他们更倾向于时间上的自由。这一调查说明了一个问题,像 Uber 司机这样的自由职业者正在成为一个趋势。

根据美国纽约理工学院教授 Joshua Bienstock 的研究数据,2015 年全世界已经有 1550 万“自雇”(self-employment)的灵活用工者。预计到 2020 年,将有 40% 的劳动力会成为灵活用工者,这正是由于 Uber 这样的共享经济和互联网平台的崛起带来的。因此有人认为英国法院的这项裁决将给这种“零工经济”(gigeconomy)造成打击。

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德国明斯特大学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研究所所长 Heinz-Dietrich Steinmeyer 就说:“灵活雇佣是未来的趋势,我们需要思考的,是怎样让灵活用工更好地平衡和保护雇员们的利益;同时要限制临时用工的滥用,但也别把限制设定得太死板。”

也就是说,现在 Uber 以及全世界的其他专车平台的司机其实很矛盾,一方面他们可以自由支配时间,另一方面他们又得不到传统的劳工权益的保护。看来 Uber 们需要做的,恐怕就是用更灵活的政策来平衡司机的利益,将选择交给司机总比法院的一刀切明智得多。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