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级股票市场,Uber们成长的烦恼?

uber

估值182亿美金,对于Uber股票的持有者来说,这是个再好不过的消息;但是,对那些已经出售Uber股票的早期投资者来说,这不能更糟糕了。

两个月前,一位Uber员工希望在二级市场出售Uber股票,在找好买家、定好200美元的价格后,Uber方面叫停了这起交易。Uber之所以能够叫停股票在二级市场的交易是因为,早在一年前Uber就修订了规章,限制未经(Uber)通过的二级市场交易。在交易叫停后,Uber提供了每股135美元的回购价,但股票价格兑换出来Uber 40亿美元的估值,这个价格仅稍稍高于C轮Google Ventures领投时给Uber估出的35亿美元。

“没什么话可说了,这就是贪婪”,一位Uber的早期投资者这么形容Uber限制二级市场交易的规定。根据Fobes的消息,今年初,针对Uber雇员和早期投资者,发起了股票回购计划,回购价为每股135美元。“Uber只是告诉他们,公司近期没有IPO的打算,这是他们唯一的退出方式”,一位尚未退出的投资者在接受Fobes采访时这么说道,“当然,Uber也建议他们将股份锁定起来。我认识的一部分投资者以135美元的价格出售了,因为他们认为,低价带来的资产流动性,要好过没有流动性”。

对于Uber限制二级市场交易的规定,投资者们表示这是个无解的问题。如果强行交易并诉诸法律,以后可能就没有别的明星创业者会来找你,因为他们知道你曾经起诉过另外一家明星创业公司。而对于那些希望以高价在二级市场上套现的Uber员工,如果上法庭,与Uber对薄公堂,这需要强大的资金支持,同时自己可能面临名誉受损的风险,就算最后胜诉,得到的可能也不是太多。

不光是Uber,二级市场的股票交易,对于大多数硅谷创业公司都是唯恐避之不及。

刚刚估值超过百亿美金的短租网站Airbnb和云存储服务商Dropbox,也作出了禁止二级市场交易的类似规定。而更早在2011年,当时的明星创业公司Twitter、LivingSocial和Square,都出台了禁止投资者在二级市场交易股票的措施。

二级市场究竟会造成什么样的伤害,以至于创业公司纷纷关闭这一投资者的套现通道?

Industry Ventures执行董事Hans Swildens认为,一方面,这种交易会使公司尚未对外披露的财务信息扩散;另一方面,股票交易会带来新的投资者,而这部分投资者对公司的情况可能不了解,由此可能带来诸多风险。

而当投资者的数目超过500名后,公司就必须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披露财务数据。对于大部分的创业公司来说,财务信息的保密是一项重要的原则,这既事关与竞争对手的策略,也是市场公关的需要。去年十月份,科技媒体ValleyWag通过Uber内部员工,获得了Uber全球营收的数据截图,并予以了公布。在报道发出后便引来Uber的“讨伐”,公司发言人表示要对泄露公司数据的行为采取一些行动;CEO Travis Kalanick则表示,要追查信息泄露者,并要求ValleyWag删除文章。

制定相关规定以管理交易流程、回购投资者以及员工股票,一方面,能够让股票交易处于可控的范围;另一方面,能够使得公司的关注度和执行能力变得更加明确,不必考虑二级市场股票交易带来的种种麻烦,这也是高速运转的创业公司所需要为自身创造的条件。

Facebook在2012年上市前后的混乱表现,也被硅谷科技公司看在眼里。2011年末,因为Facebook、LinkedIn、Twitter以及Groupon等热门创业公司估值不断增长,导致二级市场交易持续火爆。十二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开始致信那些在二级市场买卖Facebook、Twitter、Zynga和LinkedIn等公司股票的机构,需要它们披露相应地财务数据。Facebook股票作为二级市场的主要交易对象,自然成了重点的调查对象。因为成了SEC的监管对象,面临财务数据披露的压力,于是Facebook加速了上市进程。而接下来,我们看到,一方面,由于二级市场的过热,导致Facebook IPO后出现大量抛售Facebook股票的投资者;而另一方面,Facebook面临移动端业务进展不力的质疑。在这两个因素的作用下,Facebook上市不到两周,股价下跌了25%,市值蒸发250亿,成为了舆论口中“近十年来最失望的IPO”。而直到一年后,Facebook发布2013年第二季度财报后,营收较去年增长53%,移动广告占到总广告收入的51%,导致股价一天内暴涨30%,Facebook重返千亿美元俱乐部。

而如果没有二级市场交易的火爆,美国证券交易会不介入,Facebook也许能够延迟上市进程,上市后不会出现如此多的股票抛售者,也就不会在上市后这么狼狈,受到公众如此的指责。

Uber被认为下一个是千亿美元公司,Facebook的遭遇自然成为了前车之鉴。

而通过回购早期投资者和员工股票的方式,来控制股票的交易流程,往往会面临转移投资人和员工利益的控诉,特别是对于高速增长的创业公司。在年初进行了股票回购计划,六个月后,便宣布了D轮融资,而且估值是回购股票时估值的5倍多,这就是目前Uber被没有其他退出通道选择回购退出的早期投资者所诟病的地方,甚至被部分投资者看做是“贪婪”。在他们看来,Uber在年初回购他们的股票,对冲了D轮12亿美元的巨额融资对大股东的股权稀释,Uber的限制性二级市场交易条款,使得他们的利益成为了这场资本盛宴的陪葬品。

 

题图来自 Getty Images

订阅更多文章