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有两种人:支持Uber的人和反对Uber的人

在媒体人关于用户隐私和性别歧视的拷问中,Uber的估值即将暴涨到 400 亿美元

就在前不久,Buzzfeed 总编辑 Ben Smith 称自己员工在参加一次 Uber 聚会的时候听说 Uber 高级副总裁 Emil Michael 计划招募一个竞争对手研究团队来揭露批判 Uber 记者的个人隐私,尤其是女记者。随后 PandoDaily 创始人 Sarah Lacy 称自己遭到了 Michael 的威胁,Re/code 联合创始人 Kara Swisher 对 Sarah 表示了支持。在这两位知名媒体人的 “发起” 下,越来越多的人卷入了进来,以硅谷为代表的美国科技媒体行业开始了一轮对 Uber 的声讨。

声讨的核心围绕 Uber 滥用用户信息、性别歧视以及对待司机和乘客的态度,同时也请求用户删除 Uber 应用并要求 Uber 开除那位高级副总裁。Sarah 还翻出了 PandoDaily 两年前的文章,认为 Uber 把乘客和司机看成是 “一次性用品”

针对众多质疑,Uber CEO Travis Kalanick 连发十三条推文表示道歉,并称会规范 Uber 员工查看用户隐私的权限。 可难道用户隐私使用不应该是公司成立当天就已经规范好的吗?

除了 Travis 的回应,在这场声讨中也出现了部分支持 Uber 的声音。好莱坞知名演员、天使投资人和联想 “首席产品经理” Ashton Kutcher 就曾用 “挖一些不良记者的隐私也没什么” 的言论让人们大为震惊,但随后他又表示自己站错了队。另外,参与那场聚会的一名当事人出来澄清,称事情的起源只是一个误会

但事已至此,到底是什么引发了这次声讨已经不再重要。而这也并非 Uber 首次引发争议。在 “意见领袖” 之外,“底层”的 Uber 司机对这家公司也所有抱怨

现在 Uber 的这位高级副总裁并没有辞职或者被开除,反而传来 Uber 估值直逼 400 亿美元的消息。虽然在面对质疑时,投资人没有为 Uber 多说什么,但现在他们用真金白银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逐利是投资人的本质,而道德和价值观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投资人的决定,但在利益面前,这些都是次要的。甚至,可能投资人本身反对 Uber 的一些做法,但其投资人的职业身份仍然会让他更多从商业价值上判断 Uber 的价值。而相比投资人数亿甚至数十亿美元的 “支持”, Uber 反对者能做的却很有限:卸载。

Maybe it's time to uninstall Uber?

Maybe it’s time to uninstall Uber?

这看起来实在微不足道,损失几名甚至几百名用户并不会对 Uber 的商业模式有任何影响,Uber 每天新增的用户可能都数以万计。 或许这场声讨对 Uber 来说也有其积极意义,比如让 Uber 重新考虑其用户隐私政策、规范自己的服务。现在的声讨仍然集中在硅谷和科技行业,但当 Uber 更大以后,这些问题的爆发可能会引起人们更大的不满,也会让 Uber 更难以承受。

而从纯商业角度来说,Uber 帝国其实建立在无数的司机身上,在快速扩张的同时如何建立和维护好自己和这一群体的关系,可能会影响投资人下一次的站队选择。

PS:这篇文章是在手机上写的,完成的时候我正坐一辆印度人开的 Uber 上。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