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 又遇上了点小麻烦,但这可能是恶梦的开始

Uber 从成立以来就麻烦不断,但此前的麻烦大多来自传统出租车行业或者政府部门。但现在,Uber 的司机开始对这家公司表示不满了,而且他们得到了强有力的支持。

有司机认为,他们是 Uber 的雇员,而不是合同工,所以应该享受雇员待遇。据路透社报道,本月初,加州劳工委员会裁定,Uber 司机 Barbara Ann Berwick 是 Uber 雇员,应当享有雇员待遇。目前 Uber 已经提起申诉。

对此,Uber 向 Buzzfeed 表示,加州劳工委员会的裁决不具有约束性,同时也仅针对这一单一案例。Uber 还强调,司机选择开 Uber 的首要原因就是完全自由并且可以自己掌控这份工作。事实上,在2012年,加州劳工委员会曾裁定相似案例中的 Uber 司机为合同工。

对 Uber 来说,目前他们不需要为合同工身份的司机提供任何福利,比如失业保险、养老金等。一旦这些司机成为雇员,那么 Uber 的运营成本就会大幅度的上升。

以中国为例,Uber CEO Travis 曾表示 Uber 每月在中国创造了相当10万个全职的工作岗位,如果 Uber 要为这些人提供五险一金,那无疑是一笔巨大的开销,同时也需要更多人来处理这些事情。

要区分合同工和雇员并不容易。根据 New York Magazine 的分析,其中最核心的区别是这份工作对员工的控制有多少。Uber 司机可以自由选择上班的时间和工作强度,这是典型的合同工特征;但同时,Uber 公司可以实时查看司机工作状态、可以设定条件随时终止合作,这又是传统雇佣的特征。

如果加州政府判断 Uber 和司机 Barbara Ann Berwick 是雇主和员工的关系,那么加州其他 Uber 司机都可以要求雇员待遇。进而,在美国其他州也可能产生连锁反应,极大的增加 Uber 的运营成本。

对 Uber 来说,更糟的是目前看来,Barbara Ann Berwick 并非个例。一位波士顿的知名律师 Shannon Liss-Riordan 也在要求 Uber 像对待雇员一样对待他们的司机。

29-shannon-liss-riordan.w529.h352.2x

律师 Shannon Liss-Riordan 图片来自 New York Magazine

尽管 Uber 以及类似公司都声称自己只是提供一个平台,只是担任中间人的角色而不是雇主,但 Shannon 并不这样认为。她曾代表多种职业的人争取员工身份,比如咖啡师、门卫、快递员、接线员和脱衣舞女等,并且有很多成功的案例。

Shannon 曾经把一家知名连锁的餐厅 Hilltop Steak House 告到关门,也曾为马萨诸塞州星巴克的咖啡师争取到了1500万美元的赔偿。现在她和自己的丈夫是一家比萨店的老板,这家店曾经也是她起诉的对象,现在所有店员都有这家店的股份。

被 Shannon 盯上对 Uber 来说可能意味着遇上了一个难缠的对手。

Uber 当然希望尽可能降低自己的运营成本,但对司机来说,能享受到员工待遇当然最好。对于有一份日常工作,把开 Uber 当成临时工作的人来说,可能并不在意 Uber 是否为自己提供劳动保障。但也有一些人是“职业” Uber 司机,开 Uber 就是他们的全职工作,他们会希望 Uber 把自己当员工来对待。

在是否把自己当 Uber 员工这件事上,现在双方都有自己的理由。但随着工会和律师的介入,Uber 的麻烦在变得越来越大。

题图来自 路透社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