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其观望“无人驾驶+Uber”,不如期待Google Shopping Express与Uber擦出火花

在多家媒体报道Uber融资完成的消息后,今天Uber CEO Travis Kalanick也忍不住站出来发声,在Uber官方博客上撰写了一篇关于融资的消息。Kalanick希望能够借此对融资消息有一个澄清和确认,在博客上写道,Uber接受了来自Google Ventures和TPG(德州太平洋集团)共计2.58亿美元的投资。并表示,融资将用于开拓新市场、获取更多司机和用户、击退地方保护主义和反竞争势力。

在获得Google Ventures和TPG投资的同时,Google资深VP兼首席法务官David Drummond将出任Uber董事会成员,TPG方面则是派出合伙人David Bonderman加入Uber董事会。

对于Google和TPG这两个战略投资者,Kalanick给以了高度评价,并比作“Bits and Atoms”。在Kalanick看来,由于Google的很多产品覆盖全球数十亿用户,这样不可避免会要与政府打交道,而Uber则希望Google能够为Uber国际化提供应对监管的建议。David Drummond将为Uber在欧洲和亚洲的扩张,提供战略方面的建议。而同时,TPG的全球化经验能够帮助Uber打造成一个国际化的品牌。

除了“能为Uber国际化提供与监管机构打交道的经验”外,Google入股Uber到底还有怎样的想象空间呢?

对于这个问题,我认为与其去谈论短期内尚无法实现的“无人驾驶+Uber”这样的概念,不如去谈下Google Shopping Express会与Uber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

Google Shopping Express是今年三月份Google在旧金山湾区开始的一项速递服务,而这项服务的最大特色是:一天内送达货物。用户可以在Google搭建的在线商店内挑选好物品,当然货物由线下商家合作提供,之后设定投递时间,用户在当天接收货物即可。这项服务能够为用户带来最大的好处是能够帮助节约时间,对此Google官方还给出一份说明——“Live life on your schedule”。

而之前,《打车App还能做点什么?Uber的答案:卖冰淇凌、送花、送快递……》中提到,在Uber CEO; Travis Kalanick看来,Uber未来会是一个生活化的品牌,能够为用户提供所想要的按需服务(on demand services),并尝试过为用户送递冰淇淋、玫瑰以及烧烤。并且Kalanick透露已经和一家大型电子商务企业展开了非正式的讨论,探讨如何利用司机的空闲时间帮助提供当日达快递服务。

我们知道,目前Google Shopping Express是通过自建物流队伍为客户递送快递。但假如能够利用Uber出租车司机的剩余资源,让其在空余时间在线下商店领取商品,并规划好行程,顺路将商品递送到客户手中,这无论是对于Google,还是Uber或是司机,都是好事。

合理利用Uber司机的空余资源,这将能够很大程度减少Google Shopping Express的送递成本;对于Uber来说,与电子商务企业合作,充分利用司机的空余资源,为企业递送商品,这无疑是非常棒的商业模式。

这样将空余资源利用起来解放其生产力的模式并不鲜见。Instacart是PingWest曾经报道过的一家众包百货电商,它没有自建仓库、组建车队,而是为采购者和用户提供一个交易平台,并采用众包的方式进行快递服务。而这样就能够为用户带来极佳的体验,用户在下单后三个小时(两种方案:一小时和三小时)内即可送达,而这正是亚马逊生鲜无法做到的。Instacart创始人Aproova Mehta原是亚马逊供应链的工程师,在接受采访时分享了自己的秘诀:“我们不建仓库、租赁卡车车队、管理易腐商品库存,不仅高效,而且大大降低了我们的运营成本”。

PingWest之前有报道,指出在持续了20多年的苹果 v.s 微软和持续了近8年的Google v.s 苹果之后,最通向未来的新一场“圣杯之战”将在Google和亚马逊之间产生,并且这场“圣杯之战”的核心是颠覆物流运输方式,而Uber无疑会在这场“圣杯之战”中扮演一个关键角色。

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AllThingsD记者在报道中透露,为了促成这笔交易,Google CEO拉里·佩奇亲自参与到投资谈判中,而Uber在B轮融资中引入了Bezos Expeditions,这是亚马逊CEO杰夫·贝佐斯私人旗下的投资基金,在新一轮融资并没有出现其身影。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